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怒极而笑,双目之中,血芒闪烁,一股阴风聚于周身,军帐之中的温度骤然降低,阴森的气息充沛整个军帐之中,滴水成冰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陈铮眼神阴冷的盯着秦珂琴与魏笑笑,几乎是从牙缝里崩出一句话,冷哼一声道:“二位慢走不送!”

    真把他当成了软柿子,随意揉捏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就退兵之后严守三合县,就不信田氏敢大举进攻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翻脸,秦珂琴冷哼一声,直接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陈铮兵临化德府城下,已成骑虎难下之势,若不能一举破城,就等着田氏的雷霆报复吧!

    她对陈铮的底细一清二楚,没有外力帮助,只凭陈铮一人绝无可能攻破化德府,反而很可能被田氏反攻,大败亏输。

    虽然当初有过约定,秦珂琴助陈铮剿杀田氏一方的高手,但只是口头约定,没有任何约束力,双方随时都能毁约。

    如今,秦珂琴拿捏住了陈铮的软肋,狮子大张口,不狠狠收刮一番,绝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“唉,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!郎君若不满意奴家的条件,可以商量嘛,这么急吼吼把奴家赶走,可不是成事之举!”

    魏笑笑颇为遗憾的看了陈铮一眼,叹息着出了帅帐。

    无论魏笑笑还是秦珂琴,笃定了陈铮会向她们妥协。若没有她二人相助,想要攻破化德府,简直就是痴人妄想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暴射,环绕在身体周围的阴气,似乎感受到他的怒火,开始变的暴虐,与空气摩擦发出阵阵尖啸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劲气一放一收间,座下椅子轰然暴碎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十几名士卒冲入帐中,对着陈铮躬身行礼道:“候爷!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随着陈铮一声沉喝,十几名士卒的身体猛地一抖,慌张的出了军帐。

    “乘火打劫,这是吃定我了吗?”

    一口长长的气息吐出,混合着白雾,凝如实质般喷射出三尺之外。陈铮收敛了怒气,盘坐在案几后面,解下泣血刀置于双膝之上。身后,阴气回旋,不断凝聚着,幻化出一尊若隐若现的神魔之象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还是修为太低。若我有先天化境的实力,田氏何足挂齿,秦珂琴与魏笑笑这两个贱人安敢对我敲诈!”

    大帐之内,陈铮正苦思破敌之策,突然有人撩起帘子走了进来。陈铮刚要喝斥,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候爷还在为昨夜的损失耿耿于怀?”

    “白兄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陈铮猛地起身,欢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候爷!”

    白世镜冲着他拱手作揖,被陈铮伸手发出一道柔和的劲力虚托而起。这股劲力柔和而坚韧,精纯唯一,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白世镜眼中露出一道异色,随之惊讶道:“恭喜候爷!”

    “何喜之有,化德府墙高城坚,我正为此头疼不已呢。”陈铮毫不在意的摆着手,面带希冀地看着白世镜,问道:“白兄此处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白世镜微微叹息一声,顿时之间,陈铮心沉如海,脸色变的阴沉起来,恨恨地说道:“张氏想要坐山观虎斗,得渔翁之利吗?”

    一群吃肉的恶狼,竟指望着让其吃素,陈铮觉得自己太意想天开了。能够坐收渔利,谁会冒着风险赤膊上阵呢。

    若是陈铮与田氏打的两败俱伤,伤亡惨重,张氏想要什么,直接挥兵来取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张氏要割让长留县,祈仁县,白马县,才肯出兵牵制白马县之敌,而且要我们提供八十万斛粮草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“都把本候当肥羊来宰吗,张口三座县城,十八万斛粮草,他们怎么不去抢?”陈铮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化德府十二县,以德县,长留最为富庶,以景阳,白马,祈仁三县的战略地位最高。这三县扼守渔阳郡东南北门户。

    张氏开口就要割走化德府最富庶的县之一,还要割占渔阳郡门户祈仁,白马二县,陈铮一掌拍在椅子上,把座下的椅子拍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张氏欺人太甚,图我渔阳之心不死,要不要我把渔阳县与化德府都割让给他们?”陈铮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,大声怒吼起来,“把老子惹急了,直接撤兵,我让他们什么都得不到!”

    祈仁县还毗邻平安郡,连通大河,是通往青州交通要道,占据了祈仁县,就会居高临下,对平安郡形成战略主动权。

    “实力不如人,只能任何宰割!”

    白世镜幽幽一声叹息,瞬间浇灭了陈铮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哼,来人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厉喝,帐外冲进一名传令兵。

    “候爷!”

    “把秦珂琴叫来,客气点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诸害相权取其轻,答应魏笑笑与张氏的敲诈,还不如便宜了秦珂琴呢。毕竟双方同属一门,知根知底。而且,神都的名额之争,他仰仗秦珂琴极多。

    但十箱血精是绝不能答应的,最多一半。

    秦珂琴来极快,撩起门帘,看到白世镜也在帐中,神色微微一怔。若是未得蒿阳真人传承前的白世镜,秦珂琴或许会对其不屑一顾,但如今的白世镜,修炼鹤鸣九天神功,延续了蒿阳真人的道统,没有人敢轻视他。

    以鹤啸九天神功铸成道基,晋升后天十一层,白世镜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她。

    不过,白世镜修为再强,与秦珂琴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走进帅帐,秦珂琴脸上的笑容就跟绽放的花朵,一脸的欢喜,语气也变的和善。

    一副与陈铮关系亲密无比的样子,轻声细语道:“陈师弟改变主意,答应师姐的条件了?”

    “贱人,迟早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恶意满满的诅咒着秦珂琴,脸色略有好转,沉声说道:“十箱血精太多,最多两箱!”

    “你打发叫花子呢,若是只有这么一点诚意,素我不奉陪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刚进帐中,听到陈铮的话,脸色不由大变,丢下一句话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秦小姐慢走,凡事好商议,怎么能一言不和就赌气走了呢!”

    白世镜连忙出山言挽留,好言相劝,代着陈铮连连道谦。

    “候爷心忧战事,这几天火气有点大,秦小姐也不是外人,何必生气!”

    重新把秦珂琴挽留住,白世镜一番好言过后,秦珂琴的脸色才好转起来。

    “七箱,这是最大的让步!”

    秦珂琴站在帐门口,作出一副谈不扰就走的架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