佘老太君修炼的金蟾真气,是佘家秘传功法,经过一甲子的修持,已至精纯如水之境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真气凝聚,杀气冲霄,乌光缭绕之间,状若疯魔。每一击轰出,就有一股真气侵入杜宇的体内,扰乱他的气机,杖化乌光,向杜宇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空气中发出呜呜的声音,似闪电般划过天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气劲爆炸,周围一丈之内,空气爆破,佘老太君身形忽然退至祠堂门口,麒麟杖在地面重重砸下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乱石飞溅,一道气劲朝着祠堂前扩散而去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杜宇发出一声惨叫,被这股气劲直接掀飞,重重摔在地面上,口中喷出一股血箭,脸如金纸,气若游丝。

    “吴琪森,白语锋,你们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杜宇胸前被轰破一个大洞,一颗心脏暴露出来,随着他一声厉吼,“嘭”的一声,心脏爆裂,飞出一团血雾,杜宇发出一声惨叫声,气绝身殒。

    吴琪森与白语锋相互对视一眼,露出一丝心照不宣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二人眼睁睁看着杜宇被杀,没有丝毫援手之意。老太君看的分明,冷哼一声,露出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鼠目寸光,竖了不足于谋!左庭峰识人不明,视你二人为心腹,焉有不亡之理!”

    老太君修持一甲子的金蟾真气,早已打通了任督二脉,若非年老体衰,气血衰败,恐怕已晋升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满头银飞,面罩寒霜,如同一位老怒的菩萨,麒麟杖下无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适才杖毙两大高手,骇的众敌畏畏缩缩,不敢上前。老太君见状,乐的如此,正好借机喘口气,平缓气伏涌动的真气。

    终究是老了,这才几十招而已,老太君就觉胸膛火辣辣的,有些喘上气来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对峙之下,外面杀声震天,敌人已从其他方向突破,攻入寨中。二三百名武者冲进寨中,见人就杀,见财便抢,整个佘家寨一片狼藉,火光四起。

    恐怕真如卜志所言,过了今夜,佘家寨就要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寨门口,将对将,兵对兵!

    血衣卫联合佘家弟子与左氏一方的武者混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家主不好了,敌人从其他地方攻进寨中,老太君被困在祠堂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佘家主闻言,须发皆张,一把抓住报信的弟子,双眼通红的怒吼道:“老太君怎么样了,受没受伤?”

    “老太君没受伤,但大公子被重伤,如今生死不明!”

    “左庭峰,佘家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老太君是佘家的定海神针,万万不能出事。佘家主看着与敌混战在一起的弟子们,眼中闪过一道厉色,忽然沉声喝道:“放弃寨门,随我去接引老太君!”

    把守寨门的十几名弟子闻言,神情不由一怔,放弃了寨门,也就等于放弃了与敌混战的几十名弟子。

    陈铮手提泣血刀,身形闪烁,一道赤光划过,与他纠缠的敌人被一刀枭首。“咻”的一声,化作一道影子落到寨门口。

    “以佘三爷的实力,进取不足,防守有余。以防万一,还是让他们把守寨门,你我二人前去支援老太君。”

    佘家主点了点头,人多目标大,别是老太君没有等到支援,他们反而被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把守寨门已无意义,老三且战且退,摆脱了敌人纠缠,马上前往祠堂!”

    佘家主忽然高喝一声,转身退入寨门,向着祠堂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陈铮看了一眼正与左氏武者激战的血衣卫,在莫千户的调度之下,进退有矩,阵形不乱,根本不用他操心,转身追向佘家主。

    这处寨子原本是景阳岗一伙土匪所建,被佘家占据后,重新翻修之后,做为佘家的存身之地。

    从寨门到达祠堂的距离并不远,沿途所见,左氏武者行如匪徒,蹬门踹户,杀人夺财还不痛快,临走时放一把火。

    整个佘家寨已有半数被烧成白地,佘家主见状,目眦欲裂,恨不得冲上去被这些人五马分尸,拆骨拨皮。

    “身外之物,何必放在心上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。平定了左庭峰之乱,重新建一座佘家堡就是!”

    陈铮声如飘忽而来,制止了佘家主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老太君安危要紧,咱们赶紧前往祠堂,以防老太君被宵小所乘!”

    “多谢候爷提醒,佘某险些因小失大!”

    二人飞身而起,向祠堂方向急掠,突然一道呼啸掌力排山倒海般涌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陈铮反应极快,高喝一声,身体凌空一折,横空挪移一丈之远,身体缓缓落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来人时机把握极准,一掌推出,另一掌紧跟而至。余家主的轻身提纵之术远不能与陈铮相比,反应又慢了半拍,被一掌拍中胸口,凌空喷出一股血团。

    “左庭峰!”

    佘家主怒发张狂,形如厉鬼,对着偷袭之人悲愤怒嚎一声,身体坠向地面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百几十斤的身体砸在地面上,尘土飞扬,一道血箭喷起三尺高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余家主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这人飞身落地,双手置于背后,雄雄火光照映之下,身材伟岸,英资勃发,如同一位火中天神,脸上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左庭峰,你这个狗贼,佘家一门上下,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余家主伤的太重,口中不断喷吐着血沫,脸色惨白,双目中喷火般瞪着左庭峰,嘶心裂肺般地嚎叫着。

    “景阳盟中,七层势力已归顺于百灵门,想与本座不死不休,就凭你吗?”

    左庭峰语气中透出浓浓的不屑之意,看向佘家主的目光就如在看一只蝼蚁。以他半步先天的修为,佘家主的确就是一只蝼蚁,挥手之间就能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闪烁,半迷着眼睛,打量着左庭峰。

    他对太祖洞天中各方势力并不陌生,当初大离各派进入太祖洞天之中,横行无忌,杀的七大派节节败退,七去其四。

    至于佘家堡,百灵门之类,根本不入人法眼。

    没想到,时过境迁,百灵门竟出了一位半步先天的高手,野心勃勃的要统一景阳盟,向景阳岗之外扩张了。

    陈铮对这位左副盟主倒是极为的欣赏,若能收之麾下,必定是一员独挡一面的大将。可惜,见到左庭峰第一眼,陈铮就看出此人一副枭雄之态,只可为敌不可为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