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未央善使掌法,原来他的掌法古朴浑雄,威力宏大,走的是以拙破巧,以力破技之路。重修葵阳心法,真气以阳还阴,刚猛浑雄的掌法也大变模样,七分阴柔,三分阳刚,好似一条潜伏在草丛中的毒蛇,阴狠毒辣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此人中了他一记掌力,已是穷途未路,卓未央瞬间收了三分力气,以防这人狗急跳墙,与他缠斗起来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山顶之上,陈铮身围汇聚的阴气越来越多,最终把包围起来。阴气随着陈铮一呼一吸间,好似活物一样,收缩起伏。

    依旧沉浸于心海之中,感受着白玉门上溢出的韵律,灵光绽放,门之后悬空而立一尊神魔。这神魔独首三面,口鼻眼分别长在一张面孔中,正是白骨神君的形象。

    只是这形象如今略有变化,外貌被一层灰白的雾气遮蔽了,模糊不清。再细看去,竟是全由灰白的雾气构成,雾气荡漾,令的这尊神魔的面孔也不断扭曲变形,虚实变幻。

    神尊面孔幻化不定,但身形却清晰无比,虽然也渐渐雾化,但还能看的清森,竟与陈铮的身形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一道灵光落入神魔身上,形成一道束缚,令的雾气凝聚,不得扩散,勉强维持了神魔形体没有溃散。

    随着这尊神魔的形象完全的,没有丝毫的疏漏的呈现在陈铮心间,白玉门忽然震动起来,一丝精神分离,融入神魔之中。

    心海动荡,白玉门绽放千百万的毫光,彻底照亮了他的心海虚空。冥冥之中,陈铮的精神与天地相合,精神与一道浩大,高妙,不可言语的气机相连通。

    这道气机精纯唯一,包含万象,万物,万类。

    地气沉降,坠入地底九幽之下,不可知之地;清气上浮,升至九天高穹之上,不可测之境。一降,一升,上浊一清,于冥冥之中,相互交融,诞生出一道浩大,高妙的气息。

    地气无穷无尽,清气绵绵不绝,也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岁月,天地沧桑变化,交融而诞生的浩大高妙之气,不断积累,形成一道不可见,不可闻的气流。

    这气流与万象,万物,万类相融,沉降于地面成地脉;升于九天之上变罡风。地脉之气与九天罡风因缘汇聚,则衍变为玄妙之气。

    这气游离于天地之间,稀薄之极,极难吸收。往往花费极大的工夫,耗尽了心神,也只能吸收一丝一缕。

    陈铮的心神与天地相合,臻入天人合一之境,感受到此气,心中顿生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脉之气!”

    天脉之气高妙不可以言语形容,精纯唯一,不与世浑浊。就好像一位高尚雅洁的隐士,不染世俗之气,不沾红尘之气。

    却又如一张白纸,纯净到了极端,不堪污染。被陈铮吸入体内,瞬间就被白骨真气同化,不复其质。白骨真气吸收了这一缕气息,生出妙不可言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天脉之气!”

    随着第一缕天脉之气入体,陈铮的白骨真气发生了变化,由后天向先天转变。每吸收一缕天脉之气,真气就转化一丝先天本质。

    阴气如雾,渗入体内,白骨真气变的越发阴森妖邪。

    一缕天脉之气入体,陈铮终于明悟了天脉的本质。

    所谓天脉者,只是一个统称。

    沾染了人道之气,依附于周天山川河流之上,就是龙脉;沾染了地煞之气,依附于洞天祖脉之上,就是阴煞天脉;同理,沾染了黄泉气息,依附于黄泉河上,就变成了黄泉天脉。

    而游离于天地之间的天脉之气,却是一种无属性的高妙之气,可与万象,万物,万类相融。

    武者打通任督二脉,天人合一,感应到天脉之气,纳入体内与真气相融,就可借天脉之气由后天返先天,化为先天真气。

    等到明悟武道,确立根基,铸就武道之基后,就可选择与自身属性相符的天脉之气,融炼入己身,晋升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至此,陈铮对于半步先天的修行之路,彻底明悟在心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感悟着体内白骨真气由后天向先天转变的过程中,突然一道恶意扑来。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十名血衣卫已殒其六,剩余四人,三人重伤已至濒死之境,只余一人还有可战之力。看到敌人扑向陈铮,脸色大变,一声惊叫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抹赤光闪烁,陈铮身体微微向后一倾,重新站稳。袭杀他的敌人,却被他一刀劈退。

    此人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骇然望向陈铮。

    他已至穷途末路,被对方援兵杀的险向环生,没有招架之力,顿时心生绝望。看到陈铮一直站立着,一动不动,心中一动,扑杀而来。

    若能抓了陈铮,便可令对方投鼠忌器,甚至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事实出乎他的预料之外。不仅没有抓了陈铮,反而被一刀劈退。

    阴森,冰寒,妖邪,一切能形容的词语涌现,陈铮的真气借着一劈之力,直接侵入他的体内,让他浑身为之一寒,气血冰结,四肢僵直。

    阴森的真气在体内不断肆虐,所过之处,骨肉销毁,气血残败。

    “好恶毒的真气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惊叫出声,话说一半,陈铮身形猛地消失,化作一道影子,向他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,等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扑来,这人不惊反喜,一拳捣出,迎向陈铮斩来的刀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锋所过,一道血浪涌现,杀气掠过此人眉尖,陈铮身形连幻,十几道影子交错纵横。泣血刀之上,血焰腾升,杀气凝如实质,与刀芒合二为一,斩入对方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发出一声惨叫,双手捂住喉咙,双目突起,看向陈铮的目光透着不可思议,以及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“郎君,奴家救了你,要怎样报答人家呢?”

    一道粉红影子从空中掠过,落在了陈铮的面前。竟是一位含羞带怯的娇俏女子,眼中波光粼粼,欢喜的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陈铮还刀归鞘,收敛周身气息,眉头一皱,露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。目中血光一闪而逝,不由后退四五步,满是戒备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