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庭峰厉声大吼,浓黑如密硬如钢针的须发,根根直立,整个人如天神发怒,战天斗地,气势高炽。惊滔般的掌劲连连向陈铮拍出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挪移,好似一只巧燕,灵动自如,任凭对方掌力雄厚,兀自进退自如,手中泣血刀更是不断劈出,带起滔滔血光,把左庭峰的掌劲劈散。

    在左庭峰的强大压力下,鬼影无踪更进一层,让他对这门身法的体悟越发精深,面对左庭峰的雄厚掌劲也越来越轻松自如。

    左庭峰掌力雄厚,气势如滔,面对轻巧如燕,鬼魅般的陈铮,就像拿着大斧劈蚊子,有力无处使,根本奈何不得对方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的身法越来越飘忽不定,十几道影子交错纵模,几乎难以分辩真假,左庭峰气的“哇哇”大叫:“好个渔阳候,竟然把左某当做了陪练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左庭峰身形忽然退后一步,如魔临世的气势猛的消退,正沉侵于鬼影无踪玄妙中的陈铮,周身压力突然一轻,轻飘飘的,好似游在水里的鱼儿发现水没了,一时之间难以适从。

    面对左庭峰猛然击出的一掌,陈铮还没有反应过来呢,汹涌的掌力已经来到跟前。浑雄的掌力,如天河之倾,夹杂着磅礴的真气,向他挤压而至。

    左庭峰这一掌极为玄妙,劲力激荡之间抽空了陈铮周围数丈以内的空气,形成了真空,而后汹涌的掌力迅速添补了进来。这掌力凝练如钢,限制了陈铮的身法,让他无法躲避,眼看就要被一掌打中,间不容发之际,泣血刀“嗡”的一声颤鸣,猩红的血气由刀上腾腾而起,形成一道血河撞向左庭峰的掌力。

    危机关头,陈铮终于使出了“血洗天下”,这一招绝世刀法,比之初学乍炼的杀生刀法更加得心应手,运用存乎一心,一刀斩出,杀气融入血河,刀如潜海游龙,从血浪之中窜出,红的妖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血浪与掌力相撞,刀光斩破了左庭峰身体周围的气劲,蕴含的庞大气血与白骨真气形成可怕的血煞,侵入左庭峰体内,令他浑身发冷,血液似被冰结,精神刹那之间就陷入了狂暴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子不要跑,让我一掌打死你!”

    陈铮也不好受,左庭峰掌力浑雄,一刀斩中,好似点爆了炸药包,瞬间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劲爆炸。

    噗!陈铮眼前猛的一黑,身体就被轰飞。上半身传来鞭炮般的连鸣声,“咔咔咔”连响十几声,身形刚一落地,白骨真气已在全身运行一周,顿时感觉到有些晦涩,而且胸口憋闷,隐隐有一股火烧火燎的绞痛,除此之外,再无异状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陈铮暗中庆幸不已道:“好凶猛的掌力,以我洗髓境圆满的身体都差点没有抗住!”

    自蛮荒归来,他第一次全力出手,面对半步先天高手,终于意识到洗髓境圆满后的身体的强悍。硬生生受了左庭峰催碑裂石的一掌,也只受了一点内伤,经脉略微受伤,并没有伤及腑脏。

    十拿九稳的一掌,竟被陈铮抗住,左庭峰彻底狂暴了,双手交错,掌如惊雷,整个天地间都是呼啸而来的掌影。

    陈铮暗叫一声不妙,泣血刀收于背后,运起十二分的鬼影鬼踪,整个人也化作了黑影,穿行于掌力之间。

    任凭左庭峰使出所有力气,都不能再挨到陈铮一片衣角,狂暴中的左庭峰,越是打不到,就越发的疯狂。

    强不持久,左庭峰双眼通红,形如厉鬼,胸膛剧烈起来,不断喷吐着粗气,气势开始由盛而衰,攻击渐不如前。

    他陷入狂暴中,每一掌都用尽全力,不留余地,真气消耗之快,不到半刻钟,体内真气乏力,体力耗损殆尽。整个人头顶冒出腾腾白气,汗水湿透衣服,胡发皆湿,不断滴下汗水。

    “被你追着打了半天,也该轮到我反击了!“

    陈铮见状,长吸一口气,整个人如同抽风箱,把身前空气尽数吞吐入胸腔之中,催动全身气血,眼睛变的盈红一片。

    泣血刀泛出盈盈血光,似血雾升腾,刀尖吞吐出阴邪妖艳的血芒,发出滋滋响声。

    “接某一刀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轻喝,身体如幻影一般,欺进左庭峰,一刀斩向左庭峰面门。

    同时,左手一挥间,鬼爪手也施展出来,三爪两掌,变化由心,忽而爪影满天飞舞,忽而掌劲重重如浪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轻脆声音响起,左庭峰手腕突然被陈铮抓住,被直接斩断。而后白骨真气涌动,直接封锁了左庭峰全身气血。

    左庭峰左手被折,全身气血被封,从狂暴中清醒,双眼复又清明,冷电般的眼眸紧紧盯着陈铮,声如闷雷,透出一丝枭雄末路的悲愤,沉声喝道:“为什么不杀我?”

    陈铮刚才是有机会杀他的,刀行半途,忽然左手施展鬼爪手,折断了他的腕骨。本想着要一掌震碎他的心脉,却忽然产生了惜才之心。

    “你若臣服于本候,便饶你一命!本候还可助你把百灵门发扬光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左某宁肯站着死,也不跪着生。与人为狗,哪如死后长眠来的自在!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血光闪过,左庭峰话音嘎然而止,脖子上出现一道血线,一连串的血珠飞溅而出,洒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一代枭雄之质,还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才能,便瞌然而逝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的英雄、枭雄多如繁星,非我所用,即我仇寇!”

    左庭峰死的太干脆,让观战的佘家主有些无所适从,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破灭了半个佘家,让佘家一门举足无措,差一点灭门的左庭峰死了,无声无息的死在了他的眼前。死前没有豪言壮语,更没有壮志未酬的悲愤怒吼。

    被陈铮杀鸡宰羊般,一刀割喉,催断心脉而死。

    佘家主目光复杂,有些轻松,有些担忧,尤其是陈铮斩杀了左庭峰的喃喃自语,被他一字不差的听在耳中,让他为之心忧。

    左庭峰是一头恶狼,陈铮就是一只猛虎。

    如今,景阳盟内讧的罪魁祸首左庭峰已被斩杀,但又出现一位比之左庭峰更让人难以应付的人。

    “人离乡则贱,佘家堡已经不是在太祖洞天安详太平的佘家堡了!”佘家主叹息一声,语气中充满了对佘家前途未卜的担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