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大先天高手激战,只是一道劲气就能把后天七层以下的武者震死。

    衙堂的空间本就不大,三人战到最激烈之时,气息无法收敛,把所有人都逼到角落里。衙堂之中,除几田二公子以及县令,等寥寥几人,余者非死即伤,或是逃出院内。

    里面有三位先天高手激战,劲气如浊浪排空,危险无比,稍不注意,就被三人交战暴发的劲力所伤。

    外面也不安全,血衣卫已冲进衙门之中,在强弓硬弩的配合下,不断剿杀着惊慌失措着田氏武者。

    陈铮与田氏一位半步先天的战场,也从衙堂中转移到外面。双方之战,将遇良才,棋鼓相当,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。

    经过蛮荒世界的历炼,借助蛮荒极端环境粹炼真气,白骨真气的精纯凝炼度丝毫不亚于后天十层的先天真气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后天九层的修为,但他与后天十层的区别,只在于还没有接引天脉之气,洗炼自身真气,转化先天真气。

    真气,劲力,气血,三者已经处于融合之中,与田氏的半步先天交战之中,悍勇之极,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刀光飞逝,赤芒吞吐,殷红的血光纵横,劈开了空气,发出呼啸之声,一道风卷平地而起,袭卷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小子该死!”

    一位后天九层的武者都敢看不起他,激斗十几招了,连对方一根毛都没有伤着。这名半步先天气的“哇哇”大叫。手中一柄长剑劈削砍刺,点抹带洗,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却如大炮打蚊子,连陈铮的衣角都抹不到,气的他快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陈铮油滑之极,鬼影无踪诡异难测,就跟一只老鼠般,上窜下跳,身如鬼魅。猛不丁的,一道赤光穿过剑影,向他斩来。

    双方大战之此,陈铮奈何不了对方,对方也拿他没辙,一时之间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衙堂内,田三叔疯狂怒吼,气势渐弱。衙堂之外,田氏数十名武者,经过强弓硬弩的覆盖打击,又被血衣卫围杀,所乘无几。

    战斗已至尾声,陈铮显的不奈烦了。

    泣血刀猛地一振,刀鸣之音扩散,让与他激斗的半步先天变的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刀鸣声未竭,一道血河悬空,陈铮隐于血河之后,向着对方扑来。

    阴森的气息,让这名半步先天打了一个冷战。血河之中,煞气迷乱,杀机滔天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突然之间,血河之中冲出一道赤光斩向这名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“早就等着你了,去死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刀化异象,现出一道血河,此人便知有异。果然不出所料,血河淹没而来时,对方乘势袭杀而来。

    早有准备,这名半步先天手中长剑抖动,化出十几朵剑花,罩向斩来的赤光。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刀剑相击,声音刺耳,让人头沉脑晕,附近的武者忽然露出不堪忍受之色。“噗!”血光迸射,这武者被一刀斩断半边身体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猛然后退,发出一声闷哼,胸前皮甲被划破,火辣辣的疼痛,被对方在胸口划出三寸长的口子,血染衣裳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一击得手,这名半步先天精神大振,剑光连绵不绝的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泣血刀上腾起一道道血光,凝结成一座血色莲台,被陈铮顶在头顶上,刀光幻化的莲瓣飘落,把他护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一连十几道剑光轰击在身上,都被这些莲瓣挡住,双双湮灭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突然,一道凌厉,危险的气机冲天而起,四周温度都随之下降。杀气凝如实质,形成一道灰色的刀芒,阴气环绕。

    这名半步先天脸色大变,露出惊骇之色,在这股滔天杀气之下,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生机正被不断的磨灭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杀气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被杀气惊扰了心神,这名半步先天惊恐的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杀你的刀法!”

    陈铮面无表情,双眼被血光覆盖,声音冰冷,好似九幽地狱吹出一股阴风,叫人心生寒气,一股寒气由脚底直冲天灵。

    阴气汇聚而来,混合了刀光,锁定眼前的半步先天,陈铮体内的白骨真气急速运转着,极力收束着爆发的杀气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就连泣血刀都似乎承受不住这股杀气,发出了鸣叫之声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刀光纵掠,杀气横空,万物为之绝灭,生机磨灭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名半步先天神色凝重,全部真气注于长剑之上,三寸长的剑芒吞吐着,寒光四溢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一声厉喝,身剑合一,化作闪电,破开了虚空,斩向陈铮。

    剑芒斩破了虚空,剑气纵横,呼啸如风,所过之处,锋芒切割了万物,剑势喷涌而出,好像要打天地万物变为剑之世界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暴射出一道血光,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区区剑势雏形,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心海之中白玉门晃动着,灵光普照周身,一丈之内的风吹草动,空气流动,尘埃沙石,全都倒映在他的心间。

    阴森,妖邪,好似万恶集于一点,万邪汇于一方,天地瞬间被冰结,寒意如潮。天空之中,阴气剧烈波动着,汇聚在一起,覆盖了数丈方圆。

    凡是在阴气覆盖范围之内,无论血衣卫,或是田氏武者,脸色齐齐大变。阴森的冰寒之意侵袭而来,把他们的血液都要冻僵了,身体僵直。

    忽然,其中一名武者七窍流血,软软倒在地上,竟然被陈铮的刀势隔空击杀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摇地动,阴气动荡,一道红的如血,阴森恐惧的刀光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大成境的刀势……”

    杀气锁定了他的精神,阴森冰寒之意冻结了他的气血,刀光笼罩是他的身体。这名半步先天惊骇的望着斩落的刀光,失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泣血刀切金断玉,劈断了对方的长剑,刀光下落之势不断,锋芒斩入对方体内,阴气侵袭,积毁销骨,蚀血腐肉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刀光所过,血雾喷洒,陈铮左手猛地一挥,把对方击飞。天空之中,一道身影忽然一分为二,变成两半尸体,血雨倾盆,堂堂的半步先天竟然死的如此惨烈,连个全尸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“降者生,抵抗者杀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