佘家寨经历一番劫难,已被烧成白地,除了祖宗祠堂,竟连招待客人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取了几个蒲团,就在祠堂前盘膝而坐。好在周围大火未能熄灭,天寒地冻也不觉的冷。

    “酀州有五派八帮,栖宁派与海沙帮已灭,只剩四派七帮。这些帮派之中,以滦河剑派实力最强。掌门靳东生实力高深莫测,乃是先天六层上的修为,其师弟为酀州刺史府兵曹司朗中,先天六层修为。这一派中,高手不记其数,实力冠绝酀州,几乎是酀州第一大势力。

    滦河剑派之下,还有一派一帮,实力也都不弱,均有先天化境的高手坐镇。

    在这三派之后的诸帮派,实力良莠不济。渔阳郡中有两大帮派,一为红砂帮,一为震风镖局,底蕴较浅,实力也弱。

    一个月之内,我要景阳盟把这两大帮派铲除。“

    陈铮把酀州各方势力为众人解说一番后,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以百灵门为首的势力,二话不说,马上立下军令状,拍着胸脯叫道:“候爷放心,若不能在一个月之内铲除两帮,我等自废修为,任凭候爷处置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先不提是否在吹牛,只是态度就让陈铮很满意。

    佘家主却露出为难之色,朝着秦家寨之主,秦叔宝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候爷容禀,今夜一战,秦家寨损失惨重,一百六十口人,只剩下七八十口。除了秦某一人,只剩两位后天七层的好手。”

    “佘家也一样,除了佘某人与三弟正远,抽空了佘家也只能调出十几名后天六层的手好,后天七层也只有三人。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过,沉声道:“本候也非让你们独自面对两大帮派,血衣卫会协助你们。但是,后天七层以上的高手必须全部调出来,每家再出一半后天六层的好手。”

    陈铮的语气不容置疑,眸中血光闪烁,众诸人脸上一一扫过,沉声说道:“就这么决定了,诸位有异议吗?”

    佘家主闻言,心中凛然,连忙点头应道:“没有,一切唯候爷之令!”

    陈铮都决定了,众人除了点头答应,哪里敢有异议。

    陈铮与五派八帮没有任何交情,就连海沙帮都是他亲手灭掉的。与田氏开战之际,渔阳郡内的帮派必须清理干净,绝不能为田氏所用。

    这一战,即是对景阳盟的考验,也是他们的投名状。剿灭渔阳郡内的两大帮派的行动中,若是能让他满意,便让他们协助血衣卫剿杀田氏高手,等灭了田氏之后,陈铮不吝赏赐。

    若敢阴奉阳违,景阳盟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剿灭红砂帮与震风镖局亦早不亦迟,给你们两天时间善后,两天后持我候令符,前往黑风寨。”

    一夜激战,陈铮汇聚诸方之主商量妥当后,天已快亮。

    等到天蒙蒙亮,陈铮便与众人告辞,准备返回渔阳县。

    原路返回,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直到下午才出了景阳岗。刚刚从山林中走出,迎面看到观云老道正站在山下的官道上,笑盈盈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怎的在这里,是在等陈铮吗?”

    陈铮上前拱手作揖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友速度不慢,老道本来准备要等到天黑呢,没想到才刚过未时。”

    陈铮“嘿嘿”一笑,略带一丝恭维之意,谦虚道:“与前辈相比差远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捋了下胡须要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道再不济,也是渡过了三灾。若连你一个后天九层的小子都比不过,就真是白活这大岁数了!”

    “恭喜前辈渡过三灾,成就阴神之境!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在太祖洞时,修为已达先天巅峰,受到洞天限制,修为进无可进。没想到从洞天出来后,才半年多的时间,就渡过了三灾,凝聚阴神,晋升宗师之境。

    “哦?”观云老道面露异色,惊讶中又有一丝恍然,道:“小友传承果然渊远!”

    老道在大离皇朝晃荡半年多了,不说走遍十九州,也有两三州了。自然知道,世家宗派把持武道,法不外传,不入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,当世一流之势,根本不知凝炼阴神之秘。

    先天化境之上,为阴神境。渡风火雷三灾,以心灵之光凝聚阴神,晋升宗师之境。

    “小友既知三灾,想必对九难也有了解吧?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目光游离四方,这里是官道,人来人往,不是个说话聊天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“前方二十里外,有间驿站。老前辈若不嫌弃粗茶冷水,不如随晚辈同去,喝口水,竭竭脚!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闻言,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道:“老道粗茶淡饭吃的,山珍海味也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晚辈就为前辈在前面带路!”

    陈铮说罢,调动真气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倏忽之间,从官道上消失。眨眼间,便已飞纵十几丈外。

    “好身法!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眼睛猛地一亮,这般鬼神莫测的身法,让老道大开眼界。虽然看上去有些鬼气森森,但修为到了老道这等境界,已无门户之见。

    不管白猫黑猫,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。

    凝聚了阴神,晋升宗师之境,修为就步入了另一个层次,每前进一步,都有劫难相阻,可谓是一步一难。福缘不深,气运不厚,未达巅峰,便会殒于劫难之中。

    渔阳县在陈铮打击异己,清剿不臣之众后,不说路不遣拾,夜不闭户,但也能保证出行安全。官道之上,不时有商旅往来。原来冷清无比的驿站,也的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正值午后,未时刚过。

    阳光普照大地,温暖如春天,是一天中最好的一段光景,商旅们乘着没有变冷时多赶一段路程。

    因此,驿站显得冷清了些。

    走进驿站中,一位伙计蹲坐火炉边打着盹。老驿卒站在栏柜后,噼哩啪啦打着算盘,正在盘账。

    大离境内的驿站,半公半私。

    三百年太平岁月,驿站的性质也发生了改变,变成了类似客栈的存在。各地的驿站,几乎都承包给了驿卒,每年补助一笔粮草钱,自负营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