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刀斩杀敌手,陈铮如神魔降世,全身被阴气包围,杀气弥漫,双眼中血光暴射,骇人之极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……

    十几名武者丢掉手中兵刃,被血衣卫一脚踹的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突然,十几道血光闪过,这些丢掉了兵刃,已经投降的武者,被血衣卫瞬间斩杀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指着杀气环身的众多血衣卫,本想喝斥他们几句,见这些人眼中血光浓稠,魔性气息暴露,话到嘴边时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罢了!”

    这些血衣卫已被激起了杀性,心神受到魔性感染,若不能让他们发泄一番,恐怕要走火入魔了。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看着这些血衣卫迅速退出县衙,冷喝一声:“莫离何在?”

    “候爷!”

    看到莫离还算正常,没有被魔性影响了心神,陈铮满意的点点头,叮嘱道:“收束血衣卫,不要让他们做出过激行为,凡闯民居者,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莫离心中猛的一紧,连忙应声而道。

    今夜一过,三合县就是候爷的地盘了,若让血衣卫冲撞了民居,恐怕会激起民众的逆反之心。

    他也是修炼的血神经,自然明白,被魔性侵染了心神时,会做出何等疯狂之事。

    莫离不敢耽搁太久,以免生变,朝着陈铮略一躬身,急步后退,而拍转身掠出县衙,收扰四处的血衣卫。

    陈铮抖动手腕,刀身随之一颤,泣血刀上的血迹被抖落在地。刚收刀归鞘,外面冲进一人,来到陈铮身边,大叫渞这:“启禀候爷,三合县已被彻底拿下。渔阳卫已占领四座城门,单将军来信,向候爷请教,对县内士绅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难题,这些士绅单独一家的实力,微不足道。整个三合县的士绅加起来,也不够血衣卫杀的,但他不能这么简直粗暴的处置。

    “参与守城,与我军交战的士绅多吗?”

    仇飞闻言一顿,面露难色道:“十之八九都参与守城了,渔阳卫战死三百多人,其中一半是在巷战之中被士绅豢养的武者所为。不过现在这些士绅都已放弃抵抗,军中很多人都嚷嚷着要为死去的袍泽报仇呢!”

    “所有投降的士绅都押到县衙里,我自有主张!”

    打不过了就要投降,天下哪有这种好事,但也不能真个全杀了。他要统治整个渔阳郡,甚至是酀州全境,就离不开这个士绅的辅助。可也不能让他们好过了,免得这些人有恃无恐,觉的自己可欺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念头一转,想到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就在仇飞将要离开时,突然一声惨叫传出,一道黑影从衙堂内飞出来。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仇心脸色猛地一变,拦在陈铮身前。眼前忽然一花,陈铮便绕过了他,拔刀斩向飞来的黑影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血光飞溅,黑影发出一声闷哼,摔向地面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陈铮左手成爪,运转鬼爪手,抓向黑影胸膛,爪未及身,伸手往后一抽,一道血泉从对方胸膛中冲出。

    化血功转运之间,血水凝炼,化作一团殷红的晶液。陈铮手指下划,在上面切下一角送到仇飞面前。

    “先天化境高手的精血,可以助你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血神经运转起来,瞬间把这团精血打成一团血雾,从他的毛孔之中渗入体内。仇飞单膝跪地,对着陈铮行一大礼,叫道:“多谢候爷栽培!”

    先天化境的精血,蕴含着磅礴的气血,玄妙之处,不是单纯的精气可以形容。以仇飞的修为,冒然吞噬,恐怕要被引爆了体内的气血,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但被陈铮以化血功精练之后,剃除了血液中的精神烙印,只是一小块,仇飞还可承受的了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卓未央从衙堂里走出,脸色带着苍白之色,对着陈铮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卓先生受伤了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伸手一挥,悬浮于面前的血晶被他推送到卓未央面前。

    卓未央见状,也没有骄情,直接吞噬入腹。一位先天化境的全部气血,足以让他在最短时间内恢复伤势,甚至令修为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恰逢赵括苍走出来,看到卓未央吞噬精血,眼中闪过一道异芒,便走向陈铮。血神经这门功法,他也见识过。

    几名血衣卫托着一人走出衙堂,来到陈铮身边。

    “陈铮,你敢伤我,田家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田二公子哪还有公子哥的气派,头发散乱,满脸的灰尘,身上的天蚕衣也被划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找个地方,好生烤问一番。”

    仇飞吞服了精血,一时之间还不能炼化,平息了体内沸腾的气血,一手提起田二公子,对陈铮说道:“候爷放心,属下一定把他的八辈祖宗都问出来!”

    “陈铮,你敢对我用刑,快放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田二公子剧烈挣扎起来,嘶声嚎叫着,被仇飞强行拖走。

    “陈铮,你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攻破三合县,没想到还有异外收获,抓了田氏二公子,想必能他口中问出不少隐秘的情报,对接下的攻伐会有帮助。

    “卓先生先去疗伤,接下来还有数不清的大战呢!”

    “卓某先告退!”

    攻破三合县,陈铮有的要忙了,卓未央拱了拱手,与赵括苍一同寻个房间,在县衙里暂时竭息,恢复真气。

    从发起攻击,到攻破县衙,前后不到三个小时,卯时过半,天才蒙蒙亮。

    后半夜忽然响起的喊杀声,直到天快亮时,才渐渐平息。三合县的老百姓都不敢出站,幸好是正月初一,家家户户备足了年货,三五天之内,并不缺吃喝。

    闭紧了家门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百姓安心待在家里,省去了陈铮不少的麻烦。正逢初一沐斋,也没有人进城来,三合县被攻破的消息被彻底封锁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陈铮在县衙大摆宴席,邀请三合县的士绅与头面人物,共议善后之举。

    昨夜厮杀的痕迹被清理的一干二净,衙堂内摆了数张卓子,已经坐满了人。虽然进行过清理,但还能隐约闻到一股血腥味。

    人们也没有味口,不时偷瞄向端坐在正前方的陈铮,心中七上八下,不知道陈铮会如何对待他们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正月初一,沐斋之日,本候便备了些素菜清茶。本候以茶代酒,祝各位乡老万事大吉!”

    “候爷万寿无疆!”

    士绅们连忙端起茶杯,齐声高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