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珂琴靠在陈铮的躺椅上,伸手抓了一把瓜子,眯着眼睛,咔咔咔的嗑个不停。一大把瓜子嗑完后,觉的嘴巴有点干,端起参茶抿了一口,又继续嗑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刚要开口,就见秦珂琴伸手一挥,阻止道:“不要说话,今儿个的天气不错,太阳很暖和,我要好好晒晒!”

    说罢,眯起了眼睛,好似没了骨头般瘫在躲椅上。

    半盘子的瓜子被她嗑完,一整盘子的点心也被她吃光,连干两杯参茶,揉了揉肚子,突然站起身,对旁边的侍女说道:“叫几个人跟我去收拾屋子去,好长时间没住了,要把屋子烧的热热乎乎的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带了四五名侍女,施施然的离开,陈铮看着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这厮把候府当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就开头说了几句嘲讽的话,然后吃饱喝足,拍拍屁股就走了。陈铮连话都没有说一句,更不用提什么合作了。

    无聊之极,陈铮带着一名血衣卫,出了候府前往县衙。

    随着各方面准备妥当,与田氏开战近在眉睫,就连渔阳县的普通老百姓都知道这段时间城里的气氛很不对劲,莫名的有种紧张感。城外人进城,城里人上街,都变的小心翼翼,平日里的泼皮无赖懒汉,全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把守城门的府兵也被撤掉,换了候府的卫军。这些军汉不比府兵有力无力,个个彪悍,目光如针,能把人刺穿了。个个身着铁甲,挎刀执戈,面无表情。普通小民们,远远的看着,就觉浑身不舒服,心跳加速,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不光是府兵撤换了,就连在街上巡逻的衙役也换了,变成了身着暗红战袄的血衣卫。这些人比城门的卫兵更让人害怕,走的近了,都能从这些人身上感觉到一股冷飕飕的阴风。

    腊月近末,再有两天是除夕,启德十年的正月要到了。

    自上次兵变,架空了县令之后,县衙的一干事务就由沈玉主持。调换府兵,血衣卫巡街,都是沈玉的手笔。以春节将至,加强巡逻治安为名,倒没有引起外界的疑心。

    今年渔阳县丰收,早已传遍全郡,让连整个酀州都有传闻。正是此因,才令陈铮博了一个中兴之主的美誉。

    现在的渔阳县,民间富庶,武备齐整,渔阳候已然复兴,更胜从前。提起”小陈候爷“,已无再敢轻视。

    随着单氏兄弟不断扫荡景阳岗,黑风寨扩张迅速,已经聚集三千甲兵。改修陈铮从蛮荒世界带回的无名功法,士兵们的面貌在短短十来天中,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,以前带着阴森的气质彻底向着阳刚转变,终于有了些军中大兵的彪悍气质。

    无名功法经过观云老道的解析,删减了许多与大离武道相背弛的法门,被彻底本土化。再有血粗作为辅助,军中将士的修为进入一个快速提升期。

    在外面瞎逛一圈,回到候府用了午饭,下午是他的静修时间。

    后天九层巅峰,气血,劲力,真气三合为一,又领悟了天人合一,陈铮突破后天十层,晋升半步先的所有条件都已具备。

    如今停留在九层巅峰,迟迟没有破境,陈铮故意为之。他要借这段时间,重新疏理自身所学,洗炼从前修炼的功法,清除一切非白骨阴风诀的痕迹,让自己的武道变的纯粹唯一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得到的噬心真君的武学传承,还是观云老道的指点,都在强调一个“纯”。后天九层突破十层,无异于脱胎换骨,是一个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参悟天人合一,吸收天脉之气,气血,劲力,真气,三者合一,转化为先天真气,这就是后天十层的修行。

    先天真气重在一个“纯”字,纯之又纯,容不得一点杂质。这关系到十一层筑道基的修行,真气不纯,武道不纯,道基也不纯。等到凝聚阴神,炼气化神时,就会污染了阴神,凭白增加了三灾的威力。

    就算是渡过了三灾,阴神先天不纯,也会让将来的修行之路艰难万倍。

    陈铮绝不会让自己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,自绝前途。

    后天境是一个打基础的阶锻,半步先天是一个纯化的过程。

    凡是有着完整传承的宗派,其弟子在后天境修行之中都会进行沉淀。几年,甚至是十几年未有突破先天化境,为就是夯实根基,纯化己身。

    一旦突破了后天十一层,融炼天脉之气,修为就将突飞猛进,一日千里,在最短的时间内跨越先天境,凝聚心灵之光,渡过三灾,成就阴神。

    汇聚天地阴气,借助阴气融炼,消除体内其他功法的痕迹,不断纯化己身武学。以白骨阴风诀融炼无名功法,转变为玉骨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陈铮对自己的修行了然于胸,条理分明,等到他融炼消除了其他功法的痕迹,纯化白骨阴风诀,就是突破后天十层,晋升半步先天之时。

    功行九周,真气重新导归丹田,融入气海之中,散去了环绕周身的阴气,陈铮起身出了密室。

    刚至内厅,就见秦珂琴端坐在卓子前,面前摆满了各种食物,吃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师姐好胃口!”

    陈铮坐在她的对面,侍女端来铜盆与巾帕。伸手在盆内净洗双手,一边用巾帕擦拭,一边对秦珂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珂琴冲他翻了一个白眼,冷哼一声,继续与面前的美食做斗争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到了餐后茶点时间,二人在外堂厅内喝着清茶,角落里两位侍女调弦弄琴,清扬的乐音,令人精神松懈,浑身懒洋洋的,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陈铮闭目,靠在椅子上,好像睡着了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三月初三,莫延昭开辟洞天,欲晋升洞天境,你就一点都不着急?”

    秦珂琴放下茶杯,感觉肚子里全是茶水,对着打盹的陈铮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莫延昭晋升洞天境与我有什么关系,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。再说了,我就是想干点什么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这等级别的高手,眨眨眼就能让我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陈铮连眼都不睁,躺尸一般的瘫在椅子上,背后一位侍女为他揉捏着肩膀,猪头都快埋进侍女的胸脯里了,秦珂琴看在眼里,一股无名之火产生,恨不得把他一掌拍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