驿站的驿卒有四十来岁,非手无缚鸡之力,习练过武功,有着后天二层的修为呢。

    陈铮与观云老道一前一后进来,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驿卒心中一惊,便知来的是武道高手。

    连忙催促着正打盹的伙计,叫道:“你个惫懒货,客人来了都不知道,赶紧提一壶热水来!”

    伙计被惊醒,连忙站起身,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飞奔一般离开。

    驿卒满脸陪笑,把陈铮面前的卓子擦了一遍,小心问道:“两位客官,是吃饭还是竭脚?”

    “一壶热茶就够!”

    等到伙计端来了茶壶,陈铮把二人挥退。

    许多话不方便被驿卒与伙计听到,便以真气束缚了声音,对观云老道问道:“老前辈有何吩咐只管讲来,陈铮力所能尽,绝不推辞!”

    老道一边给自己的杯子续水,一边慢条丝理的说道:“小友即知三灾,不知对九难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依然如刚才官道的询问,陈铮沉思片刻,摇摇头渞:“晚辈修为浅薄,对于先天之上的修行了解不多,只知凝聚阴神,需渡三灾。三灾之后,又有九难,劫难圆满,方能阴退阳生,成就阳神大宗师之境。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摇头晃脑,一副兔死狐悲之色,道:“先天之上,一步一劫难。不知有多少英才俊杰,在这劫难之下身死道消。能够九难圆满,晋升阳神境者,天下又有多少。就算是晋升了阳神又如何,四九天劫之下,依然要化作飞灰。”

    “老前辈话中话,请恕晚辈鲁钝!”

    “前日种种,今日收果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心中猛然一惊。当初老道传他紫气东来心法,陈铮便知另有蹊跷,没想到老道是要自己做他的代劫证道之人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修为提升,许多修行中的隐秘已经了然如胸。

    先天之上,一步一动难。凝聚阴神有三灾,退阴还阳有九难。阳境境有四九天劫,天人之境有五衰。

    能够凭一己之力臻至天人之境,甚至开辟洞天,皆为千古奇才,气运所钟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人在凝聚了阴神之境后,都要寻找代劫证道之人。

    师父收徒弟,不是因为徒弟资质逆天,好为人师,而是为了延继气运,以弟子代师劫。或是借弟子之运,抵消己身之劫。

    武道传承,可以看作是一种另类证道之法。教徒弟的过程中,也是对自身武道的一次疏理与应证。

    若有弟子能超脱出自己的蕃篱,于武道一途上超越自己,对师父而言,是难得的资粮。

    法不轻传这句话不是说说的。

    所谓的武道传承续存,对于武者而言,没有任何意义。就算是全天下的武学都失传了,又能怎样。

    可惜自己一身所学,不忍失传,便要找一个徒弟,授其一身所学,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基本不会有人去做。

    所谓的门派传承,都是有利益诉求的。或为验证己身所学,或为聚一方势力,得享富贵。

    对于真正有底蕴的宗派而言,收录弟子,传承绝学,其目的不外有二。

    一者,延续气运;二者,代劫证道。

    观云老道作为真武道宫的活化石,徒子徒孙无数,愿意为他代劫之人能多渔阳县东门排到西门。但老道却没有选中一个,偏偏看中了陈铮,把真武道宫的紫气东来心法私传外人,无非是看中陈铮气运深厚,能在武道一途上走的极远。

    借陈铮之手,为己抵消劫难,并从陈铮身上吸取资粮,证己之道。

    不过,寻找代劫证道之人,也是有代价的。双方互惠互利,才是长久之道。

    陈铮能够接受自己成为观云老道的代劫之人,但他也是有所求的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沉默不语,观云老道便知有所猜测,也不拐抹角,直接开口说道:“老道第一难将至,不知小友有何要求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陈铮脸上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观云老道人品不错,但不等他就要白白为人挡劫,该要付出的代价,观云老道一样都不能少。该他得到的好处,也一样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“陈某只有两个条件!”

    两个条件并不多,观云老道颇有兴趣的看着他,嘴角悬起一缕孤度,道:“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传闻真武道宫供奉真武大帝,受大帝灵应而传真武道经,陈某想借阅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小友不私自外传,老道可以作主传给你!”

    真武道经也非世间绝顶功法,充其量也就相当于《阴阳造化经》这等层次。虽然夸言直指天人之境,实际上犹如井中月,镜中花。

    若真能凭借真武道经成就天人之境,观云老道就不用外出寻找陈铮做为自己的代劫证道之人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条件呢?”

    “晚辈近期兴兵,欲伐化德田氏。田氏一门不足为惧,但其背后的东林书院,却是底蕴深厚,需要劳烦前辈,前往青州泰阳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把观云老道当做打手了。

    “东林书院我也听闻过,据说得了朱子传承,老道正想去瞻仰一番呢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想到自己得到的朱子玉配,心中猛地一动,说道:“还有一事,要前辈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没想到陈铮又提出了第三个条件,观云老道“呵呵”一笑,问都不问,直接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怕陈铮提条件,只怕陈铮提的条件不够多。这都是有灵应的,陈铮提的条件,观云老道每完成一件,都代表一份因果转嫁。

    陈铮掏出一枚玉配交到观云老道手中,说道:“这枚玉配是晚辈无意之中得到,原本是田家所有。还请前辈交给东林书院,由其代劳物归原主!”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接过玉配后,突然惊咦一声,细细打量起手中玉配。良久之后,才微微一叹,道:“这就是曾经闹的沸沸扬扬的朱子信物吧,果然不愧是一代圣贤,只是一缕气息,便让老道自愧不如。就冲这攻玉配,老道也要前往东林书院一趟,以观朱子圣颜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玉配中蕴含的一缕朱子气息,引起了观云老道的好奇,老道欣然应诺,向陈铮保证物归原主。

    以他百年阅历,如何看不出陈铮另有图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