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武启竜是天人境的血脉后裔,本身资质不凡,达到了后天十层修为。在天人境转世后,定会成为接引之一,继承天人境的一部分遗产。而最为珍贵的天脉之晶,想必数目不少。若能斩杀此人,就能得到一笔天脉之晶。”

    语气冰冷,神色冷漠,秦珂琴眨眼间就变的就像一座冰山。一名后天十一层,阴风山排名第三的弟子,在她眼里就跟路边的野草一般。

    “天脉之晶的价值,你不要说不明白!”

    陈铮当然明白天脉之晶的价值,铸就了道基,晋升先天化境后,想要提升修为,只能不断从天地之中,吸纳天脉之气,融炼入真气之中。

    晋升半步先天之后,陈铮也能感觉到游离于天地之间的天脉之气,但吸收起来极为困难,往往功行一周天,也才吸收一缕。

    所以,凭借吸纳天地间的天脉之气来进行修行,修为提升速度会让人绝望至死。

    天脉之晶中蕴含着浓郁的天脉之气,是由天脉之气沉降,凝结而成的结晶,蕴含着浓随郁的天脉之气。一枚天脉之晶,足以使先天化境从第一层提升到第二层。

    对于正处于后天十层,体内真气向着先天转化的陈铮而言,若能得到一枚天脉之晶,就能以最短的时间内,真气返转先天,达到十层圆满之境。

    后天九层及以下,每一层次都有初中后的阶段划分,而到了后天十层后,就不在这样划分。

    如后天十层,体内的真气不断向先天转化,直到彻底化作先天真气,就达到了十层圆满。而后,明悟武道前路,铸道基,融炼天脉之气,晋升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天脉之晶有这么大的作用,如今有机会得到,陈铮肯定不会放过。至于武启竜背后的天人境高手,就如秦珂琴所说,天人五衰到来,一旦渡不过,就只能重新转世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哪里有闲心管一个后天境的蝼蚁的死活。天人境寿命悠长,武启竜都不知是他的第几代甚至十几代的子孙,哪还有亲情可言。

    武启竜作为天人境继承者之一,当然不可能只有天脉之晶,其他的修行资源,甚至功法武技,修炼心得,都是陈铮想要得到的。

    随着修为的提升,陈铮的武技已经跟上不他的进步速度了,若非在蛮荒世界得了一门杀生刀法,陈铮连一门杀敌护身的武技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若斩杀了武启竜,得其资源,必能让陈铮的实力更上一层楼,增强他的武学修养,扩展视野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动手?”

    秦珂琴闻言,脸上冰霜瞬间消融,变脸之快,让陈铮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动手时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上次与秦珂琴答成协议,这厮转眼毁诺,陈铮多了个心眼,开口说道:“宣誓吧!”

    “师弟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秦珂琴吃惊的看着陈铮,眼中蕴满了伤心欲绝的泪水,好似被抛弃了一般,悲痛绝望,我见犹怜,令人不忍视之。

    陈铮铁石心肠,根本不为所动。这贱人惯会表演,冲着秦珂琴冷哼一声,道:“奉请黄泉大帝,以为鉴证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珂琴极度不满,脸上露出愤愤的表情,不情愿的宣誓。

    “这下满意了吧!”

    宣誓完毕,秦珂琴带着一脸的不爽表情,愤愤走出帅帐。

    “师姐慢走,咱们化德城中再见!”

    看着秦珂琴气呼呼的离开,陈铮的脸上却笑开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敢无视一位天人境高手,斩杀他的接引人,秦珂琴背后的势力之强,绝不指一位天人境。此人背影之深厚,神秘,陈铮如雾里看花,连冰山一角都没有看全。

    不过,秦珂琴的背影越深,对他越有好处。这次攻打化德府,找秦珂琴合作算是找对人了。

    五箱血精珍贵,恐怕还不足秦珂琴身家的九牛一毛,真正让秦珂琴点头合作,还在于陈铮同意为助她斩杀武启竜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还是陈铮占了大便宜呢。以得罪武启竜背后天人境的风险,攀上了秦珂琴的背景,对他一害而百益。

    有了秦珂琴的帮助,陈铮对攻破化德府信心十足。至于,秦珂琴为什么要斩杀武启竜,背后隐藏着怎么的秘密,虽心中好奇,却没有半点兴趣。

    接下,他就要考虑如何应对张氏了,化德府城破之际,就是他直面张氏之时。

    “或许可以借助秦珂琴狐假虎威一番,以此震慑张氏,使其不敢轻易动手!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思索之时,突然从外面走进一人,对着陈铮拱作揖,躬身行礼,道:“末将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单信,德县善后之事已妥当?”

    “不负候爷之信,德县已稳,所有参与守城的豪族士绅已经全部处理,归降者,提其族中精英,被末将全都带来。德县由单雄坐镇,保证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陈铮无比满意的点了点头,单氏兄弟面粗心细,皆为独挡一面的将才。

    “本候准备潜入化德府城,斩杀田氏高层。营中以为为主,若有阴奉阳建,不尊军令,扰乱军心者,你可独断专行。等我信号一起,便率军攻城!”

    陈铮话音刚落,单信直接双膝跪地,叫道:“候爷万万不可冒险,田氏高手众多,如有闪失,我等百死莫赎!”

    没想到刚到大营,就听到这么一个晴天雷霆般的消息,单信脸色猛然大变,连忙劝阻起来。攻破化德府城有无数种方式,陈铮选的这一种最是危险。

    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何况行“荆轲刺秦”之举,陈铮为渔阳之主,一旦失手,遭遇不测之危,渔阳县一片基业必将尽毁。

    面对单信的劝阻,陈铮不为所动,大手一挥,态度坚决道:“我意已决,你不必再劝。守好大营,约束大军,等我攻城信号即可。

    不要忘了,还有张氏在白马县一线虎视眈眈,攻城战若是损失太重,我等就是为他人作嫁衣。不光是广宁张氏,高通郡方向也有狼子野心。

    本候此举,若能让田氏覆没,不失为一个震慑外敌的好方法。

    只要占领化德府,尽取一府十二县,咱们就有了扩军的资本。待消化了化德府,才有实力直面张氏,南征北战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意已决,单信苦劝不得,只得接令。

    “候爷身入虎穴,身边不可无人。务必让仇飞随行左右,还要从血衣卫中抽调一批精锐高手,随同候爷一起入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