陈铮收敛气息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潜向粮仓着火的地方,想到的探知是谁放的大火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道怒喝响起,声震百里,犹如冬雷。陈铮脸色骤然一变,身内真气竟有不稳之象。连忙收摄了心神,运起蛰龙功,渐渐靠近了粮仓。

    火光冲天,一道雄伟的身资从火中窜出。如同一位火神,雄雄火焰自动避开他的身围一尺之内,炽热的高温连他的汗毛都没有烧到。

    这人冲出大火之中,发出一声厉喝:“何方贼子,敢烧我粮仓!”

    “嘎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随之,夜枭般的笑声响起,飘渺无定,如从四面八方传来,刺耳难听,让人心烦意乱,胸口憋闷,生出恶心想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声音有古怪!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运起真气,隔绝这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音功!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中传出一道奇异的韵律,明显是一门玄妙的音功。这类奇功并不少见,但有如此威力者,也不多见。

    发出笑声的绝对是一位高手,且非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“这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陈铮想遍酀州,五派八帮之中,都没有精通音功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外州的武者?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猜测此人的身份时,一声长啸传来,压过了此人的音功。啸音浑雄,隐有一股清正刚硬之意。

    “田氏高手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田氏底蕴果然高深莫测,发出啸音之人,修为之深,竟然把一丝武道意境融入啸音之中,境界还在赵括苍之上,绝对先天五层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先天九层,前五层修炼胳脉,如后天境界一般,打通十五络脉,以使身体达到百脉俱通之境;先天六层以上,即真气化罡,可于体表形成一尺罡气,水火不侵,神兵难伤。

    田氏高手从火中穿行而过,一尺之内,火不能近,就在于身体表面形成的一道罡气。

    惊讶于来人修为之高,陈铮越发不敢轻易露面,隐身于暗中,偷偷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“黎安,你敢烧我粮仓,本督必杀你!”

    黎安发出一声难听的笑声,“嘿”声冷哼道:“田沛,你当年打了老夫一掌,今日烧你粮仓,以报当初一掌之仇。你若想交手,老夫秦陪到底,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!“

    “不用拿话激本督,当年一掌未能杀你,今夜你自寻死路,本督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两正互相放着狠话时,无数的精兵把粮仓包围起来,围杀向纵火的凶手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惊,双眸上闪过一道血光:“黎安?这是从哪冒出来的高手,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?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暗暗记下这个名字时,田沛已经与黎安交上手了。

    此次放火,并非黎安一人,与其同来的有数十名黑衣人,个个身彪体壮,一看就知是行伍之人。

    粮仓多处起火,不住向四处蔓延,把附近的建筑都烧着了。

    火光冲霄,映得天上的乌云像一块块压迫而来的铅石。让人奇怪的是,火势愈趋猛烈,却无人救火。闻讯而来的田氏城防城,不管不顾的杀向周围依然纵火的黑衣大汉。

    杀声震天,双方都是百战精锐,厮杀激烈。

    昨夜,严蕃遇刺身亡,城防军憋着一口火气无处发泄,这伙黑衣人正好撞到枪口上,成了城防军的发泄对象。

    才只片刻间,粮仓周围就伏尸处处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突然,一道人影飞射而来,向着陈铮隐身的方向跌落而下。

    身未落地,一声暴喝传来:“谁!”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陈铮飞身而起,便要向外逃窜,突然一道身影紧追而来,对着陈铮遥遥一掌拍来。

    “陈小儿,死来!”

    田沛眼尖,看到陈铮飞身而起,发出一声厉喝,直接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真气刚猛,掌势如罗天,就连空气都变的粘稠起来。浑雄的掌劲,如山而临,压的陈铮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,多谢小兄弟!”

    刚才跌落的人影正是黎安,看到田沛的注意力被引走,此人大笑一声,飞身扑入暗中,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刚才数招交锋,他就被田沛一掌击伤。数年不见,没想到田沛的修为已经突破到先天七层,凝气成罡,刚柔并济,交手数招,他就被打伤。

    “回去!”

    本以为田沛被吸引,让他有了脱身之机,没想到半路跑出一个程咬金,呼啸一掌拍出。掌劲阴森,蕴含着一股浓烈的煞气,让他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黎安被逼退,脸色阴沉的厉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以大欺小,田氏尽是这么没出息的人吗?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陌生高手一掌逼退黎安,便不在理会他。声音中透着一丝鄙视,话未落,一道残影横空而至,拦在了田沛的身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陈铮吐出一口鲜血,神色萎靡,刚才一掌让他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,陈铮眼神怔怔的看着来人,这人身上的气息给他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。突然之间,脑中闪过一道灵光,连忙拱起手,躬身作揖,喊道:“不知是哪位师叔驾临,陈铮多谢师叔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这人气息内敛之极,陈铮还是从他身上感应到一股阴煞气息。这股气息与秦珂琴的修罗阴煞功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“总算有点眼力劲,你先退后,此人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这人的声音冰冷,好似从冰天雪地吹来的一肌寒风,闻者无不浑身一战。

    “阁下何人,为何阻我?”

    田沛从对方身上感应到一股危险的气息,神色凝重的盯着眼前之人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今夜真是一波三折,昨天田蕃被刺,他便想到一招引蛇出洞的计策,故意放松了对粮仓的布防,想要借此钩出陈铮与血衣卫。

    这计划在他看来完美无缺,陈铮想要攻破化德府,必然对城内的粮仓重点关注。如今机会来临,必然会忍不住诱惑,冒险一搏。

    只是,事情的发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陈铮这条小鱼没有钩到,反而钩出一条大鱼。

    随着邌发出现,事情的发生就脱离了他的掌控之中。不仅苦寻不得的陈铮现身,更有第四方势力出现,直接救下了陈铮。

    想到陈铮刚才称呼面前神秘高手为“师叔”,田沛有股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田沛与眼前的神秘高和对峙之时,突然间一声喊杀声传来,打破二人的气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