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左庭峰身死,这一场景阳盟内讧已近尾声。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,佘家主提剑走到左庭峰的尸体前,便要一剑枭了左庭峰的首级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眼看的佘家主一剑斩下,陈铮连忙大吼一声,身体化作道一道影子拦在对方面前,泣血刀架住落下的剑刃。

    “陈候爷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佘家主脸色猛地一沉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借助左庭峰首级震慑叛乱份子,定可传檄而定。佘家主想法极好,却被陈铮阻拦,心情自然不好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暴出一道血光,冷漠的声音传到佘家主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左庭峰毕竟是个人物,人死如灯灭,何必枭其首级。给他留个全尸,好生安葬了,也能显出佘家仁义!”

    陈铮话音刚落,唰唰唰,火光之后冲出数道人影,扑嗵一声,齐齐跪倒在左庭峰面前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一连磕了三个响头,面带悲凄,对着陈铮高声叫道:“两军交战,左掌门求仁得仁,死而无怨。百灵门愿向候爷投诚,候爷令之所至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百灵门的中坚力量,随着左庭峰身殒,他们只有一条路,就是投入陈铮麾下,方能保全百灵门的百年基业。

    陈铮看着地上跪着的几人,沉声说道:“真心投诚?”

    “我等之心,天地日月可鉴!将来若有半点违逆,必不得好死,满门遭绝!”

    誓言是有灵应的,不可轻发。

    “没有怨气?”

    随着百灵门这几人发誓,陈铮已信了几分,但他是一个疑心极重的人。誓言这种东西,他也违背过,很多手段都可以屏蔽灵应。

    对于许多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而言,性命都可以不要,况论其他。

    “不敢有任何怨怼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脸色露出笑意,伸手一挥,柔和的劝力把跪在面前的这几人托起来。左庭峰已死,就算这些人不怀好意,在陈铮眼里也翻不起大浪来。

    而且,留着百灵门,对陈铮也有好处。景阳盟不可一家独大,经此一夜,百灵门与佘家已成不共戴天之仇,双方牵制之下,陈铮会更容易掌控。

    “候爷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收容百灵门,佘家主脸色猛地大变,连忙冲陈铮叫道。话刚出口,被陈铮挥手制止。

    “胜负已分,不必赶尽杀绝。再者,上天有好生之德,且左庭峰已死,饶他们一次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心意已定,佘家主有在多的不甘,只能生生压在心中。他见识过了陈铮的实力,加之佘家损失惨重,不敢忤逆陈铮,只能用目光恨恨的瞪向这几名百灵门弟子。

    周围的喊杀声依旧不竭,以左氏与佘家为首的两方势力还在激烈的厮杀着。

    佘家寨中绝大部分区域已经失守,只有祠堂方向仍在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陈铮大手一挥,道:“去助佘老太君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说罢,在百灵门几人的带领下,往佘家祠堂行去。

    这几句向陈铮投诚的百灵门弟子,地位极高,沿途所过,凡是左氏一方的武者,全都被他们招降纳叛,顽抗到底者,无论是百灵门弟子,还是其余各派,都被他们出手斩杀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一路接收左旅行庭峰麾下势力时,佘家祠堂的战斗也到了白热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佘正远早就带着二三十名弟子冲到祠堂,汇合了祠堂的弟子,也就五十六人,艰难的守护着祠堂重地。

    莫副千户却隐身祠堂之外,作壁上观。看着佘家的弟子摇摇欲坠,终于决定出手,对着麾下血衣卫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声如九幽寒气,不带丝毫感情,“杀”字出口,便已带着冲向包围佘家祠堂的左氏武者们。

    佘老太君一人独对群敌,围攻她的敌人,修为最低也有后天八层中期。麒麟杖舞动之间,把敌人逼退一丈之外,不能靠近祠堂一步。

    但她终是八九十岁的人了,年老体衰,三十招之后,体力不支,渐渐落于下风,攻少守多,只剩下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寒光从天而降,斩向老太君头顶。

    “老太君小心!”

    把守祠堂大门,正在与左氏一方武者激战的佘家弟子见状,急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情急之余,佘老太君横杖护于身前,只听的“铛”的一声,强悍的力量从杖身传递到身上,老太君发出一声惨哼,不断后退,直至退到祠堂前的石阶前才止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保护老太君!”

    看到佘老太君嘴角溢出一缕血迹,整个人摇摇俗坠,佘正远大惊失色,不顾自身安危,挺身而出挡在佘老太君前面。

    “老三小心!”

    激战正酣的吴琪森看到佘正远忽然舍弃了自己,飞扑向老太君身边,不由惊喜过旺,手中长剑猛地刺向佘正远的后背。

    凌厉的剑光,剑尖中暴出一寸的锋芒。剑光未至,佘正远脸色大变,感觉像被一条毒蛇盯住,背后汗毛炸毛,全身僵硬。

    “大意了!”

    佘正远露出一丝苦笑,逆转真气,反手挥剑迎向袭来的剑光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剑光一闪而逝,在佘正远胸前划出一道尺许长的伤口,皮肉翻卷着,露出白骨森森。刹那间,全身已被鲜血浸染。

    吴琪森的实力之强,不在佘正远之下。一剑重伤了佘正远,得势不饶人,长剑化作点点寒芒,彻底罩向佘正远。

    就在佘正远闭目等死之际,突然一声冷哼传入耳中,只见一道黑影扑过来。满天血影中,阴寒气息扑面而至,血光斩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嗤嗤”的空气撕裂声传来,吴琪森的脸色猛地一变,当即舍弃击杀佘正远,回身一剑迎向斩落的血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,有人偷袭!”

    危机关头,莫千户终于赶到,把佘正远从利剑之下救出。

    佘老太君看着突然冲出来的血衣卫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这些血衣卫,身穿暗红血衣,神情冷峻,毫无没有感情的杀戳机器,双眼中血光闪烁,身上流露出一股让她很不喜欢的气息。

    佘正远死里逃生,连忙冲到老太君跟前,面带焦急的关心道:“老太君,刚才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莫千户的修为并不强,只有后天六层中期,面对吴琪森这位后天八层的高手,根本不是一合之敌。但他有数名血衣卫相助,相互结阵,杀敌不足,自保有余。

    其他血衣卫,各自寻找目标,把左氏一方的武者分隔成好几个部份,让佘家弟子的压力陡然一消,终于稳住了岌岌可危的战线。

    佘老太君拄着麒麟杖,站在祠堂门口,看着祠堂前的血衣人,皱起了眉头。这些血衣人,表情冷厉,刀法狠辣绝决,酷烈之极,不是正经路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