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四位半步先天的扑杀,陈铮不敢有丝毫怠慢,腰间一缕赤色飞出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泣血刀朝身前划下,刀光垂落,形成一层刀网。手腕抖动间,身体向后飞退,移形换位,十几道影子飞掠而起,虚实难辩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殷红的刀光斩向扑杀过来的四大半步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四大半步厉喝一声,把陈铮前后左右围困在中间,刀剑掌拳,劲力纠缠着,卷起一道庞大的旋风,淹没了陈铮的身形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暴射,好似两只散发着赤光的灯笼,照遍九天九幽。白骨阴风诀运转到极限,真气在经脉中呼啸,气血沸腾,劲力贯通血肉筋骨。

    以身体为中心,十几丈之内,风云动荡,一片灰蒙蒙的阴云笼罩在他的头顶。阴气呼啸往来,环绕在他的周围,地面凝结了一层冰霜,阴森冰寒,就连呼出的气都被冻结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刀光腾空,化作游龙,冲向盖压而下的磅礴气劲。

    凭空一道雷霆炸响,劲风呼啸,就像是十级的狂风,把地面平空刮平一寸,露出土黄色的土壤。双方交手为中心,劲力肆虐,生机绝灭。

    陈铮双脸扭曲,狰狞可怕,口鼻耳中不断溢出鲜血,整个从形如厉鬼,双眼中血光盈盈。双膝弯曲,好似被一座泰山压着,双脚陷入地面一寸,驼腰弓背,嘴里不断往外咳着鲜血,溅在他的身上,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四大先天半步也不好受,陈铮的修为只有九层巅峰,但他的白骨真气凝纯聚炼,丝毫半步先天凝聚的先天真气,甚至尤有过之。

    尤其刀上蕴含着力量极其庞大,直接撞碎了四人劲力。劲力相撞,巨大的反震力,让四人倒飞而起。

    “该死,谁说的渔阳候的修为不足一提?”

    一名半步先天挥手一掌覆灭了袭卷而来的旋风,灰头灰脸,露出吃人一目光,大声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四位后天十层的高手全力一击,对方只是伤而不死,虽然不断咳着血,但看其样子,依然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这般战力,不比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人差了,甚至还稍有胜出。虽然不想承认,但不得不说,单打独斗,陈铮已经威胁到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这么多,他战力再强,终究是后天九层,合我等四人之力,绝对有死无生。”一位半步先天厉声喝道,手中长剑猛地抖出数朵剑花,长剑横指陈铮。

    “今日必杀此子,若让他逃过这一劫,就该咱们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四人都是身经百战,半步先天的修为,眼识之广,哪里看不出陈铮的潜力巨大。后天九层修为就能碍抗四名半步先天合力一击,再给他成长机会,突破了后天十层,除非有先天高手出手,否则谁能是他的敌手。

    彼之英雄,我之仇寇。

    陈铮表现的越妖孽,四人的杀意就越盛。双方已然开战,就是不死不体,陈铮若不死,就该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道剑光冲霄,杀气滔天。半步先天发威,搅动了天地之气,云气翻滚,剑势逼人,锋芒之气相隔数丈远,都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剑势威压而下,就连泥土枯石草木都透出一丝锋芒,剑光所过,天地化为剑之世界。

    其余三名半步先天见状,不约而同使出最强招式,狂声大吼,向着陈铮轰杀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,天地为之变色,风云激荡。剑光,刀芒,掌劲,拳意烙印于天空之中。不远处正与田氏二名先天化境交战的赵括苍面色猛然大变。

    如今威猛无滔的攻击,就连他也要暂避锋芒,何况后天九层修为的陈铮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体内先天真气汹涌,长剑迸发三就长的剑芒,剑气纵横,形成一片滔天骇浪扑向面前的两名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“候爷快退,不可力敌!”

    赵括苍一剑惊退敌手,身如鹏雕扶摇而起,扑杀向四名半步先天,欲救陈铮于危境之中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两名先天高手怒吼一声,不顾自身安危,运足功力,杀往赵括苍,把他截在半途,令他不得救援陈铮。

    这二人不是傻子,一旦被赵括苍救走了陈铮,他们这一番努力就做了无用功。今日的目标就是击杀陈铮,只要陈铮一死,田氏面临的危机瞬间消失。便是因此受了伤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两名先天化境的修为不如赵括苍,只有先天三层而已,但赵括苍想要摆脱这二人的拦截,去救援陈铮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先天九层,除非跨过五层关卡,凝气成罡,不然差距不大。

    此刻,四大半步先天使出最强一击,劲力呼啸间,飞沙走石,就连陈铮头顶笼罩的阴云都被击散。

    剑势锋芒迫杀而至,好像无数的小刀子在身上切割,在陈铮的衣甲上留下一道道刮痕。

    刀芒纯粹,无坚不催,犹如神魔凌空一击,要把脚下的小山丘劈碎了一般。刀锋所过之处,空气为之凝固,时空被冻结。

    沛然难敌的气势,向陈铮压下来,令他脸色凝重,额头渗出一层汗液。

    拳意隔空轰击,一道拳印烙在天空之中,凝聚天地之气,久久不散;掌劲如惊滔骇浪,带着呼啸声,排山倒海。

    倾天之祸就在眼前,这一击无论如何都是接不住的。四周空间被封锁,鬼影无踪失去了用武之地,陈铮退无可退之地,只剩下拼命一途。

    他就算再有自信,面对四大半步先天的最强一击,也要被轰杀成渣。

    几乎到了必死之境,没有任何生机。

    绝死之境,陈铮双目中忽然爆射出殷红的血光,阴气汇聚在他的周围,凝结成一片灰蒙蒙的云层,一道虚影显现,立于云上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没有害怕,神色从容,就连泣血刀也变的扑实无华。好像自知必死,彻底放弃了抵抗,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。

    四大半先天的强杀一击,陈铮视而不见,体内白骨真气运转,心如明镜,内外通透。心海之中,白玉门不断震荡着,灵光绽放,周身三尺之内,事无俱细,皆映入心中。

    白玉门之内,一条白骨路通往遥不可知之地,白骨路两边,血海滔滔,上空弥漫着一层灰色雾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之间,血滔涌起万丈巨浪,灰雾卷动,白骨路剧烈震动起来。好似远古巨魔从时光之中走出,踏着白骨路重返人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