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破四座县城,在陈铮的军威逼迫之下,四县的豪族士绅出钱出粮出兵。

    一夜休整,初二中午时,一万大军屯兵德县十里之外,安营扎寨,埋锅造饭。无论是陈铮,还是单信,都没打算马上攻城,甚至今日都不会攻城。

    德县不比其他四县,乃是化德府之门户,城高墙厚,渔阳县与之相比,都稍有不如。随着四城陷落,消息已经无法封锁,早已被德县探知。

    面对严阵以待的德县守军,再想轻易破城,已不可能了。而且,潜入德县的血衣卫传出消息,田氏的援军在早上进驻城里。由田氏之婿宋迎详为将,三千训练有素的精兵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之中,陈铮招集单信等将商议攻城之事。

    “德县城高池深,除了硬攻之外,别有他法。要做好伤亡惨重的心理准备,血衣卫要严密监视各城的豪族士绅,以免对方反戈一击。”

    陈铮坐在帅位之上,揉着眉心,一脸的疲态。他也是第一次参与这种大规模的战事,复杂程度超乎他的想像,各种烦心事,让他疲于应付。尤其是攻破四城后,与各大豪族士绅的勾通,让他伤透了脑筋。

    无论行军打仗,还是与人周旋勾通,都非陈铮长处。此刻,他无比怀念白世镜,若有他在,这些事就不用自己操心了。

    厌烦的时候,他甚至想过要把沈玉调到前线来了。好在,他还存在一丝理智,知道后方不能没人,除了沈玉,他麾下根本没有人能为他稳固后方。

    忽然,一位血衣卫冲进帅账之,悄悄在仇飞耳边嘀咕几句,而后退出帅账。

    仇飞初听后,脸色大变,起身向陈铮拱手说道:“候爷,血衣卫来报,田氏派了两名先天化境高手坐镇德县,随行还有五位半步先天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冷气,田氏隐藏的好深,三合县被斩一位先天,三名半步先天。白马县更有一名先天,以及数量不明的半步先天。如今又往德县派了这么多高手,化德府不要了吗?

    “田氏倒底有多少先天化境?”

    就连赵括苍听到后,脸色都变了,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如此实力,比之未衰落前的赵宋都差不多了。要知道,赵宋可是经过一世皇朝的积累,又有太祖传下的绝顶功法,各种资源不缺,在太祖洞天积累三百年,也才不到十多名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而现在,区区一个府城的世家豪族,暴露出来的先天化境就有一掌之数了。

    “秦珂琴是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阴沉如水,此女已答应了他狙杀田氏的高手,怎的还有怎么多的半步先天高手冒出来。

    田氏在种韭菜吗,半步先天一茬一茬地往外冒。

    手指在椅子上不断敲击着,陈铮心中念头飞转,好一会儿后终于开口,道:“未时出兵,对德县进一次试探性攻城,申时收兵。”

    说这到里,目光看到赵括苍与卓未央,叮嘱道:“二位先生隐藏军中,若能诱出一二高手,袭杀之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众人轰然领命!

    午时造饭,未时兵出军营。

    人过一万,无边无际,陈铮留下一千渔阳卫,让左轻候把守营寨,大军向着德县徐徐靠近。

    呜……

    牛角制作的号角,在午后照光的照射下,发出空阔辽远的声音。战马嘶吼,杀气冲霄;。旌旗飞扬,烈烈作响。

    行至德县一里之外,大军重新整队,单信身后,帅旗高举,在司令旗的挥舞下,排兵布阵。

    经过四次攻城战,麾下战兵磨合熟炼,得到令旗信号,军阵变幻,形成一座缺月阵。刀盾兵与弓弩兵前进,骑兵护卫两翼,同样张弓搭箭。明晃晃的马刀挂在腰间,战马两腰侧,一边是箭袋,装满了精钢打造的箭矢;另一边悬挂着一杆马槊,枪头散发着逼人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敌袭,敌袭……”

    德县城墙上,看到城外密密布布的大军,无边无际,早已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铜锣声响杂一片,无数士兵身着铁甲立于箭垛之后,前排刀兵,后排枪兵。擂石滚木,抛石车,全都被推上城墙。

    轰,轰轰……

    城墙上并列着十几口一丈宽的大铁锅,一根火把扔进去,轰然一声爆响,烟气腾空而起,火光冲天,锅里大火雄雄燃烧,里面加了马粪,砒霜,以及各种常见的毒药。

    油锅中,一股股黄的,绿的,红的毒烟冒起来,在城墙的上空形成五颜六色的烟气,色彩斑斓,风吹不散。

    “杀!杀杀!”

    大军徐进,刀枪刀林,杀气冲天霄。呜呜的号角声不断响起,天地间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看到敌军靠近,城墙上突然响起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怒箭如雨,遮蔽了天空,发同一片乌云覆盖而下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箭雨发出骇人的破空声,形成共鸣,使的空气震动,天地好像在震动。

    “止步!举盾!”

    角号声忽然一变,发出一阵短促的鸣声,数百只铁盾被举起,挡在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叮叮铛铛……

    箭矢落在铁盾上,如雨打芭蕉,半数的箭矢折断,半数落在地上,只有很少的部分射中目标,却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数千支箭矢插在地面,东斜西歪,就像一个庞大的刺猬卧伏在地面上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弓弩手抛射!”

    呜呜……呜……

    号角再起响起,数百名弓弩兵张弓拉弦,各种大小弩弓对准了城头,在号角声停熄时,忽然放开了弓弦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地震颤,箭矢如云,带着啸啸破空声扑向城头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不等前面的箭雨覆盖了城头,又一片箭雨腾空而起,向着城墙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举盾,快举盾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竖盾……”

    城头上,十几名守军被射中,从七八丈高的城墙上摔落下来,一声声惨嚎声响起。从天而降的箭矢打翻了油锅,火油流窜,把一段城墙点燃,数十名士兵浑身冒着火,向没头的苍蝇乱窜,一团团火焰从城头上落下。

    “冲撞乱军者,立杀无赦!”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军令之下,惊慌乱跑的士兵被枪兵一个个挑死,扔下城墙。

    这一番箭雨对攻,守城一方被火油烧死的,不慎被箭射死,失足掉落城墙摔死的,足有两三百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