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一连数十道破空声划破夜幕,距离火光之处的一里之外停下,然后压紧脚步,悄然潜向佘家堡所在。

    前半明月高悬,过了三更时,夜色阴沉似乎要下雪。

    从密林之中走出,陈铮抬头了一眼夜空,乌云遮天。佘正远怀中抱着幼童,向着佘家堡方向急弛,陈铮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行出二十里,突然传来一阵“唏唏嗦嗦”的脚步声,似乎有不少人正在接近之中。

    佘正远脸色猛地一变,刚要隐藏形迹,一道尖锐的啸音传来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露出笑意,同样以啸音相应,片刻之间,数十道身影飞掠而来。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暗红血衣,腰挎长刀,其中一人脚步细碎,落地无声,瞬间冲到陈铮身前,曲膝向陈铮行礼。

    “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一共九十二人,景阳盟内讧,莫副千户带着另一批兄弟已经潜入佘家堡驻地。”

    陈铮满意地点了点头,血衣卫的嗅觉很敏锐,景阳盟才发生内讧,便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给莫书生发信,今夜的目标是左庭峰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这名血衣卫沉声应道,身体猛的化作一道黑影,消失在陈铮眼前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脚步声响起,刚刚接近的数十名血衣血,迅速消散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渔阳候?”

    佘正远目光复杂的盯着陈铮,景阳岗与渔阳县互邻,佘正远对于相邻的渔阳候有所耳闻,尤其是做为景阳岗三大势力之一的黑风寨,据说就是渔阳候的藏兵之地。

    所以,听到血衣卫称呼“候爷”,佘正远第一反应就是渔阳候。而且,能在不到半个时辰内,调集这么多的高手,也只有渔阳候才能办到。

    “陈铮非故意隐瞒,佘三哥与秦家主不会怪怨吧?”

    佘正远连忙拱手作揖,道:“佘正远见过渔阳候,佘家堡危难之际,候爷能伸出援助之力,佘家上下感激还来不及呢,安敢怪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笑了起来,客气道:“陈某尝闻佘老太君巾帼不让须眉,一直无缘见面,还要佘三哥代为引见一番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!我家老太君若能见到候爷,一定很高兴!”

    一行到了佘家堡一里之外,火光映天,天上的乌云被烧的通红。地面上,杀声震天,哭喊声,叫骂声,人影如潮,不断向火场之外逃离。

    佘正远脸色猛地大变,就要向火场中冲去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把他拦住,劝阻道:“不要冲动,先探清虚实再行动。”

    火场另一边,佘家主走出寨门,只见不远处火光冲天,热浪侵袭。无数的身影把寨子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刻,有二十余人穿过火场,很快就来到寨门口。

    佘家主立于寨门口,身后同样站着十几名佘家弟子。看到来人后,遥遥拱手,扬声说道:“不知是哪一位好朋友?”

    当先一人走上前来,目蕴神光,开口道:“可是佘家主当面,史氏兄弟冒昧打扰,只为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北蛮山狼王,两位也归顺了左庭峰,与我佘家堡为敌吗?”

    史氏兄弟透出一丝嘲讽之色,“嘿嘿”冷笑一声,道:“佘家堡今非昔比,将成昨日黄花。佘家主若识实务,不如让出盟主之位,归顺左副盟主,为余家保全一分香火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佘家主脸色阴沉,指着史氏兄弟怒骂道:“二位也是称雄一方的豪杰,为何要与左庭峰为虎作伥,甘愿俯低作小,平白辱没了名声!”

    史氏兄弟“嘿嘿”冷笑道:“佘家主不识实务,可不要怪兄弟们不念旧情。”说话间,伸手一挥,身后数十名武士齐齐走上前一步,逼近寨门,战斗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“布阵,迎敌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抢先攻向史氏兄弟。

    史氏兄弟的修为并不比他差,两人联手,景阳盟少有敌手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吼声,史氏兄弟其中一人飞身向佘家主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联系,他且让其三分,史氏兄弟太自大了,只有一人就敢与他交手。佘家主长剑出鞘,飞起一道剑光,使出了佘家剑法中的一记绝招。

    剑光分化,数道道剑光闪烁着致命般的寒光,罩向史氏兄弟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剑光太凌厉,史氏兄弟见势不妙,同时使出一门剑法,剑势浑雄,直接架住佘家主的长剑,二人各运真气硬拼一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劲气外泄,发出一声爆鸣,劲风四处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佘家主已是后天八层巅峰的修为,独斗史氏兄弟其中一人,占了一丝上风。浑厚绵长真气直接侵入对方体内,击散了对方的护体真气,把对方震退四五步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宗家主果然是好修为!”

    史氏兄弟被一击击退,感觉面上无光,心中又是震骇又是惊怒,愤而冷笑道:“好好好,今日我兄弟两人就领教一番名震天下的佘家剑法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佘家主手中长剑再次刺来,剑光如电,锋芒森寒。史氏兄弟大惊失色,连忙擎起长剑挡在身前,高声呼叫道:“杀入佘家寨!”

    数十名武士闻言,迅速冲向寨门,先是一阵暗青子招呼,乌压压的一片飞刀暗箭之类的扑杀向佘家弟子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暗器伤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听到身后弟子们一片惨嚎怒吼,佘家主怒极攻心,目眦欲裂,长剑迸出一尺长的剑芒,劈向史氏兄弟。

    “狗贼,想要攻入佘家,先把命留下!”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佘家主话未落,又是一片暗器飞袭而来,笼罩向佘家主。

    身在半空,佘家主长剑挥出一片剑雨,剑光四洒,“叮叮铛铛……”一串的撞击声,满天暗器被击落。

    不等佘家主落地,史氏兄弟齐攻而来。兄弟合壁,所向无敌,瞬间把佘家主逼落下风。十几招之后,佘家主稍有不慎,就被史氏兄弟一掌击退,噔噔后退好几步,直接退到寨门口,嘴角嗪出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此刻,血衣卫莫副千户带着三四名精锐跨过火场,潜伏到佘家寨数十丈之外。看到史氏兄弟击伤佘家主,就要攻入寨门,脸色猛地一变。

    “看来佘家不行了,候爷有令,佘家为友,左氏为敌。全力围杀左氏一方,务必不使一人逃脱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血衣卫齐声喊杀,冲过火场,从后面向史氏兄弟包抄,瞬间与史弟兄弟麾下武者交战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