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夕之夜,本是阖家团聚,万事如意之时,陈铮却调动三军,发起了战争。

    今夜无风,苍穹繁星,大军行走在官道之上。人无声,马衔枚,如一道黑色巨龙,蜿蜒数里,向着三合县行近。

    刺骨的寒意透过铁甲钻入衣服内,让人手脚冰凉,全身血液都要冻僵了。呼呼顺着粗气,一道道白气从口鼻中喷出。

    前方一道黑影破空而来,拦在大军之前,对着马上的几位将军高声叫道:“前方二十里便是三合县!”

    “守军如何?”

    “守军八百,两百聚于军营。西城门三百,其余城门各一百,另有两百巡逻四门!”

    “联络城内血衣卫,我军攻城时,乘机冲击城门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这名血衣卫转身向着三合城方向飞奔而去,眨眼间就消失在黑幕之中。

    “左将军统领渔阳卫,封锁东南北三门,我再许你三百血衣卫,务必不使一人逃出城外。”

    “遵令,但有一人逃出,末将愿受军法!”

    陈铮掏出兵符,上面写着一个古篆文“渔阳”两字,交到单信手中,沉声道:“此乃本候兵符,交托你手,祝单将挥马到功成!”

    “卯时之前,三合县必破;若不破,末将愿领军法!”

    交接了兵符,单信就是全军主帅,一面单字帅旗高高升起。端坐于马背之上,单信发号司令。大军徐徐而动,行至三合县外十里之外,全军休整,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酉时两刻,军至三合阵五里之外,骑兵护卫两翼,刀盾兵前置,弓兵在兵,枪兵压阵,督战队围扰在帅旗周围。

    三合县的玉泉阁,是全县城最繁华的欢乐窟,适逢除夕,就更加热闹了。血衣卫千户莫离,自从景阳盟一战后,由副千户提拔为千户,被派到三合县中。

    此刻,子时已过,玉泉阁中仍旧有人狂欢,没有入睡。

    一间靠墙角的包厢中,莫离身边围坐着四五人,各个神情肃穆。

    “县衙内,有数位高手,可以确定有半步先天坐镇。候爷攻城在际,一旦这名半步先天潜入军中偷袭,防不胜防。咱们必须想办法把此人调开,并通知候爷!”

    “三合县的兵力已探查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战兵一千,西门三百,三座城门各一百,两百巡视全城,两百驻定军营。但县中豪强士绅也的力量若是动员起来,也有一千以上,纵然我等与候爷里应外合,也很难一举击败啊!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百里皱着眉头说道:“更加关键的是,咱们根本不清楚县衙中倒底有多少高手,是否只有一名半步先天,半步先天以下的高手又有多少。我手下一名潜入县衙,到现在都没有信息传来,恐怕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能被莫离挑选潜进三合县的血衣卫,都是精英,修为至少在后天四层以上,而且精修蛰龙功,收敛了气息之后,就算是半步先天的高手都不易发现。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,整个房间内的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半步先天的高手他们都见识过,简直就是人型凶兽,以一挡百不在话下。尤其独来独往,一旦打游击,造成的伤害,堪比一只千人队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探县衙,以免打草惊蛇。三合县有半步先天坐镇,咱们候府也有,只要把信息送出去,候爷自有决断!”

    “招集城内的血衣卫,候爷发动攻击时,冲击西门。”

    “以防万一,就由高百户亲自出城送信!”

    城内,莫离带着两百血衣卫,已经做好了准备。酉时刚至,他便潜伏于距离西门不远处,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合县之外。

    趁着夜色,单信排兵布阵,大军潜行至西城门外二里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从城门方向急弛而来,到达单信跟前时,马上汇报道:“属下高百城,奉莫千户之令,前来通信,三合县衙有半步先天坐镇,数量不明,半步先天以下高手数量不明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半步先天坐镇,田氏的高手多到没地方使用了吗?”

    单信惊叫出声,马上对身边传令兵叫道:“通知候爷,城内有半步先天坐镇。”

    虽然接了兵符,但这一战太过重要,单信专门安派了几名传令兵,时时向陈铮汇报,请求指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传令兵返回,急声叫道:“候爷已有安派,将军只管攻城!”

    单信得令,心中略安。

    突然,城门方向一道烟火冲天而起,三橙一红,正是约定好的信号。单信精神猛地一振,沉声喝道:“血衣卫已经出信号了,准备攻城!”

    “军令,攻城!”

    “弓兵前列,浇火油,徐步前行!”

    三百弓弩兵结成一兵阵,缓兵向着城门靠近。两翼有骑兵防护,身后刀盾兵随时发起攻击。刀盾兵之后,十几座云梯隐在军阵之中,更有两辆攻城槌,轰击城门。

    莫千户带着两百血衣卫,潜伏到西城门前,等到酉时二刻,放出信号烟火。片刻后,发出一连串极有韵律的叫声。

    瞬间就有十几名黑影飞窜而出,冲向城墙。身影连闪,一道道破空声发出,斩杀了城墙下的守卫,直奔城门。

    “杀到城门口,打开城门,放大军入城!”

    莫离压低了声音,对身边的血衣卫喝道,语气中透出强烈火的兴奋与激动。

    “此战,我必争的头功!”

    陈铮发动伐田之战,一旦功成,必将成为渔阳郡之主,到时论功行赏,若他能得首战头功,必定能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莫离紧了紧手中的血刀,暗运血神经功法,血神真气与经脉中汩汩流运,双目中血光充盈,一道阴森气息从体内溢出。

    城外大军徐徐而进,一刻钟之后,就到了城门之下,相隔五十丈外停下。

    “点火箭,三段抛射,覆盖城墙!”

    城下悉悉索索,大军如黑浪涌动,不断接近城墙,黑压压一片,隐隐泛出一道道寒光,被城墙的士卒发现了异端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士卒看着城下一片浪潮,不由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弓弦拨动,发出嗡嗡的声音,一片流星飞射而出,覆盖向城头。

    “敌袭,敌袭……”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急促的铜锣声在城墙上响起,如山崩地裂,世界末日般,值守城门,正在打盹的士兵被惊配,头顶的火箭已覆盖而下,骇的面如土色,惊慌失措之余,竟然呆傻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废物,还不快去守城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