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就是陈铮!”

    “本想攻破三合县,没想到还有一条大鱼呢!”

    陈铮也不废话,泣血刀“呛”的一声出鞘,一道血光斩破虚空,冲向田二公子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衙堂之内,顿时数道身影飞掠而起。田三叔手掌一挥,扑击向陈铮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只要斩杀了陈铮,今夜不仅可以反败为胜,还能乘势夺取渔阳县。

    “你的对手是我!”

    赵括苍一剑刺出,剑光缭绕,剑气成丝,束缚向田三叔。他的剑术分明已到了凝气成丝之境,达到剑术之巅峰。一道道剑气,柔如绵丝,缠绕向田三叔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,去死!”

    田三叔双眼中暴出一道寒光,今夜已无法善了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    两大先天化境交战,劲气四溢,离的近的数名田氏武者,直接被劲力冲撞的口喷鲜血,内脏碎裂而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卓未央拦下两名半步先天,以他恢复到了先天二层的修为,两名半步先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不过十余招,就先后毙命。

    而后,看向与陈铮交战的另一名半步先天,见到陈铮一时不落下风,心中略安,运气调息,呼的一掌遥空轰向田三叔。

    卓未央曾经参悟阴阳造化经,破功重修之后,以葵阳心经重塑根基,借助参悟血经神,疏理自身所学,融三大奇功为一炉,重归先天之后,修为更加精纯。

    葵阳真气炙热之中,带着一股阴邪之气,一掌击出,外热内阴,轰向田三叔。

    这一掌威势惊人,与他从前的掌法大为不同,一改古朴浑雄之势,变的诡异无比。掌力未至,阴火先到。

    田三叔正与赵括苍纠缠,面对一位先天五层的高手,田三叔已是攻少守多。满天的剑丝好像蜘蛛结网,把他网罗在中间,不得脱身。这些剑丝看似不堪一击,实则坚韧无比,刀斩不断,斧跺不崩。

    任凭田三叔如何挣扎,依然不能摆脱剑丝的缠困,被杀的遍体冷汗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剑如游丝,寻隙而入,穿过了田三叔的掌影,从他肩膀上一划而过,入肉三分,差点把他肩膀削断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田三叔脸色难看,被吓出一身的冷汗。体内先天真气运转,手如两扇门,谨守门户,一道道劲力布置于周身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背后呼啸的掌力汹涌而至,炙热的气息之中潜藏着一股让他心惊胆颤的危机,还没有轰击到他的身上,田三叔就感觉到体内气血浮动,好似要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"好恶毒的阴火,竟能引动我的气血!”

    田三叔知道厉害,不敢让对方掌力触到身体,不然掌力中蕴含的阴火绝对会引燃他的气血,令气血爆动。

    先天化境的高手,气血、劲力、真气早已混合为一,凝炼一体。一般的攻击想要的撼动一位先天高手的气血,必须要先击溃体内的先天真气。

    卓未央的掌法之中蕴含了他重修而来的葵阳真气,此真气外显阳刚,炙热无比,实则都是假象。阳刚炙热之下,却是阴损如毒的阴火,焚体销骨,沾染上一点,就如跗骨之蛆,再也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阴火最恶毒的还不在于此,而是此火以气血为柴,只要气血不绝,就永不熄灭。

    这一门功法,乃是卓未央参悟阴阳造化功二十年,再借着推衍血神经,窥得一丝阴退阳生,阳极生阴之妙,进而大成。

    与葵阳心经相配合的还有一门阴月剑法,本是赵文奇机缘得来,两者同源阴阳造化经,经卓未央融炼化血刀法,去芜存菁,威力之甚,更在他所施展的掌法之上。

    面对二大先天化境高手夹击,田三叔瞬间落于下风,手忙脚乱,顾头不顾腚。回身一击劈空掌逼退卓未央轰击而来的掌力,一丝阴柔,精纯如钢的气劲由掌心侵入经脉之中,霎那间,化作一团火焰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田三叔脸色猛然一变,急忙调集真气向阴火扑灭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扑不要紧,如火上浇油,阴火“轰”然一声,越发高炽,烧穿了经脉,点燃了气血,并向着骨髓中渗透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田三叔脸色变的苍白,眼中透出骇然之色,这等歹毒的功法,他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剑光闪烁,斩至田三叔跟前时,倏忽间消失,剑光成丝,交织成“井”字,罩向田三叔。

    还没有化解了卓未央侵入体内的葵阳真气,赵括苍的攻击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,你们也别想好过!”

    绝境之中,自知凶多吉少的田三叔,被激起了凶性,彻底不理会体内作乱的阴火,真气聚于双手。呼吸之间,双掌形紫血色,一道炽热的高温气流轰击向赵括苍。

    激战至此,田三叔看出来了,若不能把赵括苍击退,他根本没有生还之机,更不说逃离此地了。

    “困兽之斗而已!”

    卓未央冷哼一声,掌力由刚化柔,葵阳真气逆转,化作一道暗劲,迎向田三叔的炽热掌劲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就像是吹破了一个泡泡,刚猛汹涌,融金化铁的掌力,与卓未央的阴柔掌力双双湮灭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剑光如毒蛇般,忽然窜至身前,在他胸口挑起一道血花,剑气如丝,从伤口处钻进去,直奔田三叔心脉而去。

    锋利无比的剑气,就像一柄刀子在体内游窜,催骨裂筋,一阵剧痛传来,让田三叔脸色为之扭曲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记雄厚的掌力轰在他的后背上,阴火透背而入,把他的衣衫烧成灰烬,在田三叔背上留下一个暗红的掌印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田三叔喷出一股血雾,面色狰狞,根本不管自己的伤势,回身一掌拍向卓未央,以伤换伤,以命搏命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“卓兄小心!”

    赵括苍惊叫一声,眼睁睁看着卓未央被一掌击中胸口,倒飞而起,凌空喷出一股鲜血,噔噔噔,连退七八步才重新站稳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护卫田二公子的几名武者见状,以为有机可乘,猛地窜起,扑杀过来。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

    掌劲如惊滔,几人还未扑到他身前,就被他的劈空掌劲轰的筋断骨裂,阴火焚身,落到地上时,已经气绝身亡。尸体干枯,皮包骨头,体内的气血被阴火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田三叔击伤卓未央,他也不好受,阴火不断焚烧着他的气血,让他的真气有些后继无力。更有一道剑气作乱,让他的体内千疮百孔,成了一团乱麻。明眼人都看的出来,田三叔已成强弩之末,生死就在下一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