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以人为食,乃是妖魔行为。此举太伤天和,陈小兄弟切忌心中,以免将来坠入魔途!”

    一道清和的声音传来,众人感觉眼前一花,就见一位须发灰白的老道人飘然而落。此道一身玄色道袍,脸色红润如婴儿,行走之间风光霁月,一派仙风道骨的得道之士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佘老太君拄着麒麟杖,在一位佘家弟子的搀扶之下,从祠堂门前的台阶上走下,与老道人相隔一丈之外,微微欠身,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祖洞天一别,半年有余,看到老朋友依然康健,观云不吝欣喜。”

    老道人修持近百年,看惯了风起云散,世间苍桑。见到佘家寨在雄雄大火之中化作一片白地,却视而不见,无悲无喜,不愤不怒。

    他如今游戏红尘,闲云野鹤一只,身随心动,想到做什么,就去做什么,外物不碍于心。到了幽州后,心血来潮,想到从前的故旧,便跨林越山,前来访友。

    本来看到佘家寨一片火光,心中记挂老朋友,一路急弛而至。看到佘老太君完然无恙,心中欢喜,其他的便不在放在心中。

    “见过老前辈!”

    陈铮早已收刀归鞘,敛去了一身的阴森气息,走到观云老道面前,双手作揖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这老道对他有传艺之恩,一门紫气东来心法,让他获益良多。不敢有丝毫怠慢,心甘情愿对观云老道执弟子之礼。

    “小友风采更甚往昔,距离半步先天之境只差临门一脚,实用不可多得的奇材美质,只是手段稍显狠辣,非是正道。以后收敛着些,免被心魔所困!”

    “前辈指点,晚辈谨记在心!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环顾四周,除了佘氏一门,余者皆不敢与他对视,心有惴惴,生怕老道人发怒,把他们给一掌打死了。

    老道人的威名,在太祖洞天之中,无人不闻,如神仙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晚辈见过老神仙!”

    虽然份属敌对,这些人也不敢有任何轻忽,连忙罢兵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一脉而出,能在此地立足是件不易之事,竟还闹起了内讧,图惹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懦懦不敢出声,陈铮忽然拍了拍巴掌,归附于他的百灵门弟子现身,高声喊道:“左掌门身殒,百灵门已归顺候爷。你等若是还念左掌门提携之恩,不若也一同归顺了候爷,将来建功立业,重震山门犹未不可!”

    经此一夜,景阳盟已无众人立足之地,听到左庭峰身殒,众人心中猛地一震,只觉天塌地陷,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出来说话的人,众人都认识,乃是百灵门一位长老,修为不高,未达后天八层,但与左庭峰以师兄弟相称。见他出面招降,至少有一半的人心动。

    “我等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数十名武者躬身,齐声喝道。

    陈铮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有观云老前辈见证,尔待真心归顺,本候必不亏待。若敢三心二意,行为忤逆,本候自有雷霆之怒,霹雳手段。望尔谨记心中,好生为之!”

    “我等谨尊候令,莫敢不从!”

    属于左氏一方的武者,经过一夜激战,十亭去了五亭,剩下一半归顺陈铮,另一半听闻左庭峰身殒,各起心思。

    陈铮看在眼里,也不需理会他们。此刻,观云老道在场,陈铮不便大开杀戒,日后定有清算之日。

    与田氏开战在际,渔阳县范围之内,一切不安定因素,都在清理一遍,以稳固后方,不给田氏任何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虽然有观云老道在场,而且他也看出来了,老道人与佘老太君交情明显不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,陈铮看透了老道是个恬淡的性子,心无挂碍,专注于武道修持。只要不越过他的底线,老道人都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于是,陈铮借着收服左氏之势,目光扫向佘氏众人,最终落在佘家主身上。

    “吭吭!”

    陈铮轻声一吭,“咻咻咻”,十几名血衣卫飞掠而出,都是修为达到后天六层的精英。神情冷峻,戾气环身,好似地狱中冲出来的修罗鬼刹。刚刚吞噬了人血,一身魔性气息未能收敛,往陈铮背后一站,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,令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阴气汇聚,魔气外溢,双眼之中闪烁着妖邪的血光。

    观云老道看着不喜,皱了皱眉头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大离皇朝不比太祖洞天,老道人出了太祖洞天后,就带着真武道宫的徒子徒孙们前往太一道派,认祖归宗,见识了世间绝顶宗派的风度气势,也明了大离的局势。

    皇朝十九州,八荒六域,表面上风平浪静,底下却在蕴孕着滔天骇浪。

    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,蠢蠢欲动,各派的外门弟子已然入世,挑动天下风云。

    以老道人的修为,哪里看不出陈铮修行的功法渊深莫测,气息幽远,冥冥之中,与天地相合,隐藏着一股大危险。

    又因,他心中另有算计,故而对于陈铮行为,只看不说。

    虽然与老太君交情不浅,但他不是佘家的保护伞,护得了一时,护不了一世。于天下各方势力而言,佘家微不足道。想要真正立足,就不能独善其身,不然就是取死之道。

    佘家主执掌一族,虽然头顶坐着一尊菩萨,但老太君平常是不管事的。所以,此人极有手腕与眼见,把整个佘家管治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当初,诸派攻打崖山,何等凶险,何等惨烈。一战之后,太祖洞天的各派各门,十去五六。比佘家堡强大数倍的势力,消失了不知多少,但佘家堡的损失却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佘家主的能力。

    陈铮招唤出了十数名血衣卫,神情冷漠,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佘家主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由看向观云老道,见他视而不见,正与老太君低声细语,而老太君察觉了他的目光,却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佘家主见此,已经明白了该如何决定。

    三步并作两步,走到陈铮身前,躬身九十度,大声叫道:“佘正安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看着家主这番作态,佘家众弟子脸色齐齐一变,露出羞愤之色,隐有逆反之意。佘正远看的分明,反应也快,连忙躬身,地着陈铮作揖,高声喊道:“佘家弟子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老身见过陈候爷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佘老太君忽然拱手,对着陈铮遥遥一揖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一闪,冲到老太君面前,托住了佘老太君,恭声谦让道:“老太君折煞陈铮了!”

    随着老太君表态,已成定局,佘氏弟子有再多的不情愿,也不敢忤逆老祖宗的意愿。

    “佘家骤逢大难,日后还望陈候爷多多关照!”

    “老太君言重了,贵我两方将来守望相助,陈铮还需老太君多多指教呢!”

    双方一番客套,寒暄,名份已定。

    此至,陈铮终于收服了景阳盟大半的势力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