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露出一丝不屑之色,冷哼一声道:“左庭峰很不了起吗,不过是只丧家之犬罢了!”

    这些人被从太祖洞天中赶出来,在景阳岗立足未稳,竟然起了内讧,开始争权夺利。陈铮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,都是一群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货色,千万不要托了自己的后腿。

    “好胆,敢胆辱骂左副盟主!”张建眼中寒光一闪,凶狠地看向陈铮,没想到竟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小年青。想到刚才此人坏了自己的好事,不由怒喝道:“哪来的小野种?”

    “出言不逊,讨打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冷哼传入耳中,只见一道黑影扑向张建。

    陈铮面罩寒霜,催动白骨真气,满天爪影带着丝丝阴寒气息扑面向张建。

    一股“嗤嗤”的撕裂声传来,森森寒意侵袭而来,张建的脸色猛地一变,运气凝劲,一掌迎向扑来的爪影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凌厉的爪劲撕碎了张建的掌力,气势凶猛地朝着张建头皮抓下。张建眼色大变,眼中鼓足中出惊骇的目光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年龄不大,一身功夫却邪门至极。阴森邪异的真气不断侵入他的体内,双爪凌厉,手指如钢,把空气都撕裂了,发出“嗤嗤”的刺耳声,杀的他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陈铮也不拨刀,只是使出了鬼爪手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凝于双手,一爪探出,阴风惨惨,爪劲破空,尤如厉鬼惨叫。满天爪影把张建团团围住,时而化爪为掌,阴邪森寒的也掌劲当头拍下,杀的张建肝胆俱裂,浑身直冒寒气。

    “还不出手!”

    张建险死还生,急的满头大汗,连忙朝旁边的佘卫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开口还能勉强支持几招,嘴一张开,体内凝聚的一股气息外泄,身体忽然一顿,被陈铮抓住了机会,一爪子扑过来,恶虎掏心般,抓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嘶拉!

    爪如精钢,劲如利刃,瞬间把张建胸前衣襟抓破,在他胸膛上留下五道血痕,伤口深可见骨。倾刻间,就染红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阴邪森寒的真气,不断腐蚀消融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凝炼如钢丝的真气钻入体内,刹那间就冻结了他的血脉,让他全身僵硬。体内血气不断被消融,张建吓的面如土色,脸上露出震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今天谁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陈铮眼神淡漠,目含血光。

    身形猛的化为一道影子,白骨真气凝于手掌之中,向着张建胸口拍去。

    见识了陈铮的厉害,张建不敢硬拼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躲的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手按刀柄,“呛”的一声,淡淡血光升起,化作血色刀光斩向张建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看到张建身陷险境,佘卫眼中暴出一团凶光,厉喝着扑向陈铮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速度与陈铮相差极大,才动身,就见张建被一掌拍中掌口,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混合紫黑色的血块,整个人脸如腊纸,已是出声多吸气少了,眼看的不活了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张建是左庭峰的心腹,若是在自己眼前死去,左庭峰绝不会放过他。而且,张建一死,他便陷入重围之中,厉吼着扑向陈铮。

    还没靠近陈铮呢,突然,佘耳眼前亮起一道血红光芒,直直向他斩来。

    这一道血芒,猩红如血,妖艳,邪恶,散发着森森寒气,就好像是天地间被斩出来的一道伤口,流出来的血正向他漫延而来。

    佘卫的眼睛似产生了幻觉:血芒缓缓向他接近,只要他稍微挪一下,就能避过这道血芒。但这终究只是幻觉,血芒的速度并不慢,反而出奇的快,快的像是一道闪电,只见其光不闻其声,等到血芒划破空气发出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,张建已经中刀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刀……”

    佘卫的眼中露出不甘死亡的神色,一只手捂着喉咙的伤痕,一只手指向陈铮:“左副盟主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“扑嗵”一声仰面摔倒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佘正远倒吸一口冷气,眼中露出骇色之色,惊叫道:“好毒的刀,好快的刀!”

    一股寒意侵入身体,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,惊骇的望着陈铮。此子刀法阴邪如妖,狠厉绝决,任他见识无数,也被骇的冷气直冲,浑身发麻。

    从陈铮突出现,一掌重伤张建,又一刀斩杀佘卫,说来话长,也不过是半刻钟左右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持刀而立,刀尖寒芒吞吐,血槽中腾起妖艳的血光,一连串的血珠沿着刀锋流向刀尖,滴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烁的血光,透出冷漠冰寒之色,瞥了一眼佘卫的尸体,略有歉意的对着佘正远说道:“陈某越俎代庖,杀了此人,兄台不会怪罪吧?”

    佘卫在如何的不是,毕竟是佘家之人,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杀死,佘正远便是心有不快,也不敢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值此危难之际,面对陈铮这位高手,只能交好,不能交恶。

    佘正远沙哑着嗓子,冲着陈铮拱手抱拳,道:“多谢阁下救出我家堡主四公了,佘卫咎由自取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“左庭峰该死之极!”

    秦叔宝突然打断两人寒暄,厉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佘正远抬头一看,密林之外,一道火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火光烧着的地方正是佘家堡的驻地,如今浓烟滚滚,相隔二十多里外都能看的清楚,可见火势之盛。

    “左庭峰打不破佘家堡防御,开始放火烧山了,咱们赶紧前去支援!”

    水火无情,也不知有多少人要丧身于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佘正远的目光落在陈铮身上,露出绝决之色,忽然躬身作揖,道:“佘家堡有难,恳求阁下出手相助一臂之力,佘家上下感觉不尽!”

    他对陈铮一点都不了解,也不知对方是善是恶,突然出现在这里,又有何图谋。但是佘家堡确实陷入了危难之间,急病乱投医,也顾不得许多了,先把佘家保全了再谈别的。

    真是瞌睡遇上了枕头,若能助佘家堡平定内乱,必然能得到以佘家堡为首的各方势力的支持。

    对于佘正远的邀请,陈铮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景阳盟陷入内讧,只凭他一个人不可能击退左庭峰为首的叛乱势力。

    陈铮忽然飞身而起,窜到树冠之上,长啸一声,放出一枚信号,招集附近的血衣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