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个没良心的,亏的奴家为你担惊受怕,人都瘦了两圈哩!”

    这女子正是魏笑笑,一副幽怨的样子盯着陈铮,不明所以者,还以为陈铮是个负心汉呢。(书屋 shu05.com)看到陈铮不为所动,魏笑笑猛地扑过去,声音娇憨道:“郎君来摸摸,奴家真的瘦哩!”

    “妖女休得放肆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顿时一沉,罩了一层寒霜般,阴狠地瞪着魏笑笑,右手按在刀柄之上。妖女若敢再上前一步,陈铮不介意拔刀相向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魏笑笑脸色一变,身体猛地一滞,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后天十层?”

    一道阴暗的气息飞掠而至,秦珂琴被一层煞气包围,周身的空气都为之扭曲,目光闪烁不定,打量着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双手抱拳,冲着秦珂琴拱了拱,道:“师姐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珂琴娇哼一声,很没好气道:“才几天不见,当然别来无恙,你很希望我出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”陈铮连忙摆手,对秦珂琴再次作揖,道:“多谢师姐援手之德!”

    “我也救你哩,为什么不向我道谢?”魏笑笑突然很不满意的叫道。

    魏笑笑是个很让他头疼的人物,此女前来助拳,绝不是因为两人的交情深厚,其必有所求。

    陈铮打定了主意,不管魏妖女如何的在他面前作妖,先凉她一段时间。现在,最要紧的是围杀田氏在七墩梁的士兵,不能放走一个,免的走漏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传令,围杀敌兵,不能放走一人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身边十名血衣卫只余一人完好无损,听到陈铮命令,此人连忙应命,前去传令。

    看着飞掠而走的血衣卫,陈铮眼中露出一丝异光,刚才被几十名敌卒围攻,竟然还活崩乱跳,其他不论,只是保命的功夫便让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武道之路,不怕资质高,就怕命不硬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可造之才,陈铮心中暗暗记下此人,扭头看向正与赵括苍激战的先天化境,此刻已是险象环生。尤其在卓未央出现后,陈铮便确定,此人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高大权领命前去传令,不等他走到半山腰,山下就传来了喊杀声。

    陈铮就在山顶,对于山下一目了然,正是他表现的大好时机。若能得了陈铮看重,飞黄腾达,平步青云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高大权速度陡然加快在分,迎头杀向山下,手中血刀挥斩劈砍,一路凿穿了田氏士兵的队列,到达山脚。

    “候爷有令,不能放走一人!”

    一方是损失过半,士气低落,只想逃命的败军,一方是养精蓄锐,发起雷霆一击的强军,胜败之局已定。

    “胜败已定,马上返回军营,乘势攻城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,想到德县的三千精锐,若能一战全歼,对田氏绝对是一记重创。此念一生,陈铮瞬间朝山下飞掠而去,在白骨阴风诀的催动下,鬼影无踪如其名,动若如鬼,行若无影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铮突破了后天十层,晋升半步先天,体内真气向先天转化,施展鬼影无踪,越发让人捉摸不透。秦珂琴与魏笑笑还没有反应过来,陈铮已飞掠过被包围在山脚的敌军,跨上一匹战马,迅速向德县方向邹弛而去。

    “郎君莫走,等等奴家!”

    “哼,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,去他军营!”

    秦珂琴冷哼一声,突然从原地消失,再现身时已至十几丈外。魏笑笑表情猛地的一怔,肩膀粉红彩带瞬间窜向天空,挟裹着她冲向山下。

    快马加鞭,不惜马力之下,四十里的路程最多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向着营帐冲弛而来,营寨前的巡逻正要拦截,看到是陈铮后,马上竖立一旁,让开了大路。

    跨过营门,陈铮忽然飞身而起,座下战马倒地不起,口吐白沫。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,向着中军大帐窜去。

    “把这匹马抬回马厩,好生照看!”

    把守营门的军官招呼着手下士兵,把晕倒的战马挪开营门,向着马厩抬去。

    一道阴柔的风吹起了帐篷的门帘,从外面窜进一人。

    帅账中的单信,正坐立不安,担忧着呢,突然察觉到一道劲力,刚要喝斥,话到嘴边被他强行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候爷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,单信眼中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“聚将!”

    此言出口,单信便知道了结果,兴奋地的冲出帅账,亲自擂鼓聚将。

    半柱香不到,诸将聚集于帅账之中,全都是副千户以上的军官。看到陈铮端坐主位,立即躬身行礼,口呼:“末将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都免礼吧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直接说道:“攻城时机已到,故招集尔等议事。半个时辰之内集结兵力,辎重兵看守大营外,大军齐出营寨,一举攻破德县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陈铮麾下诸将齐声应命,一个个露出兴奋之色。龟缩在军营之中,实在把人憋坏了。陈铮的命令来的太突兀,他们心中奇怪,但却忍着没问。自家候爷说时机到了,那就说明这一战一定能攻下德县。

    只有新近投降的四县豪族与士绅们闻言,脸色齐齐一变,更有甚者直接出列,向陈铮劝阻道:“兵战凶危,候爷万万不可仓促出兵,德县城高墙厚,五千军守卫,其中三千精锐。一旦仓促攻城,必定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候爷还请三思!如今未时过半,昼短夜长,至多两个时辰天就彻底黑了。从聚兵,到在德县城下排兵布阵,至少要消耗一个时辰,只剩下一个时辰的攻城时间,如何能攻城德且坚城!”

    这些人的分析头头是道,乍一听后极有道理,把帐中许多将领都说动了。只是看到单信一动不动,这些人也便按捺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,尔等勿劝。半个时辰之内聚兵出营,延时者严惩不怠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猛地的一沉,令帅帐的气氛陡然凝重无比,众人心中一惊,连忙躬身应道:“遵令!”

    诸将退帐,各自集结兵力,陈铮起身对单信说道:“此次攻城,宋迎详必定弃城而走,我带两千精锐,以及所有渔阳卫前去堵截,给你留一千精锐做为督战队,能否在天黑之前攻下德县?”

    单信忽然皱起了眉头:“让四县的豪族士绅攻城,会不会引起这些人的逆反之心?”

    陈铮大手一挥,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勿需担心,我军一旦攻城,宋迎详必定弃城,就算有抵抗,也只是德县本城之兵。宋迎详的三千精兵可不舍得折损在德县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宋迎详若无意死守,末将一定在天黑前为候爷破了德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