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迎详目中射出一道寒光,急声问道:“贼首为何离营,身边有多少人跟着?”

    “启禀卫帅,据细作传信,贼军攻破无方,准备绕开德县,从怀化县方向直奔府城。贼首离营探察地形以及行军路线,身边只有一名先天化境,十名血衣卫。”

    “卫帅,机不可失,咱们马上调集高手,围杀陈贼,绝不能让其活着回营!”

    突然一人起身叫道,其他从闻言,眼睛猛地一亮,齐齐应和。

    宋迎详皱起了眉头,闭口不言,也不知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“让细作再探,贼军营寨之中留有哪些高手?”

    宋迎详行事谨慎,若没有七八成的把握,绝不会冲动冒险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“卫帅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他下首的一位先天化境正要开口,被宋迎详阻止。

    “二位前辈误急,等探明敌军营中留有多少高手,咱们再决定不迟!”

    此人闻言,点了点头,他明白宋迎详意思,怕中了对方的诡计。

    田氏三百年底蕴,陈铮虽占了四县,但依然有许多心向田氏之心。各县的豪族士绅安插在军中细作,暗中不断的为田氏一方输送情报,探察军情。

    陈铮麾下有多少高手,修为如何,早在陈铮未至德县前就被送到宋迎详的案头。

    “二位前辈先回房中养精蓄锐,一是探明陈贼虚实,我等便行雷霆一击,一举擒杀了陈贼,击溃渔阳军!”

    送走二位先天化境,宋迎详马上发布军令:“调集二十名精锐弓弩兵,五十兵刀兵,随时待命。留下一千精兵守城,余者全部集结军营,城外信号传来,全军出击,杀往贼营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今天是初三,出门省亲的好日子。天公作美,晴空无风,太阳普照,金灿灿的阳光照着大地一片温暖。

    无论是出门省亲,还是出城效游,都是极佳的日子。

    清晨,陈铮正在享用早食,仇飞闯入他的帐中,兴奋地说道:“候爷,秦小姐着人传来消息,她已经派人潜入德县,准备刺杀宋迎详以及两名先天高手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异色。自上次相会,秦珂琴一直没有动静,他都以为对方爽约了呢。没想到,关键时刻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行刺先天化境,只能是先天,看来秦珂琴手下的实力不弱。马上给秦珂琴传信,让他调集高手前往怀化县八十里外的七墩梁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仇飞应声领命。

    “伏兵是否到位?”

    “昨夜五更,两百弓弩兵,一百血衣血,三百刀枪兵出营,已达七墩梁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卓先生坐镇营寨,半个时辰后出发!”

    陈铮出营,只带了赵括苍以及十名血衣卫,快马急弛,向着怀化县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怀化县是个普通的县城,比不得德县作为化德府的屏障,在陈铮兵临德县,占领四县的情况下,田氏也没有派兵驻扎。

    甚至有意把怀化县当作诱饵,诱使陈铮引兵攻击。而德县之兵就可借机抄了断了陈铮的粮道,抄其后路。

    德县难攻,陈铮绕怀化县而奔化德府,若能一战而下,德县不足为惧。所以,陈铮借口绕道,并亲自前往怀化方向探察,合情合理。再加上军中故布疑阵,宋迎详果真上当了。

    七墩梁距离怀化县八十里,位于德县东北方不到四十里。是一座两百多米的小山,山阴后是一片洼地。

    到了冬天,这片洼地被冰面覆盖,洼地周边是一片丛林。如今光秃秃的,地面上全是枯枝败叶,站在七墩梁上,一眼就能看穿整片丛林,里面里是藏不了人的。

    只有七墩梁西北方向,地势偏陡,若有伏兵,只能藏在这里。但位置太明显了,派个人稍一探察,就彻底暴露了。

    四十里地,快马加鞭,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七墩梁。马匹扔在山下,在赵括苍的陪同下,陈铮徒步登上山顶,身后跟着十名血衣卫。

    暖阳照耀之下,站在山顶之上,周围十几里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环顾四方,陈铮吐出一口白气,扭头对着赵括苍笑道:“若非兵战凶危,倒是个踏春的好地方。可惜,今日却要化作一片乱葬岗了!”

    赵括苍面无表情,没看出这里有什么好的,撇了撇嘴,道:“不过是座野山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谁有闲心会来这时踏春。”

    二人站在七墩梁上,指点江山,言笑晏晏,不明者见之,真以为是在踏春效游呢!

    十名血衣卫散布周围,隐隐把陈铮与赵括苍护在中间,警惕地观望着四周一切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赵括苍灵觉非凡,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朝着山下看去。

    突然,从山下窜出一片黑影,数十名精兵从山下围攻而上,片刻之间,已到了几十米外。。

    这些人藏的隐密,把陈铮吓的一跳,他上山时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“保护候爷!”

    看到敌兵围杀而来,血衣卫大惊失色,瞬间把陈铮围在中间,血刀出鞘,神情凝重的面对着越来越近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陈贼!”

    宋迎详坐镇德县,领军者是两名先天化境的高手,身后跟着四名半步先天、看到山顶站着的果然是陈铮,两名先天化境惊喜过望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训练有素的弓弩兵于一瞬间张弓搭箭,数十支箭矢穿破了空气,向着陈铮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黑压压的一片箭雨把整座山头覆盖,血衣卫狂声嘶吼着,血刀结成一堵刀墙,把陈铮护卫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举刀,保护候爷!”

    “快发信号,招集援兵!”

    血衣卫厉声呼叫着,一道明亮的橘色烟火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对方发出求援信号,迅速围杀陈贼!”

    两名先天化境身先士卒,率先扑向山顶,向陈铮杀来。

    “停止射箭,都给我围上去,斩杀陈贼!”

    看着敌兵围杀而来,十名血衣卫结成战阵,一声大喝:“杀!”

    刀光滚动,血衣卫冲入敌兵之中。

    “贼子敢尔!”

    看着两名先天化境扑向陈铮,赵括苍腾身而起,拦在陈铮身前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团剑光飞射而出,笼罩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陈贼去死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身边的高手被己方两大先天高手牵制,四名半步先天大吼一声,迅速向陈铮扑杀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