佘家祠堂周围火光四起,亮如白昼,数百人厮杀在一起。刀来剑往,残肢洒血。

    陈铮与佘家主一干人到来后,看到就是这么一副场景。祠堂门口,站着一位八九十岁的老太太,头发银白,拄着一根麒麟拐杖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不太好,嘴角嗪血,脸色灰白,身上衣衫破损,上面残留点点血迹,显是经历了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佘家主看的分明,脸色猛然一变,高喝一声,飞身扑向祠堂。

    “老太君!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佘家主刚刚飞身而起,一道黑影从下方腾空而起,剑光如电,寒芒如流星,直直从他腹部刺过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陈铮目中暴出一道血光,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刀击退偷袭之人,佘家主从空中跌下来,眼中露出恨恨之色,一只手捂着腹部,一只手指向偷袭之人。

    “吴琪森!”

    “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几名佘家弟子手忙脚乱的冲到佘家主跟前,把他扶起来就往祠堂方向转移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陈铮暗骂一声,本想救援佘家主,没想到失手了。陈铮目光如光,冷冷地看向吴琪森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小野种,在看老子挖了你的眼珠子!”

    吴琪森被盯着浑身不爽,陈铮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死人,让他很不舒服,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慌乱,对着陈铮张口叫骂,以此壮胆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身形已逝,一道黑影冲向吴琪森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这厮的反应极快,眼前忽然一花,发现陈铮不见,心中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举剑护在身前。一道清脆的刀剑相击之声传出,吴琪森被击的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祠堂门口的老太君看的分明,不由倒吸一口冷气:“好快的速度,好厉害的轻功!”

    吴琪森却觉一股寒意侵入身体,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,惊骇的望着陈铮。此人不只是速度快,刀法更加阴邪毒辣,狠厉绝决。

    刀中蕴含的阴森气息,让他手臂为之一僵。

    陈铮持刀而立,刀尖寒芒吞吐,一串血珠沿着血槽流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烁的血光,透出冷漠冰寒之色,冷声哼道:“说话前过过脑子,小心祸从口出!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一股灼痛从胸口传来,吴琪森倒了一口冷气,低头看去,胸前衣襟被划破,肌肤有一道三寸长的口子,鲜血被冻结,现在才传出疼痛感。

    这伤口是什么时候留下的,吴琪森一点都不知道,目光闪烁的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出现,血衣卫士气大盛,莫千户高吼一声,道:“左氏乱党,斩尽杀绝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数十名血衣卫奋起全部修为,修长的血刀啸啸风声,化血刀法诡异狠辣,刀刀不留余地。一副同归于尽,两败俱伤的打法,杀的左氏一方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片刻后,祠堂前只剩下十来名后天七层上的高手,其余人或被斩杀,或是跪地投降。

    吴琪森也是一派之主,看着派中弟子被杀,眼睛都红了。不顾实力相差悬殊,怒吼一声冲向陈铮。

    被莫千户与数名血衣卫的战阵围困,白语锋憋屈之极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方之主,就算是左庭峰见到他也要称一声“贤兄”,今日却被一干喽罗围攻。

    血衣卫舍生忘死,一人身死,又有一人补上,修长的血刀组成刀网,把白语锋困入刀阵之中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只听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响起,一道淡淡血光升腾而起,血光弥漫,如滔天之浪盖扑而下,陈铮身形变化,幻作十几道淡淡影子,泣血刀破空而下,血光乍然而现,又瞬间消逝。等他再次显出身形时,脚下已经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吴兄弟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吼嘶声惨叫,白语锋心神大震,目眦欲裂。吴琪森是他的知交好友,双方向来共进共退,没想到今日惨死在此。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突然,数道血光劈斩而来,刀锋闪烁着寒光。白语锋狂吼一声:“滚开!”

    手中长剑挥出一道剑光,逼退杀来的血衣卫,不顾安危,猛然冲出刀阵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身上不知中了多少刀,白语锋浑身是血,双眼通红一片,好似要吃人一般,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他也是怒急攻心,迷了心智。吴琪森与他的修为只在伯仲之间,陈铮能数刀之间就斩杀了吴琪森,杀他也用不了几刀。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白骨真气凝于刀身,一刀斩出,势如奔雷。

    “轰!”刀剑相击,恐怖的气劲爆裂而出,把白语锋直接震退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猛地消失,一道赤光划破长空,赤光所过之所,风雷激荡,竟然使出了许久未用过的风雷九击刀法,一刀伴随风雷,刺向白语锋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一刀太快,太狠,如九天雷霆落下,白语锋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看眼前赤光闪现,风雷之声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刀!”

    白语锋捂着胸口,眼神焕散,惊骇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左庭峰已死,黄泉路上你不会寂寞!”

    陈铮左手猛的一掌击出,白骨真气渗透入对方体内,突然运起化血功,一道血箭从白语锋伤口的抽出,化作一团殷红的血云,被陈铮直接扔向莫千户。

    “多谢候爷!”

    莫千户手中血刀挥舞,刀光闪烁间,血云被分成数十块,自己吞下最大的一块,余者被其他负伤的血衣卫吞噬。

    陈铮这一举动好似发出的信号,所有受伤的血衣卫扑向最近的敌人,一刀斩开对方身体,运转血神经,抽取对方精血,补全自身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这些血衣卫好似地狱中的噬血魔鬼,眼中暴射血光,吞食人血,几与畜生无异。

    “好狠毒的功法!”

    一道飘渺无踪的声音响彻夜空,如天外之音,余声绕耳,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是观云老哥哥吗?”

    佘老太君闻声,突然露出欣喜之色,运足真气,朝着夜空中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观云老道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猛地收刀归鞘,对着莫千户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收队!”

    随着莫千户的喊声,所有血衣卫丢下猎物,闪身潜入夜莫之中。一道道噬血的气息从祠堂周围暴露而出,就连地面上的死者尸体,都被这些血衣卫带走。

    “令行禁止,好一个渔阳候!”

    佘老太君眼中露出一道异光,脱口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