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战持续了近两个时辰才结束,田伯钦带来袭营的士兵,全都是十里挑一的百战精锐。虽然田伯钦弃军逃走,田氏所有高手被斩杀,但没有一人投降。

    战至最后,给陈铮带来了极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之中,燃烧的火盆把帐中照的通亮,陈铮脸色阴森地坐在主坐上,目光环视众人。

    赵括苍无悲无喜,端坐在陈铮的右下首,其后是卓未央,佘正远以及景阳盟一干高手。左下首以左轻候,以及军方与血衣卫高层。

    此时,战场已被清理完毕,掩埋了尸体,战果与伤亡也统计完成。

    正所谓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但陈铮对于今夜的伤亡,依然不能释怀,万全准备之下,又有骑兵助战,剿杀田氏一千兵马,竟伤亡七百多人。

    陈铮三千精锐一夜之间折损近三分之一,这些都是他的起家根本,将来扩挥的基本盘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袭营,田氏派出的都是百战精兵。虽然田伯钦逃跑导致军心大乱,但战意不失,拒不投降,困兽之斗,拼死之下,才造成这么大的伤亡。”

    左轻候起身解释道,他也没有预料到伤亡如此惨重,此战虽胜,却也是惨胜。田氏全军覆没,但也达到了目的,给陈铮一方造成了极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双方兵力本就不对等,田氏能够拼的起消耗,陈铮拼不起。

    “一次袭营就造成七百伤亡,若是攻城又要伤亡多少?”陈铮有些心烦意乱起来,就算攻破了化德府,若是麾下三千精锐损失殆尽,也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    击败了田氏,还有一个比田氏更强大的张氏在一旁虎视眈眈。与田氏两改俱伤,被张氏渔翁得利,为他人做嫁衣之事,陈铮从来不干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战只能智取,不能硬拼。

    “看来要在张氏身上想对策了!”

    陈铮此时极度盼望着白世镜能为他带来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厮杀一夜,想必诸位都累了,各自回帐息吧,暂时按兵不动,派出精骑每日绕化德城一圈,不许有任何物资流入城内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挥退了诸人,陈铮独自端坐在帅帐之中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上兵伐谋,中策围城,攻城为下!”

    攻城战中,最最下策与不可取的就是挥兵强攻,不光损兵折将,很容易打成两败俱伤,让第三者得了渔翁之利。而且,一旦战事僵持,形成消耗战,不知要填进去多少的人命物资。

    陈铮底子太薄,经不起消耗战,只能用谋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陈铮自觉智力在水平之上,但绝对没有达到智多近妖的地步,所以如何用谋,把他难倒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愁眉苦脸,好令人心疼,遇到为难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一道红影窜入帐中,人未至,香风飘至,软糯娇弱的声音入耳,陈铮猛地坐直了身体。紧随其后,又一道人影进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昨天打了一个胜仗,战果颇丰,怎么闷闷不乐的样子?”

    秦珂琴没有理会正在作妖的魏笑笑,随意的在一张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师姐取笑了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算什么胜仗。我正为攻破化德城大伤脑筋,不知师姐可有良策?”

    秦珂琴撇了撇嘴,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,漫不经心道:“很难吗,田氏隐藏再深,三百年又能积累多少底蕴,派些高手潜入城中,把田氏的高层一网打尽,化德府不攻自破!”

    这话说着轻巧,真有这么简单的话,张氏也不会在白马县之前蹉跎两个月之久了。

    “田氏隐藏太深了,谁都不知道城内还有多少高手。万一有变,渔阳候府的这点家底就要全折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丝苦笑,他也想过这个方法,因为田氏太善隐藏,反而让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本以为抓了一名田氏嫡子,可以从中烤问出些情报来,没想到这位田二公子太废材,得到的都是些斗鸡溜狗的屁事,没一句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从三合县到德县,再到化德府城下,田氏折在他手中先天化境已有四人,若再加上白马城前线坐镇明面的一位,就是五位。

    据可靠情报,田二爷也是一名先天化境的高手,而是实力不弱,境界颇深。

    粗粗算下,田氏暴露的先天化境竟超过了六名。陈铮可不相信,田氏会把所有力量派出来,化德府老巢中至少还有三到五名先天,才能保证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“郝剑师兄曾为费无忌作事,不知对田氏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陈铮脑中闪过一道灵光,想到郝剑这个人。此人曾为费无忌鞍前马后,想到对田氏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不用试探了,田氏十一位先天化境,如今折损四位,还剩七位。白马城中,与张氏对恃,至少有两到三名,化德府的老巢中最多不超过五名。这可是千截难逢的机会,一举杀入田家,把田氏高层斩杀一空,化德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透露出的情报,让陈铮眼睛猛地一亮,随之目光闪过一道血色。

    “师姐神通广大,可否助小弟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潜入城中,攻打田氏老巢,凭陈铮手中力量,无异于以卵击石,若能得到秦珂琴的支持,就万无一失了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给你出力也行,看你能付出什么代价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安坐如泰山,向着陈铮瞥了一眼,这是要提条件了。

    她的话刚落,魏笑笑欢笑宴宴,款款起身,对陈铮娇声说道:“郎君怎么不问妖家呢,奴家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呢!”

    都是不见兔子不不撒鹰的主,想要帮忙没问题,先把好处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想要什么,陈铮若能办到,绝还讨价还价!”

    “我要十箱血精!”

    秦珂琴话未说完,陈铮脸色顿时大变,二话不说,直接拒绝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真是狮子大开口,十箱血粗,她怎么不说一百箱呢!陈铮的脸色变的阴沉无比,眼中血光暴射。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,我还没说完呢!”

    秦珂琴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陈铮作出洗耳恭听的样子,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恭听之举,反倒是露出一丝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十箱血精只是订金,你要答应我一件事,我马上调集一批高手助你攻破化德城!”

    陈铮不想听她说了,大手一挥,看向魏笑笑。

    魏笑笑“咯咯”笑了起来,不用陈铮开口询问,便说出了自己的条件:“北方三县,三千匹战马,五千套百锻盔甲,五十万斤铁料,三百万斛粮食。高通郡可以出兵五千,助郎君攻打化德府。

    同时,天命教还可以派出三名先天化境,为郎君助威!

    不过有条件哟,郎君必须纳天命教一名圣女为平妻,向神都讨取一封诰命!”

    魏笑笑的条件比秦珂琴还要夸张,陈铮越听脸色越难看,若非还有一丝理智,早就把二女轰出帐外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