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秦珂琴相助,对田氏一战,陈铮终于有了五六成的胜算。若是白世镜能带回好消息,至少再增二成胜算,七八成的胜算,足以冒险一搏。

    三军未动粮草先行,渔阳县与化德府接壤之地,是一个名叫三合县的小县城,人口不足十万,只有一千五百驻军。就这还是因为要防备陈铮而增设,以往三合县是没有驻军的。

    陈铮开启密室,取出一半的血精分发给麾下,借助血精催长修为。

    秦珂琴得知血精的功效,直接敲走一箱子。

    血精中蕴含的精纯精气,不光可辅助修行,提升修为,还具有疗伤功能。精纯磅礴的精气,比任何灵丹药都有效果,而且没有副作用。

    血衣卫与景阳盟协同,剿杀渔阳郡内的红砂帮与震风镖局。秦珂琴更是派出麾下的高手潜入化德,袭杀田氏坐镇各方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些高手都是黄泉魔宗的精英弟子,修为最低都是后天八层的武者,就连半步先天都有五六名。其中两名是阴风山外门弟子,其余都是秦珂琴背后的势力所出。

    除夕夜,爆竹声声,合家欢乐。

    整座渔阳县城中,披红挂彩,家家户户在门口挂两只大红灯笼,全世界沉侵在红红火火之中。除夕夜不禁霄,因此,三更之前,街上往来人群,摩肩趾踵。

    扑滋……

    突然一道烟花冲天而起,如同火树银花,令周围人不由弛足注目,小孩子们躲的远远的,看着烟花喷射,兴趣的大叫大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枚冲天炮窜入夜空之中,好似雷霆炸响,而后化作无数火光轰然四散,照亮了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噼哩啪啦……

    鞭炮鸣响,一道道电光在地面上飞溅,就跟一条条电蛇在飞窜,把行人们吓的惊叫连连,往道路两旁躲避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哪个孙子在街道中央放鞭炮,太缺德了,惹怒了过路人,叫骂之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城墙上悬挂着一排的红灯笼,尤其是城门楼上,被灯笼环绕的角楼,远远望去,如同天上宫阙,光彩夺目,耀眼至极。

    除夕夜不光没有宵禁,城门的关闭时间也向后推迟,不到五更不关城。

    许多城里人,走出家门,朝城外行去。

    护城河结了冰,但在城墙灯笼照映之下,如同九天之上的银河,冰上倒映的灯光,就像是天空中的繁星。人们聚集在城门附近三四里内,打闹,滑冰,放烟花。

    最让人们欢喜的,各种小吃与小玩意。

    卖冰糖葫芦的,糖人、面人的,板粟、果干、各种竖果;还有卖风车,鞭炮,串花,布马木鸟的……

    应有尽有,甚至有人在河边架起了火堆,卖起了烧烤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平民的狂欢,这些普通小民,正沉侵于今年的大丰收之中,与佳节的狂欢之中。恐怕还不知道,天下将临,乱世人不如狗的时代已经要来了。

    按照大离朝的习俗,初一沐斋,初二祭神,初三才会出门走亲戚。

    前半夜的狂欢,让人们精疲力竭,子时接神之后,家家户户紧闭院门,陷入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渔阳县衙门口,五步一哨,三步一岗,几十名卫兵,披甲执锐。

    大红的灯笼彻夜不息,衙堂之内,十几人并列而坐,个个神色肃穆,眼神透着激动,兴奋,紧张,以及一丝的不安。

    正当中,陈铮大马金刀的端坐着,眸中血光闪烁,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。

    左前首,坐着沈玉,身着土蓝色儒服,戴着一顶学士帽,腰挎一柄长剑。与他相对而坐,右前方是单信。

    紧接着单信,是其胞弟单雄。单雄之后是左轻候,执掌渔阳县府卫两军。在其之后就是血衣卫指挥使仇飞。

    仇飞本是沈玉于太祖洞天招揽,后得陈铮看重,在剿杀海沙帮中立下汗马功劳。身先士卒,扫荡景阳岗,破寨拔城十几座。在陈铮借口闭关,前往蛮荒世界历炼的两个多月,亲自坐镇渔阳候府,被提拔为血衣卫指挥使。

    得了血精相助,仇飞率先突破后天七层,彻底坐稳指挥使之职,成了渔阳候麾下的实权派之一。

    在仇飞之后,就是渔阳县府卫两军以及候府卫军的指挥佥事。除了仇飞轻装简束,所有人都是一身铁甲,神情冷峻,腰杆笔直的端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沈玉这一排,端坐着全是文官,包括赵括苍,卓未央,以及县令宋栋,县衙总捕头。

    “诸位,按照前段时间商议,今夜大军出动,酉时攻城。务必在卯时攻下三合县,而后借助初一,初二的沐斋,祭神之日,封锁全城,整顿城防,而后全面向化德府进攻。本候要在化德府城之下过十五吃汤圆!”

    “正月十五,兵围化德府!”

    “正月十五,兵围化德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衙堂内,诸将齐声高呼,士气振发,好似已打破了化德府般。

    “吭!”

    陈铮轻咳一声,诸将顿时收敛,衙堂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府卫两军以及候府卫军如何?”

    单信“嗖”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,双手抱拳,声如金铁之音,沉声说道:“三千卫军已于二更时分出了景阳岗,丑时集结于三合县十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单信汇报完毕,左轻候连忙起身,双手抱拳,道:“府卫两军经过整顿后,末将从原海沙帮中抽调一部分精英充入军中,府兵一千八,卫军一千五,经过混合编炼,新军战力初成,可堪一战!”

    “左都尉编炼府卫两军,劳苦功高。从即日起,撤销渔阳县府卫两军,更名渔阳卫,左轻候为指挥使。”

    陈铮铁口直断,瞬间把左轻候提拔至与单氏兄弟同等地位。

    “末将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左轻候扑嗵一声,双膝跪地,朝着陈铮磕了一头。

    “从渔阳卫中抽调兵一千,由单雄统令,辅佐沈玉镇压渔阳县。”

    单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,成军第一战,自己竟然没有机会参与。不过军令如山,单雄有再多的不情愿,也只能起身接令。

    “末将遵令!”

    “单信暂领都指挥使,统帅全军,左轻候为前锋副将。望你二人通力协作,一举拿下化德府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二人面带惊喜,激动的站起身,向陈铮双手抱拳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环视衙堂,对着赵括苍与卓未央说道:“中军就由赵先生坐镇,前锋大军由卓先生坐镇,以防田氏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军中不可无高手,以免被田氏实行斩首战术,导致群龙无首。

    同时,血衣卫充当斥候,随军出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