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三箱,这是我的底线,秦师姐若不满意,请慢走,不送!”

    陈铮说完后,伸手作出一副送客的手势。说实话,若非看在秦珂琴与他同门的份上,陈铮是绝不接受她的敲诈的。

    血精可是蛮荒世界的特产,大离世界只此一家,别无分号。陈铮自己也不多,除去一半用来培养麾下,剩下的他都准备自用。

    秦珂琴若不能妥协,陈铮就去找魏笑笑合作。便是割让了北方三县又如何,以高通郡的贫瘠,将来再夺回就是了,甚至就连高通郡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神态不似作假,必有依仗,秦珂琴张开五指,冷哼一声,道:“五箱,你若不应,就去找魏笑笑合作吧!”

    血精有加快修行速度的作用,而且没有任何后患,是一种极难得的天材地宝。就算对先天化境也有极大的推动作用,吸纳血精中的精气,炼化为真气,比吸纳天地之气的效果至少强了两倍。

    血精相当于双倍经验丹,能极大减少先天化境的积累时间。

    五箱血精,才只五百块而已。秦珂琴估算一番,只够她在先天化境期的修炼所用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五箱血精,刚好触及陈铮的底线。

    陈铮答应的痛快,秦珂琴却不满意,她本想着敲诈一笔,用来培养自己的心腹呢,如今彻底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条件,你若答应,咱们的合作才能进行!”

    秦珂琴的条件可不一般,陈铮忽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若为难,咱们的作作就中止,你去找魏笑笑合作吧!高通郡史氏野心不小,你可不要引狼入室,赔了夫人又折兵!”

    高通郡有野心,陈铮心知肚明,但如今他兵临化德府城下,成了骑虎难下之局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条件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秦珂琴得意的笑了数声,突然之间,目光扫向白世镜。

    “单信大军已离营不远,我去迎接一下!”

    看到秦珂琴的表情,白世镜心神领会,明白这是不想让他知道呢,遂向陈铮拱了拱手,走出帅帐。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目送白世镜离去,然后看向秦珂琴,道:“人走了!“

    白世镜心思玲珑,看秦珂琴的作态,便知与陈铮要谈的内容不宜被外人知道,走出帅帐后,对周围的士兵吩咐道:“候爷有要事相商,帅帐周围二十步不许任何人靠近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帐外的动静传进来,秦珂琴露出一副极满意的表情,赞叹道:“此人文武双全,在青幽酀三州人脉极广,你倒是有些运道,能把他笼络到麾下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这也是陈铮为数不多的可以自夸一辈子的事,白世镜资质极高,又得了蒿阳真人的传承,前途不可限量。在修行一途上,二人是能够共相扶持,生死相依的。

    “帐外已经没有人,可以放心说了吧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刚刚拍碎的椅子残骸被他扫到角落里,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,哪还有刚才的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珂琴沉默片刻,目光闪过一道寒光,表情全无,轻声细语道:“帮我杀了武启竜竜竜!”

    “武启竜竜?你疯了吗,他可是十大弟子之一,在阴风山的地位仅次于费无忌,我俩谁杀谁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陈铮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,一脸震惊的表情看着秦珂琴,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疯了,竟敢这么丧心疯狂。

    阴风山十大弟子之中,武启竜竜排名第三,仅在费无忌与敖烈之下,秦珂琴与之相比,也要低了一名。

    费无忌与敖烈是什么人,前者是黄宗魔宗外门第一人,被天人境看中,准备收为弟子。后者为“前第一人”,依附了费无忌,两者合力,称霸外门,就连内门的先天化境都不愿轻易招惹。

    武启竜竜位在二人之下,却不受费无忌制约,隐隐自成一系,由引可见,此人的背影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有传言,武启竜竜是修罗洞天某位天人境的血脉后裔,是真是假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秦珂琴明目张胆的要他去杀武启竜竜,这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呢。万一传言是真,自己杀了武启竜竜,黄泉魔宗谁能护得了他。

    像这种背后站着天人境高手的人,可伤不可杀,因为谁也不知会不会触怒了这位天人境,被其记恨在心。

    只要这位天人境稍微透出一点风声,讨好者能从阴风山排到大离朝。

    武启竜竜被杀之后,不知有多少人会为其报仇,以讨好其后的天人境。秦珂琴自己不愿动手,便让他出手,是把陈铮往死路上坑呢。

    双方有多大的仇恨,竟然引动了秦珂琴的杀心。

    “武启竜竜一向低调,而且背后站着一位天人境高手,我可不敢动手!”

    陈铮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般,想都不想,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哼,就你这点胆量,杀个人都不敢,将来能有什么出息!”

    秦珂琴鄙视万分的看着陈铮,把陈铮蔑视到底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要看杀什么人,武启竜竜是能随便杀的吗,就算费无忌也要让他三分呢。我无根无萍,真若杀了武启竜竜,天下虽大,恐怕再无我的容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而且,武启竜竜也不是那么好杀的,此人行事底调,修为深不可测。说句不好听的话,到时候,指不定谁杀谁呢!

    “瞧你这点出息,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

    陈铮“呵呵”一笑,冲着秦珂琴拱了拱手,道:“多谢师姐看错!”

    “哼,武启竜竜身后的天人境快要渡天人五衰了,这次凶多吉少,正在为转世做准备呢,哪有闲心管武启竜竜的死活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露出一丝异样之色,突然之间,盯着秦珂琴看个不停,好似被秦珂琴的绝美容颜迷住了。

    秦珂琴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,露出一副羞愤之色,怒恼骂道:“看什么看,挖了你的狗眼。到底同不同意,给个痛快话!”

    “武启竜竜背后天人境既然渡不过天人五衰,准备转世,武启竜竜对师姐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,何必假他人之手呢!”

    天人境就算渡不过天人五衰,准备转世,可人家还好好活着呢,谁敢轻易得罪。

    “师姐这么急着杀武启竜竜,想必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吧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秦珂琴像被踩中了痛脚,突然对陈铮冷色相对,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向陈铮。语气变的冷漠无比,森然说道:“有些事不要太好奇,免的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