佘家主陷入围攻之中,寨中忽然大喝一声,一道人影冲出来,杀往史氏兄弟,要为佘家主解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佘老三,我来会会你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道掌劲呼啸而来,中途拦下佘正远。

    史氏兄弟见至己方援兵已至,气势猛然大盛,一前一后,相互夹击向佘家主。

    其余武者也攻向佘家弟子,久攻之下,佘家弟子伤亡惨重,眼看寨门不保,佘家主露出着急之色,被史氏兄弟一记掌风扫中胸口,“噔噔噔……”连退四五步,一直到退到寨门口。

    “保护家主!”

    佘家主受伤,嘴角溢出一缕血迹,一名弟子见状挺身而出,挡在佘家主前面,根本没想过自己是否挡的住史氏兄弟一掌。

    “退开,你不是他们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佘家主脸色猛的一变,急忙大叫道。

    重伤了佘家主,史氏兄弟得意地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佘家主还是顾好自己吧,某家要杀人,谁能拦的住!”

    史氏老二话音刚落,一掌拍向挡在佘家主面前的弟子。

    浑雄刚猛的掌力压迫而来,这名弟子全身僵直,生出难以抵挡之心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就在这名弟子闭目等死之际,突然一声冷哼传入耳中,一道黑影扑向史氏老二。

    满天的爪影带着阴寒气的息扑面而至,抓向史氏老二后背。

    察觉到背后劲气凌厉,史氏老二脸色猛的一变,“嗤嗤”的空气撕裂声传来,当即舍弃击杀眼前的佘家弟子,回身一掌轰出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劲暴裂,黑影速度非常快,史氏老二一掌落空,眼前猛的一花,就见黑影化爪为掌,隔空一击,把他打的后退。

    “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莫副千户正巧率着一众血衣卫从围攻佘家弟子的武者中杀穿过来,看到陈铮,连忙曲膝行礼。

    陈铮挥手一道柔和的劲力把他托起来,语气中透着森森寒意,道:“战场之上,用不着这些虚礼,先助佘家弟子击杀来犯之敌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莫副千户起身,忽然厉声大吼道:“击杀来犯之敌,守住寨门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数十名血衣卫,三人成阵,五人成伍,配合默契,组成大大小小的战阵,向着左庭峰一方的武者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佘家主看着突然出现的众人,身穿血衣,个个凶悍之极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,挡在佘家主身前的弟子,惊喜地叫道:“家主,咱们的援兵到了!”

    这些血衣人服饰怪异,一身暗红血色,个个面色冷峻,远远看着都能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意。他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不是景阳盟中人,故尔面带疑惑的向佘家主问道:“这些人好厉害,是家主请来的救兵吗?”

    佘家主闻言,亦皱起了眉头,看着与左庭峰一方武者厮杀的血衣人,个个神色冷峻,刀法狠绝,不求自保只为伤敌,不光没有喜色,心中反而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这些人刀法狠绝,配合默契,进退之间极有章法,三五人组成一个小阵,二三十人组成一个大阵,大阵套小阵,凡是被战阵圈住的武者,倾刻间就被斩杀。

    佘家主的目光不由落向正在激战中的佘正远,无论是代他拦下史氏兄弟的青年高手,还是忽然出现的血衣人,都是跟随佘正远之后才出现。

    寨门口,佘家主带着疑惑之色,指挥佘家子弟排兵布阵,形成一道牢固的防御线,目光不时看向与史氏兄弟激战的陌生青年。

    一掌击退史氏老二,史氏老大脸色惊变,厉声喝道:“哪来的野小子,竟敢坏你家史爷爷的好事!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陈铮,他随佘正远一同来寨门救援佘家主,对于史氏老大的厉喝声充耳不闻。鬼爪手时而化为凌厉的鬼爪,时而化作掌,或指或拳,杀的史氏老二遍身生寒,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史氏老二的修为才只后天八层后期,远逊于陈铮,若非凭着一股狠劲与强大的韧性,早就落败身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好不到哪里去,面对陈铮的攻杀,陷象环生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年龄不大,一身修为邪门之极。

    最让他难受的不是对方的爪功,而是从爪指之中透出的阴森真气,阴森妖邪,侵如体内后直往骨髓里钻,火辣辣的刺痛。

    真气中蕴含的冰寒气息,令他的血液都要冰结,身本僵直,应变能力迅速下降。

    陈铮一双铁手,爪掌转换自如,凌厉的爪劲带着无坚不催的气势,把空气都撕裂了,发出“嗤嗤”的刺耳声,杀的史氏老二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人物!”

    对方的韧性出乎他的预料,虽然没有使用刀法,但他的鬼爪手已至出神入化之境。往常与他修为相当的人,面对鬼爪手凌厉的爪劲也要手忙脚乱一番。

    "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白骨真气凝于双手,一爪探出,阴风惨惨,爪劲破空,如厉鬼嚎叫。

    满天爪影把史氏老二团团围住,杀的史氏老二只有招架之功,而无还手之力。久守必败,眼看要丧命于敌人的利爪之下,史氏老二急了,朝着自家兄长叫道:“点子太硬,再不出手就给我收尸吧!”

    史氏老二险死还生,急的满头大汗,朝老大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只爪子扑过来,瞬间把史氏老二衣襟抓破,在他胸口处留下五道血淋淋的抓痕。

    “今天谁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陈铮一爪得手,眸中血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敢伤我家老二,老子宰了你!”看到史老二险象环生,随时都有丧命之险,史氏老大猛呼一声,冲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一道淡淡血光升起,化作血色刀光斩向史氏大兄。左手翻掌拍向史老二,一掌印在对方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自家老二被一掌击中,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身休倒飞出去,摔在火场边,气若游丝,爬在地上一动不动,连忙衣服被火燎着了都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身高八尺的史氏大兄,就跟一头受伤的野熊,厉吼着扑向陈铮。还没靠近陈铮呢,突然眼前亮起一道血红光芒。

    这一道血芒,猩红如血,妖艳,邪恶,散发着森森寒气,就好像是天地间被斩出来的一道伤口,流出来的血,向他浸漫而来。

    史氏大兄的眼睛产生了幻觉:血芒缓缓向他接近,只要他稍微挪一下,就能避过这道血芒。但这终究只是幻觉,血芒的速度并不慢,反而出奇的快,快的像是一道闪电,只见其光不闻其声,等到血芒划破空气发出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,史氏大兄已经中刀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刀……”

    史老大的眼中露出不甘之色,目光看向老二的方向,只见雄雄大火已吞噬了史老二,双目中透出一丝似喜似悲之色,喃喃自语道:“不求同日生,但求同日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