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道只有半人高,必须弯着腰才能行走,曲曲折折地道,即使想快也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设计有个好处,一旦暴露,里面的人就能很快逃走。

    往里走了大概一百来米,看见一扇木门。半掩着,从里面透出一缕灯光。

    刚一进来,莫离马上迎过来,躬身行礼:“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都免了吧!”

    陈铮朝众人摆摆手,打量起这间密室。

    不大,只有三十多平米,地下铺着草席。一张木几上面放着一盏油灯,发出昏黄的灯光,灯芯发出劈哩啪啦的燃烧声。

    灯焰偶尔腾起来,光焰大盛,把屋子照的极亮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颇费了一番心思呢!”

    看着密室还有一扇木门,想必是另一道出口,陈铮对着莫离称赞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处据点是年前建立的,作为一处安全点而设立,属下也很少过来的。”莫离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陈铮盘膝而坐,忽然开口询问道:“今夜有什么行动吗?”

    莫离马上说道:“属下一直盯着城防指挥使严蕃,此人是极有干才,颇得田氏看重。执掌三千城防军,是防守化德府的主要将领之一。若能刺杀此人,必定引起田氏暴怒,把田氏的高手引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计划吗?”

    听到莫离要刺杀化德城防将领,陈铮颇有兴奋的询问起来。他潜进化德府城的目的,就是为了实行斩首计划。

    强行攻打田氏老巢不可取,会造成极大的伤亡。最好的方法,就是引诱田氏高手出现,然后进行伏击。

    莫离提到的严蕃真的对田氏很重要的话,刺杀了此人,不失为一个极好的引蛇出洞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被陈铮问到计划时,莫离露出一丝难色,颇为羞愧道:“属下无能,严蕃的修为极高,虽然已掌握了他的行踪,但不敢轻易动手。”

    陈铮不以为然,大手一挥,道:“本候进来化德城的目的,就是田氏这些高手。把严蕃的行踪告知本候,本候亲自动手!”

    莫离才只有后天六层修为,还是借了血精之助才突破,如今卡在后天第一个关卡前,若没有一番际遇,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突破。

    作为防御化德城的主要将领之一,田氏不可能派遣修为太低的人充任。谁都不是傻子,这种关键位置,自然有防备敌人对主将的刺杀。

    虽然化德城中高手如云,但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,所以主将必须有自保的实力。

    血衣卫修炼的是《血神经》这门功法,经过不断的推衍完善,尤其经过观云老道的完善,先天化境之下,再无隐患。

    修炼《血神经》之后,对气血极为敏感,能够感应到比自身修为高出两三个层次的高手的气息。

    莫离后天六层的修为,能让他感到危险的,至少也有后天九层,甚至是半步先天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据属下这段时间的探察,严蕃每日晨时前往北城大营,申时离营。戌时归营后,丑时之前若没有异外发生,就会返回家中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出行,严蕃的身边有多少亲兵?”

    “五名以上十名以下,但都是百战精锐,每个人的修为都达到了后天三层以上。严蕃有一名亲兵统带,领百户衔,实力已至后天七层。”

    显然,莫离已经把严蕃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,让陈铮意外的是,区区一名城防指挥使,身边竟有一名后天七层的亲兵统领。

    陈铮也只能说一句,不愧是田氏,三百底蕴非同小可。此战之前,被他寄予重望的血衣卫,填入了海量的资源都没有一人晋升后天七层。

    若非有血精之助,可预见之期内,陈铮都别想拥有一名七层修为的麾下。

    “你原本的计划是什么,在严蕃回家的途中进行伏击?”

    “候爷英明,属下正是如此打算的!”

    莫离小小一记马屁,陈铮只当没有听到,开口问道:“现在什么时辰?”

    “刚过子时一刻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沉声说道:“还不晚,赶早不如赶巧,今夜就送这名严指挥使归西!”

    “招集血衣卫,埋伏在严蕃回家的必经之路,封锁道路两端,狙击来援的城防兵。”

    随着陈铮一道道命令,血衣卫瞬间潜入密室,向着早已设计的伏击地点汇合。

    夜雾持续了四五天了,子时刚至,就飘起了雪花,越下越大,不到一刻钟,地面就让大雪覆盖。

    从密室中出来,清凉的雪花落在肩头,寒意渐退,气温反而回升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?”

    北城大营之中,严蕃端坐在火盆旁边,木炭烧的赤红,正在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心神与天地相合,当第一朵雪花飘落而下,就被他的灵觉感应到了。双眼之中闪过一道精芒,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卫帅,已经下了一刻钟了。雪越下越大,今晚还回去吗?”

    刚才入定之中,于冥冥之中感应到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,让他有些心烦意乱,没想到外面下起了大雪。起身出门,站在帅殿前的台阶上,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,心绪渐平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虽然下着大雪,反而不太冷了。

    渔阳候兵临城下已有三天了,这个正月过的实在是乏味至极。

    敌军兵困城下,严蕃每天都睡不好,总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。他知道,自己不应该这样。化德城易守难攻,别说渔阳候区区三千精锐,一万杂兵,就算来一万精兵也攻不破城门。

    东南西三座城门不清楚,但他把守的北城,严蕃敢用人头作保,敌军绝对攻不上城头。

    田氏三百年积累,云遮雾挡,外人无法确定实力如何;但像他这种掌握了实权的高层,却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三百年底蕴,看似不如张氏,与那些千年大派也无法相提并论。可实际上,田氏的实力已经达以准二流。只要再有一位阴神境的宗师坐镇,就可奠定千年基业,能与东林书院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今夜雪大,亲兵统领严柔,严鲜调集二十名精锐亲兵,护送严蕃前往家中。

    雪有点厚,走在路上,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马蹄落地,被雪缓冲后,声息全无。

    莫离突然闪身而现,看着盘膝坐在雪地上的陈铮,轻声说着:“候爷,严蕃出营了。”

    雪花如絮而落,陈铮并没有以真气护体,此刻身上披了一层厚厚的雪花,整个人快要被雪淹没,变成一个雪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