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今夜谁都走不了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夜空之中传来一声阴森森的声音,浓郁的杀气让所有人心神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地面传来剧烈的震动声,好像地震般,田氏一方的人齐齐色变。

    “是骑兵!”

    “快走,咱们中了陈小儿的奸计了……”

    扑噗!

    这人一声惊吼,突然眼前视线变的宽阔无比,而后看到一具无头的身躯,鲜血喷涌,顿时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一抹赤光闪烁,吼叫声嘎然而止,就见一颗首级飞到天空。

    “杀,不准放走一人!”

    陈铮厉喝一声,瞬间消失,借着鬼影无踪的神妙,直接融入夜幕之中,收敛气息,向着田氏一方的高手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渔阳郡的帮派势力,经过这段时间的清剿,十去七八。

    今夜随田伯钦一同来袭营者,已经是最后的精华了。其中主要目标红砂帮与震风镖局已被灭门,只有两派的掌门带着几名亲传弟子逃脱。

    佘正远见面分外眼红,震风镖局的总镖头司马超,会同数名同道围杀佘正远。双方的修为相差不大,佘正远被杀的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若只是一对一,佘正远自信不弱于任何一人,但被三四围杀,便有些捉襟见肘,顾头不顾腚。尤其对方含愤出手,招招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赤热的掌印击中佘正远,把他打的喷出一口鲜血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贼子中了老夫的红砂掌,已经撑不了多久了,大伙加把力,毙了这贼子,为死去了同道报仇血恨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佘正远刚一动,红砂帮主又一记掌劲拍来。

    陈铮隐身暗处,正在寻机偷袭田氏高手,看到佘正远陷入险境,连忙一声高呼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身形瞬间消失,鬼影无踪身法一闪即逝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救援佘正远,震风镖局的总镖头大喝一声,一掌击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迸射,身形猛地化出十几道影子,于空中一折,扑向司马超。

    以后天十层的修为,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,简直化身成了鬼魅,纵掠无声,如一片枯叶,等到距离司马超不到一丈时,突然暴起身形扑杀过去。

    司马超只觉眼前一花,一道黑影袭来,顿觉不妙,一声厉喝响起:“哪来的小子,找死!”

    正扑杀佘正远的红砂帮主眼角忽然瞥见数道黑影纵横交错,猛地一惊,大声叫道:“小心,不可硬接!”

    可惜,他的提醒晚了,陈铮扑到司马超身边,没有任何的犹豫,右手极速探出,鬼爪手幻出数道黑爪,直接抓住司马超的左肩,白骨真气瞬间冲破司马超的护体真气,侵入他的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阴邪森寒气息刚一入体,司马超就觉半边身边僵直,妖邪的真气好似无数沾了浓酸的刀子在他身体不断切割,一丝丝的血气被吞噬,骨肉被消融。

    司马超脸上露出惊恐之色,朝着红砂帮主挣扎叫喊:“救我!”

    陈铮一招治住他,怎么会容他逃脱,不等司马超话音出口,另一只手化爪为掌,直接拍在他的胸口,震断了他的心脉。

    司马超眼珠子突然瞪大,想要看清楚凶手是谁,可惜只看到陈铮一双血红的眼睛,好似一汪血潭,透出冷漠残酷之色,嘴巴张了一张,便瞳孔放大,彻底气绝。

    杀了司马超之后,陈铮目光瞥了一眼与佘正远交战的红砂帮主,身形猛地一晃,消失在茫茫黑夜当中。夜色如旧,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看的红砂帮主心中一阵阵发寒,当陈铮使出鬼影无踪欺近司马超身边时,他已认出了陈铮。

    没想到堂堂的渔阳候,竟然不顾颜面的进行偷袭,更让他吃惊的是渔阳候的修为。

    震风镖局与红砂帮同为酀州五派八帮之一,司马超的修为就连他也佩服不已,不敢轻易言胜。没想到与陈铮交手,连一招都支持不住,就被击杀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位毫无风度的高手隐身暗中,行暗杀之举,红砂帮主一剑逼退佘正远,掠向自己的几名弟子身边,,护着这些弟子退离战场。

    这是红砂帮仅存的种子了,万万不能折损在这里。不然,红砂帮就真要在酀州除名了。

    红砂帮大猫小猫七八只,实力下降到极限,在酀州连三流帮派都算不上了,稍有风吹浪打,就要面临灭派之举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红砂帮落的与震风镖局一样的下场,故尔心生保存实力之念,不在与佘正远纠缠。

    聪明者不只是红砂帮主,许多江湖帮派见到战局不利,也都生出逃跑之念,不断的脱离战场,向着黑幕之中逃走,也不回化德府了,直接逃出渔阳郡。

    白雾笼罩大地,军营之中,火光四起,无数的火把,火盆燃起,照亮了整个战场。白雾蒙蒙之中,星月无光,远处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   看着逃走的帮派势力,陈铮并没有命令血衣卫前去追杀,以免被反包围。

    杀了司马超后,陈铮瞬间融入了这漆黑的夜幕之中,脚下轻轻一点,以鬼影无踪身法掠向军营,如同一只暗黑蝙蝠自空中掠过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田康感到很烦躁,他一位堂堂的半步先天高手,竟然被十几名后天六层的蝼蚁给绊住了,而且还受了伤。

    仇飞自从吞噬炼化一名先天化境的精血,修为提升极快,已然由后天七层突破至八层,与十几名血衣卫组成战阵,竟能与一名半步先天的高手对抗。

    这对于他而言,是一次难得的经历,若能在这一战中保持不败,仇飞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内晋升后天九层。

    陈铮正准备返回军营坐镇,突然听到一阵叫骂声,才发现仇飞与十几名血衣卫正在围杀一名半步先天的高手,不由的露出一丝异样之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半步先天这么弱了,谁都想要来捏一下!”

    什么样的层次就有什么样的眼光,陈铮晋升半步先天,便觉得半步先天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高不可攀,甚至在他眼中,先天化境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陈铮的修为在提升,他麾下众人的实力也在提升。

    看到仇飞与血衣卫围杀田氏的半步先天,陈铮心神猛地一震,这才意识到,不知不觉之中,无论是他,还是麾下,都已成长起来了。

    身形悄然融入夜色之中,向着仇飞潜行过来,陈铮不断清理着周围的敌人,并关注着仇飞的一举一动,免的他出了什么意外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