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嘶!”

    佘家主倒吸一口冷气:“好狠的刀!”

    一股寒意侵入身体,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,惊骇的望着陈铮。此人刀法阴邪似魔,狠厉绝决。从陈铮突出现到史氏兄弟败亡,说来话长,却不到一刻钟。

    看着史老大喃喃自语着,身体倒地,陈铮持刀而立,泣血刀轻轻一抖,一串血珠飞溅,落在史老大眉心。

    “兄弟情深,可惜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瞬间恢复了冰霜冷漠之色。

    佘家寨门前,史氏兄弟被杀,佘正远同样斩杀了对手,一行人汇聚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家主,博儿已救出,多亏了陈候爷出手相助,博儿才转危为安!”

    佘正远一身煞气未敛,向佘家主介绍起陈铮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渔阳陈候爷,多谢候爷出手相助,佘家一门老小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一行人在寨门前寒暄,相互吹捧着,佘家寨另一方向已被左庭峰麾下势力攻破。

    上百名武者高举火把,团团包围了佘家新建的祠堂。

    佘家祠堂前,二十余名佘家弟子面带悲愤,持剑护着一位八九十岁的老太太。身后的祠堂之中,佘家的女眷、幼子,眼中透出绝望之色,脸色泛白,紧张着向着外面观望。

    “老太君,上天有好生之德,何必抱着一个有名无实的盟主之位不放手。左副盟主雄才大略,修为高深,他日必将晋升先天化境。老太君若是退位让贤,景阳盟十几家势力必将受到左副盟主的庇护,不比缩在小小的景阳岗中来的自在吗?

    在下听闻,莫氏皇族失德,天下大乱将至。以左副盟主的实力,必能取陈氏渔阳而代之,将来或为渔阳郡一郡之主。我等各方势也必因此而受益,老太君何必固执己见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八九十岁了,背不拖,背不弯,手中拄着一根麒麟杖,满头的银发,用一块黄绿色头巾包着,额前镶着一块黄玉宝石。脸色红润,双眼中精光四溢,老当益壮,气度雍容。

    站在祖祠堂前,手中麒麟杖在地上重重一磕,“嗡”的一声,好似晨钟钟暮鼓,沉闷的声音扩散至十几米之外。

    这位就是名传太祖洞天的佘家堡的镇海神柱——佘老太君!

    佘老太君就像一棵万丈不倒松,身资挺拔,护着身后的祖宗祠堂,以及内中一干女眷幼子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老身在山中,也知渔阳陈氏名满天下。陈老候爷善名传天下,小陈候爷少年英杰,乃是一位中兴之主。麾下人才济济,高手如云,修兵事,兴农业,百姓安居乐业,渔阳县只闻陈氏不闻天子。

    左庭峰何德何能,敢有取而代之心?

    狼子野心,以蛇吞象,他就不怕百灵门百年基业一朝丧吗?”

    老太君活了快一百年了,什么风风雨雨没有经历过。赵氏一脉龟居于洞天之中,自以可以传承千年万年,却一夜之间被攻破祖地,丧失了太祖传下的基业。

    大离朝的水深着呢,远的不谈,只是在景阳岗中立足,便让他们损失惨重。当初从太祖洞天迁出的各方势力,如今十亭去了五亭。

    老太君居于景阳岗中,与世隔绝,实乃老成谋国之举。

    “老太君冥顽不灵,今夜过后,佘家堡两百年的基业将要损于一旦了。可惜,可怜,可悲!”

    站在老太君身边的一位青年,突然走出台阶,指着此人破口大骂起来:“卜志,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当初若非我家家主,你早就被天命教所杀。今日如何敢率众围我佘家祠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子找死,我与你家老太君在此,哪里有你说话的资格!”

    话毕,飞身扑杀而来,老太君脸色瞬间变的阴沉如云,双眼中寒光暴射,手中麒麟中猛然一挥,厉声叫道:“尔敢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麒麟杖挥出一道乌光,轰向卜志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卜某就代左盟主取了你的性命,杀绝佘氏一门!”

    卜志鼓动真气,双掌翻飞,雄厚的掌劲迎向老太君的麒麟杖。

    常言道,人老不以筋骨为能!

    虽然修为不如佘老太君,但卜志仗着身强力壮,专门欺负起老年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麒麟杖发出呜呜的声音,一甲子精修的金蟾气,凝于杖上,直接轰爆了卜志的掌劲。儿臂粗的麒麟杖砸在卜志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阵清脆有骨碎声,浑厚精纯的真气透入卜志胸口,震碎了他的心脉。

    看到卜志被一杖击杀,突然一声狂喝声,一道身影扑出,杀向老太君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去死!”

    “杜宇,安敢伤了老太君!”

    刚才的青年猛的大叫一声,挥剑斩向扑杀向老太君的杜宇。杜宇疯狂的大吼一声,人未至,一记百步神拳捣出,钵大的铁拳直接把这青年锤飞。只听见“咔咔咔……”一连串胸骨断裂声,此子倒飞出去,撞在祠堂门上,一股鲜血喷出,再也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老太君见状,彻底陷入狂化之中,奋不顾身,挥杖冲到杜宇身前。

    “老太君小心!”

    佘老太君的麒麟杖轰碎了空气,沉重的杖影直接与杜宇硬拼一记,老太君“噔噔噔……”一连退了好几步,退到祠堂门口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胸中气血逆冲,脸色浮显一团殷红,强行咽下这股气血,突然急喘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杜宇也不好受,被一杖劈中肩膀,半只胳膊变形扭曲,臂骨折断,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,披头散发,双目瞪的有如铜铃大,满是怨恨之色的盯着老太君。

    麒麟杖上凝聚的精纯的真气,侵入他的体内,瞬间击溃了杜宇的护体真气,直奔他的心脉而去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杜宇借着一股血雾喷出,化解了入侵心脉的真气。冲着同伴大叫起来“老不死实力太强,一起出手!”

    “谁出手都一样,想要灭我佘氏,老身就先崩碎他的满口牙齿!”

    佘老太君好面容冷峻,冷笑一声,手中麒麟杖幻起一道道乌光。重达数十上百斤的麒麟杖,举重若轻,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十几招之后,杜宇真气损耗近半,面对佘老太君狂风一般的攻势,渐感不支,再无刚才威势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