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方黑影翻过一座小山,钻入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紧跟在后,到了密林前,忽然停住身形,目光血光闪烁。

    行走江湖,有一个忌讳:“逢林莫入”。

    夜黑月高,谁也不知道林中是何情况,万一中了埋伏,或落入重围之中,想要安然脱身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铮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,但他有自知之明,后天九层的修为,面对普通半步先天高手,自保有余,甚至借助各种便利进行反杀。但若是遇到白世镜、秦珂琴这等高手,甚至是费无忌这一级别,一旦陷入重围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

    站在密林之前,犹豫再三,隐隐从中传来激烈的争吵声,陈铮眸中血光一闪即逝,飞向窜入林间。

    以他鬼影无踪的身法,山林密谷,几乎相当于是他的主场。没有惊起一点风声,悄无声息的靠近争吵的方向。

    密林之中,一位三十余岁的中年人,身穿黑装,身材高大,上唇留了两撇鼠须,眼中寒光闪烁,盯着面前的黑衣人,冷笑道:“佘卫,你果然背叛了佘家堡!如今证据确凿,我看你还能如何狡辩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佘正远,你还是顾好自己吧!”

    佘卫话刚落,从暗中走出一人,挟着一位童子的脖子,目露凶光,得意的叫道:“佘正远,看看这是谁!”

    “三叔救我!”

    童子看到佘正远后,剧烈挣扎起来,激动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卑鄙,堂堂香江帮之主竟然挟制幼童,你就不怕被景阳盟所有人耻笑吗?”佘正远目光阴冷的盯着张建,沉声喝道:“放了博儿,有什么手段冲着佘某来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佘正远,你当我是三岁小儿吗?放了这个小畜生,我还能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张建人质在手,自觉掌控全局,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,脸上神色狰狞,凶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佘正远目眦欲裂,狠狠地瞪向张建。他口中的博儿乃是佘家堡堡佘正风的四子,被他拿捏在手里,佘正远有心救人,却又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三哥,只要你交出佘令,并劝说堡主推举左副盟主担任景阳盟之主,我可以让你把博儿带回去!”

    佘卫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混帐,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,凭你也想当堡主,你有这个资格吗?左庭峰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连祖宗都不要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没得谈了?”

    张建手指忽然用力,捏住幼童博儿的脖子,沉森森的说道,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张建,你敢伤他一根毫毛,佘家堡上天入地,誓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张建手里的幼童忽然大哭起来,手脚挣扎,朝着佘正远叫嚷:“三叔,救我,快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佘正远猛地沉喝一声,眼中寒芒四射,浑身杀气外泄,对着佘博训斥道:“佘家男儿,流血不流泪,哭哭啼啼,没的丢我佘家脸面。”

    三人正僵持间,忽然一抹剑光飞袭而至,刺向张建背心要害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眼看长剑刺入身体,生死一瞬间,张建一把抄起手中幼童,当成挂牌,迎向刺来的飞剑。左手扬掌,凶猛的的掌劲向偷袭之手拍去。

    这人看到张建竟拿幼童做盾牌,连忙逆转真气,中途收剑,被张建乘机拍在掌前,发出一声闷哼,身体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一掌把来人打的倒飞落地,后退数步,张建眼中露出狡诈的光芒,阴侧侧地叫道:“住手,再敢乱动一下,我捏死这个小畜生!”

    “卑鄙!张建,你好歹也是香江帮之主,挟制小儿为质,简直丢尽了脸面。”

    此人中了张建一常,震动了脏腑,口角溢出一缕血迹,一手捂着胸口,一手提剑,看着张建恨声叫骂。

    “嘿嘿,秦家主,真是久违了!成大事不拘小节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是没有一点长进,难怪秦家一直被佘家压着翻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家主冷哼一声,道:“用不着你在这里挑拨离间,我秦家上下敬佩佘老太君巾帼不让须眉,便是给佘老太君端茶倒水,也是心甘情愿。不像你,堂堂的人不做,偏要给左庭峰当狗,如今更是猪狗都不如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与你逞口舌之利,成王败寇,今夜佘家堡完了,秦叔宝,你若识相就赶快归附于左副盟主,若不然,今夜佘家堡的下场就是你秦家的前车之鉴!”

    "呸!”

    秦叔宝朝着张建狠狠啐了一口,擎起手中长剑,指向对方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突然一道黑影飞出密林,身法之快,形如鬼魅,一爪抓向张建,凌厉的爪劲撕裂了空气,发出渗人的厉啸声。

    阴森,冰寒的气息弥漫,扑天盖天,把张建彻底笼罩。

    “小心,他手中有人质!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爪法凌厉,气息阴森,佘正远脸色猛地一变,急声叫道。

    张建故伎重演,抄起手中幼童撞向满天爪影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爪影呼啸来去,扑来的黑影忽然消失,一道凶猛的掌力猛地拍来,不等张建反应过来,便印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阵关节脱臼声传出,张建惨哼一声。

    黑影变掌为爪,抓向他手中的人质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看到黑影欲夺人质,张建厉吼一声,聚运运掌,拍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阴冷,带着一丝魔性的声音传入耳中,突然一道阴寒的气息从刚才中掌的地方暴发,让他身体变的僵直,一道劲风吹过,手中人质已被夺走。

    “接住!”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话音未落,夜空之中,一抹殷红光芒闪烁,把前来抢夺人质的佘卫逼退。

    佘正远身形纵掠间,一把接住幼童,对着黑影高声喊道:“不知是哪位朋友,佘正远感谢不尽!”

    嘶啦!

    胸前衣襟被刀光划破,佘卫目眦欲裂的盯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,狠不得生啖其肉,啃其骨头。

    张建更是气的跳脚,双目赤红,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,望着来人,眼神骇人,好像一头发狂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阁下何人,敢插手景阳盟之事?”

    张建的两只眼神瞪的比铜铃还大,凶光四溢,好像要吃人一般,语带威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鼠目寸光,还没有景阳岗站稳脚跟,就开始内乱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