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势不可挡,身形化作一道影子,所过之处,地面躺下一具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保护卫帅!”

    十几名亲兵把宋迎详围起来,一排盾兵挡在前面,后面几十支枪矛竖起,就像受惊的刺猬,把宋迎详保护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嗞!

    刀芒闪烁,赤光缭绕,如有一条游龙在几十名士兵之间游窜,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宋迎详面色凝重,立于帅旗之下,就像一尊铜浇铁铸的雕像,稳丝不重。眼中寒光暴射,紧紧盯着向他冲杀而来的陈铮。

    “举弩,给我把他射在刺猬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几十支精钢打造的箭矢,脱离了弓弦向着陈铮攒射而去。箭矢穿破了空气,发出的尖啸声,就像有人在耳边吹着竹哨,刺的耳膜发胀。

    哚哚哚……

    泣血刀幻化十几道赤芒,射到身边的箭矢被一一磕飞,陈铮速度丝毫不减,直直向着宋迎详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双方都明白,擒贼先擒王,射人先射马的道理,只要斩杀的对方,此仗必胜。

    修为达至后天十层,真气返转先天,凝炼如钢,泣血刀每一次挥劈,就有一人被斩杀。百锻钢打造的盔甲就像纸糊的一般,被轻易切开,没有起到任何的防护作用,反而因为太沉重,影晌了灵活性,被陈铮砍菜切瓜般一顿乱杀,瞬间在地面上铺了一层的尸体。

    中军帅旗方向被陈铮一顿冲杀,阵形大乱。数十名骑兵见机沿着陈铮留下的通路,不断在敌阵中冲撞,把宋迎详一方搅的天翻地覆,形势立即大变。

    军阵已乱,指挥不畅,一队队敌兵被分隔包围,骑兵像赶鸭子一般追杀敌方步军。胜利天秤开始向陈铮一方倾斜,就在此时,号角声吹响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苍茫,辽阔,号角声中透出无尽的肃杀之气,一道道烟尘由德县方向袭卷而来,好似一道黑色的龙卷风。

    “卫帅,敌兵来援,赶紧突围吧!”

    一名副将浑身是血,头盔早就丢弃了,脸上满是污泥血水,冲到宋迎详身边,慌乱的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宋迎详脸色亦是大变,最先冲杀而来的是骑兵,距离两百米时,一片乌云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箭矢从天而降,带着巨大的动能,刹那间就有上百人被钉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枪盾兵呢,拦住身后的骑兵!”

    副将嘶声裂吼着,数百名盾兵与枪兵与敌人脱离纠缠,移动到帅旗之后,拦截身后冲锋而来的骑兵。

    “卫帅,突围吧,再不走就真的走不掉了!”

    副将向着宋迎详苦苦劝说,宋迎详不为所动,冷哼一声道:“对方有上千的骑兵,一旦突围,被尾随追杀,不等到了化德府就已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宋迎详立于中军帅旗之下,对战况一目了然,他如何不知败局已定,无力回天。就算要突围,也不是这个时候。身后的骑兵正冲杀而来,一旦突围,军心大变,军阵大乱,就只能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“挡住对方的骑兵冲锋,懈滞骑兵速度!”

    副将闻言,恍然大悟,连忙调兵拦截向骑兵。

    生死危机,顾不得损失,就算用人命去填,也要把敌军骑兵拦住。骑兵失去了速度,就是马上的步兵,甚至还不如步兵呢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中军帅旗之下,看着数十名精兵挡不住一人冲杀,宋迎详眼中射出暴怒的寒光。在他身后,一名身着文士服的剑客,以及浑身被铁甲包裹的护卫,看着如入无人之境的陈铮,手脚冰冷,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剑客文士人忽然一挥手,一道匹练般的剑气斩出。

    黑影一闪,陈铮已经冲到宋迎详不足三丈之外,旁边数十名士兵包围而来。

    “宋迎详!”

    被数十名士兵包围,陈铮视而不见,眼中闪过完一道血光,紧紧盯向宋迎详,一股杀气锁定了对方。

    血红的目光扫过宋迎详身边二人,冷哼一声:“两名后天九层的高手,你以为他们能护得了你的安全?”

    宋迎详打量着眼前的青年,眼中露出骇然之色,以他后天九天的修为,竟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浓烈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是半步先天?”

    宋迎详失声惊叫,把身边的两人也吓的浑身一颤,不可思议的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陈小儿怎么可能是半步先天?”

    陈铮继承了渔阳候之后,深居浅出,没有清楚他的修为如何。当年渔候府被灭门,青云宗贾臻调派贾氏武者追杀陈铮,对方的修为只有后天三层,若非候府老管家拼死护卫,早就尸骨无存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在三年内,由后天三层晋升到半步先天,就算当世十大宗门的顶级天才,也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渔阳候与田氏开战的底气吗?”

    散人武者的修为提升有多难,宋迎详比谁都清楚。能在三年把修为提升至半步先天,身后必然有着一股庞大的势力在支持。

    除了十大宗门与魔道八派,宋迎详想不到有哪个势力会有这般改天换地的手段。

    宋迎详明白,自己这一次凶多吉少了。被一位半步先天盯上,他已经有了死的觉悟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宋迎详爆喝一声,一柄阔剑狠狠斩落下来,带着雷霆一般气势斩向陈铮。与此同时,他身边两名高手也都腾空而起,向着陈铮扑杀而去。

    三名后天九层的高手围攻一名后天十层,并非没有取胜的可能。

    同为半步先天,后天十层与后天十一层的差距不可以里道之,犹如云泥之别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后天十层还处于后天真气向先天转变的过程,而后天十一层已是彻底转化了先天真气,明悟武道之路,铸造道基,底蕴深厚者,几乎能与先天一二层的高手争锋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,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陈铮佩服对方的勇气,却杀心不改,泣血刀猛地向前一斩,人与刀合,化作一道赤光撞入盔甲武者的怀里。

    滋啦!

    血光迸溅,切豆腐般,泣血刀刺破对方的盔甲,在他胸前留下一道倾斜深邃的伤口,骤然之间,刀锋下切,直拉向小腹,盔甲武者被开膛剖肚,鲜血狂涌。

    “宋武!”

    宋迎详一声咆哮,疯狂挥舞着阔剑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文士装的剑客看见此幕,却是叹息一声道:“以卵击石,孰为不智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身体猛地向后退,避过了陈铮的刀光,到了宋迎详的身后,猛地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一剑太突然,谁都没有预料到,宋迎详看着胸口透出的半截剑尖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,反手一掌拍向文士装剑客。

    此人如轻盈的燕子一般,弃剑后退,身形横移,与宋迎详拉开数丈距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宋迎详双眼冲血,形如厉鬼,嘶吼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欠了白世镜那厮一条性命,不得不偿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宋迎详口中喷出一股血沫,双眼怒瞪,扑嗵一声倒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