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聚了雏形的剑势,搅动着雪花,无形之风凭空而生。

    严蕃神色凝重,盯着陈铮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对方的实力强的出人意料,刀势凝炼,阴森可怕,至少也是小成之境。激发的刀芒,殷红如血,散发出的气息,让他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陈铮一步前移,一刀向严蕃斩去,赤色的刀光之中,阴森的气息把雪花冻成了冰晶,杀气把空间把冻结了,破开了空间,瞬间出现在严蕃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严蕃依然安坐马背,眼前猛地一亮,大声赞道:“候爷好刀法!”

    声音才落,人已飞离了马背,一道剑光斩出,迎向赤光。

    只听“嗤”的一声,长剑毫不容情,斩入赤光之中,朝着陈铮胸口刺刺入。剑尖吞吐的寒芒,甚至割破了陈铮的衣服,渗入他的皮肤之中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猛地一动,湮灭了这缕剑气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
    如赤凤点头,泣血刀连点三下,刀光斩碎了剑光,两人互换数招,严蕃脸色微微一变,竟受了压制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身体下坠,脚尖在地面一点,猛地窜起来,发出一声沉喝,泣血刀斩入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凌厉,凝如实的杀气,透出了绝灭万物生机之意,竟让严蕃的气血浮动起来。身体随之一寒,好似有生机从体内流出。

    “好辣的刀法!”

    严蕃不敢丝毫大意,长剑挥舞着,在身前布下一层剑网,而后挥剑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两人忽现急隐,劲气相交,陈铮突手一扬,赤光闪烁间,露出一个破绽,被严蕃看穿,不假思考,一剑斩落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突然,一道血浪涌现,浪头拍打向严蕃。

    人影交错,陈铮突然向后飞退,身形连连变幻,化出十几道影子,嘴角溢出一缕鲜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好机敏,好剑法!”

    严蕃闷哼一声,飘然落在马背上,胸腹涌现一股热流,低头一看,却是出现了一道血口,深入皮肤之下,伤了肌肉,殷红的鲜血不断往外流。

    气血涌动,肌肉紧缩,强行闭合了伤口,严蕃目中露出一丝骇然,沉声道:“候爷好大的杀气,好毒的刀法!”

    刚才一击,陈铮以血洗天下出其不意,伤到了严蕃。杀生刀法凝聚而出的杀气,从对方伤口处涌入。

    不光是杀气,还有夹杂了阴气的白骨真气,刚入体内,严蕃就感应到胸腹之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,好似有人在伤口上用火钳在烧烤一般。

    伤口处的气血消耗极快,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吞噬,胸腹间的肌肉传来剧烈的疼痛,就连伤口周围的胸骨、肋骨都麻痒难当。

    陈铮的真气不只吞噬气血,还能销肉损骨,端的阴损无比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严蕃脸色顿时大变,以他的转化了一半的先天真气,竟然无法驱除体内的异种真气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以白骨真气夹杂了阴气,暗中阴人,是陈铮的拿手好戏,一旦被他的真气侵袭入体,阴气就会吞噬对方的气血而壮大,不断消耗对方的气血,从而冻结对方的血液流动速度,令对方四肢僵直,动作变缓,给陈铮带来绝杀之机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刀身鸣颤,陈铮身体一闪,赤光腾空。

    杀生刀法凌厉无比的杀气,锁定严蕃的精神,乘其肢体僵直,一刀斩下。

    “卫帅小心!”

    严柔忽然大喝一声,飞身扑向严蕃,挡在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光划过,严柔发出一声惨哼,瞬间就往地面跌去。喉咙被刀锋切断,深入了寸许。

    陈铮刀势不衰,于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再次斩杀向严蕃。

    “严柔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严柔为自己挡刀而死,严蕃目眦欲裂,凌厉的杀气笼罩了他,严蕃顾不得心伤严柔之死,突地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陈铮身法鬼魅莫测,竟然绕过了严蕃刺来的一剑。十几道幻影把严蕃团团包围起来,刀光纵横,杀气绝灭,从严蕃的前后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远的脚步声而来,严鲜惊喜大叫:“卫帅撑住,城防军来了。”

    可惜,他高兴的太早了,陈铮早就在街道两端设下伏兵,狙击来援的城防兵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一道血光从天而降,向着严鲜斩落。

    本来要救援的严蕃的严鲜,被血光拦住。脸色猛然大变,这一刀角度刁钻,狭长的刀锋之上,血气缭绕。

    一股异力从刀身上透出,竟然引动了他体内的气血,严鲜脸色顿时大变,连忙举刀相迎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双刀相击,一股异力钻入体内,搅动了他的气血,严鲜双目之中露出骇然之色,想要后退时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刀光破碎,狭长的刀尖刺入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卫帅快逃!”

    严鲜临死前,冲着严蕃的方向大吼一声,随之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的尸体,仇飞冷哼一声,挥刀斩向四周的骑兵。

    城防军来援,必须速战速绝。严蕃已经险象环生,眼看就殒落在陈铮刀下,仇飞绝不允许有异外出现。

    “严兄受死吧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轻笑一声,泣血刀推向严蕃的背心。

    听着陈铮的话,严蕃心神一惊,胸口传来一阵刺痛,只见一截刀尖从胸口处透出。刀身在体内一搅一抽,严蕃喷出一股血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还怕严蕃不死,陈铮左手一掌拍出,蕴含着精纯浑厚的真气,瞬间震散他的生机。

    确定了严蕃彻底死透,陈铮收刀还鞘,对正与严蕃亲兵激战的仇飞沉声喝道:“严蕃已死,撤退!”

    话未落,人已腾空而起,翻到街边的墙壁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仇飞一刀斩落眼前的亲兵,窜身落到马背上,发出一声长啸,在马背上狠狠一跺,循着陈铮离去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“严蕃已死,撤!”

    正在街道两端与城防军厮杀的血衣卫,迅速脱离与敌接触,四散而逃,消失在大雪纷飞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刺客逃走,严蕃的亲兵们急声高呼道:“卫帅被刺,不要放跑了刺客!”

    来援的城防军听到呼声,脸色骤然大变,惊叫道:“严将军被刺杀了,快向田都督报告!”

    严蕃可是城防军的指挥使,真正的军中巨头,竟然当街被人刺杀,整个化德城都要翻天了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都衙之中,田沛一掌击碎了身前的卓子,红着眼睛,怒视着前来报信的军官,厉声吼道:“城防军是干什么吃的,竟然让刺客当街行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