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门猛然摇晃起来,一道灵光凝为实质,散发着阴森恐怖的锋芒,汇聚了天地间至阴至邪之气,与幽冥之中最恶,最厉,最怨的气息融合,化作一口魔刀,斩向白骨路上的巨魔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刀光斩出,虚空破碎,如天罚降临,血海滔滔,灰白雾荡漾着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一声怒吼响起,震动了陈铮的心神。

    巨魔被斩杀,一身精华被掠夺,混合了灰白的雾气,至阴至邪的刀势,被灵光融炼,形成一座魔神之象,悬空而立于白玉门之后,镇压着白玉门后的世界。

    沉侵于体内的变化,陈铮对外界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四大半步先天见陈铮一动不动,好像被吓傻了,激动地浑身发颤,体内凭空再增三分力气,神情绝决,眼中透着滔天的杀机,轰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就在四大半步先天的攻击降临到陈铮身上的一刻,陈铮依然沉侵于心海之中,感受着白玉门之中的玄妙变化。

    巨魔被斩,化作一道气机被灵光融炼,形成一尊神魔之像,悬立于白玉门后,与白玉门气息呼应,共同镇压着陈铮的心海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玄奥莫测的气息从白玉门中透出,这气息阴森冰寒,至阴至邪,勾通了潜藏在陈铮体内的魔性,发生剧烈的变化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突然,天空被一片红粉遮蔽,氤氲瘴气弥漫于天地之间,让人心中一荡,气机不稳。红粉的瘴气形成一道薄纱,笼罩向四位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“妖女,你敢与田氏为敌?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被轰杀前一刻,一道粉红瘴气罩住了四位半步先天高手。这瘴气极为恶毒,带着强烈的致幻作用,让人气机不稳,心神迷乱,眼前桃花朵朵开,乱欲迷心。

    必杀一击,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“咯咯,田氏好大的威风,吓的奴家小心肝扑嗵扑嗵直跳哩!”

    来人一袭红纱,罩不住纱衣之下晶莹玉泽般的肌肤。数九寒冬,普通人稍微待的久了,手脚就会冻的失去了知觉。这一位娇滴滴的女子,二九年华,身体娇弱,竟然暴露在冰风酷寒之中,丝毫没有察觉到一点寒意。

    这女子看着发怒的持剑男子,一手捂在胸脯上面,另一手掩口俏笑,眼中波光流转,说不出的灵动。肩后一条粉底七彩的绸带随风舞动着,衬托着她如九天神女临凡。

    “妖女找死!”

    这名手持长剑的半步先天,看着面前妖女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,“咯咯”笑声中,透着无尽的迷乱之意,引的他心浮气燥。莫名之间,一股狂乱涌现,转身杀妖女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眼神,吓死奴家了!”

    妖女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好像真被吓呆了,瑟瑟发抖,就连肩后的粉色彩带都软软的坠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滋!剑光凌厉,如秋水流逝,眨眼间就到了妖女身前。森森锋芒之气爆裂,就要让这妖女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千钧万发之际,妖女身后的粉红彩带忽然从腋下穿过,缠向此人,捆住他的腰身,直接摔向另一名同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黑影袭来,手持刀长的半步先天大吃一惊,举刀斩向黑影。

    “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大喝传来,已经晚了一步。妖女彩带上散发的致幻气息迷乱了他的心神,刀光斩下,一团血雾喷起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一声惨叫声,把他惊醒,只见持剑的同伴被他拦腰斩为两断,上半身摔在地上,挣扎扭曲着,地面上留下一道道血迹。

    “妖女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同伴的惨状,让他目眦欲裂,哪里不明白自己刚才被对方迷乱了心神,误杀好友。

    滋

    刀尖迸射一寸寒芒,飞身冲妖女扑杀过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此人与妖女拼命之际,一道劲力爆炸,半空中两道身影交错,其中一道幻化不定,另一道发出一声闷哼,从空中跌落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烟尘溅起,一股血箭喷起三尺高,而后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瞬间,两名同伴惨死,剩下的两名半步先天眼中充血,疯狂的扩向敌人,以命搏命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正与赵括苍激战的两大先天化境见状,脸色大变,惊呼一声向山下逃窜。

    “逃的掉吗?”

    援兵已至,瞬间斩杀田氏两名半步先天,赵括苍精神大振,忽然从原地消失,瞬移般把一名先天化境拦下来,剑如游丝,把他圈在中间。

    滋滋的剑气割裂了空气,在此人身上留下七八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滚回去!”

    另一名先天化境刚到山脚下,猛然一道黑影窜出,呼啸而至的掌劲,带着一股炙热的气流向他涌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这人反应也快,怪叫一声,身体于半空中顿了一顿,凭空而升,翻个跟斗,躲过了对方的偷袭。

    “好轻功,可惜一样要死!”

    这位埋伏在山脚下的高手不是别人,正是卓未央。他比陈铮晚出营寨半个时辰,在陈铮离营后,故意露面巡视了一遍营寨,让营中细作看到,而后悄然潜出军营,向着七墩梁急弛而来。

    等他到来时,正好看到陈铮被四大半步先天围杀,陷入绝境之中,本要弛援时,一道粉红匹练突现,救陈铮于危难之间。

    援兵已至,卓未央乘势收敛了气息,隐身于山脚之下以截杀山上的逃敌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田氏两名先天化境看到己方两大高手瞬间毙命,便知事不可违,二话不说就向山下逃窜。

    重铸根基后,卓未央的真气纯之又纯,葵阳心法脱胎于阴阳造化功,截其葵阳还阴之意,又融入血神经部分奥意,葵阳心经大成,借此突破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蕴含葵阳真气的掌劲,外表炙热,刚猛无匹,实则全是假象。这门功法外刚内柔,外阳内阴,真气以阳还阴,化作一道阴火,最是恶毒之极。

    卓未央的掌劲蕴含的炙热之气袭卷向对方,二人的掌力互撞,霎时间一道阴火透入对方体内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阴火专焚气血,刚入体内,这人脸色猛地大变,露出骇然之色,眼中寒光闪烁,就要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真气运转到极限,想要扑灭体内的阴火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就在他心生退意,卓未央又一掌拍来,封锁了他的退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