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天逼回包围圈中,十几名田氏武士瞬间把他团团围住,神色凶狠。

    上次被吴天脱围而出,这些武士吸取了教训,结成阵列,十几柄长剑齐指吴天。真气共鸣,气劲联合一体,一道丈余剑气斩杀向吴天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点门道!”

    吴天一脚踏在地面,身体腾空而起,手中利剑放出一道青蒙蒙光华,剑光一闪,耀眼夺目,瞬间迎向斩来的剑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剑气崩解,蒙蒙剑光被击碎,吴天发出一声闷哼,身体从半空中摔落下来。脸色惨白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十几名后天七层的武者,借助战阵把真气凝为一体,便是半步先天的高手一时不慎,也要被重伤,何况吴天才只是后天八层巅峰。

    论修为,他也只超过这些武士一个层次而已,被一击击伤,终于露出了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吴天彪悍至极,乘田氏武士调息换气之机,利剑再挥,又一道剑华飞斩而出。

    突然,田氏武士惨叫一声,被剑光拦腰扫过,斩为两半。一人被杀,十数人被惊,本来严密的战阵,露出一个大大的破绽,吴天剑光分化,十几道剑气轰杀而出。

    剑光带着凌厉的锋芒,修罗杀伐之气所过,无一招之敌,瞬间就有三四人被杀。

    这些田氏武士被激起了凶气,齐齐大吼一声,冲着吴天扑杀而上。这些武士久经战阵,配合默契,再次结成战阵,真气共鸣,凝合成一道粗壮的剑光斩落。

    合击战阵,威力大则大矣,但失之灵活,吴天不是雕像,会站在原地等待对方斩杀。吴天倏忽一闪之间,让田氏武士聚合的一剑落空。

    随之,战阵变幻,第二剑迅速斩出,再次斩杀向吴天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吴天冷笑一声,手中利剑徐徐一变,一道青光腾起,形成一道剑气风暴,卷杀向周围的田氏武士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连爆鸣声,七八名田氏武士被生生斩杀。战阵被攻破,吴天利剑指向田二爷,厉喝一声:“受死!”

    声音未落,人剑合一,扑杀向田二爷。

    十多名武士被杀,田二爷被激怒了,尖叫一声,手中无锋利剑举起,面无表情,眼中暴出冷酷的光芒,迎向吴天。

    “锵锵锵!”

    剑光交错,互相连击,一连串的火星由双剑之中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吴天手中只是一柄普通的利器级的长剑,与田二爷硬碰七八下,利剑折断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无锋剑斩破空气,发出呜呜的声音,冲着吴天的头颅斩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吴天惨哼一声,身体被砸的飞起,喷出一股血雾。扑嗵一声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吴天被一击重伤,倒地不起,田二爷正要冲过去一剑了结了他,突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一道血光乍现,清音缭绕,直接斩向田二爷。

    “二爷小心!”

    田二爷只觉眼前一花,一道血光便劈向了过来。刀未临身,阴邪森寒的气息就已侵入体内,田二爷顿时浑身发冷,血液都要被冻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田二爷心中一寒,连忙鼓动一身雄浑的真气,无锋长剑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声脆响,血红的刀光与长剑冲撞在一起,凶猛的劲力反震而来,让陈铮虎口发麻,泣血刀差一点被磞飞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射出骇然之色,大吃一惊:“好大的力气!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手中平平无奇的长剑,竟然是一柄无锋重剑,陈铮一时不察,吃了一记闷亏。

    随之,他冷笑一声,刺耳的声音夹带着一缕魔音,让田二爷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刚才一击,他借着无锋剑占了一丝便宜,但也试探出陈铮的修为。对方的真气阴森冰寒,精纯凝炼不弱于他。对方刀上传来的真气,侵入他的体内,一时之间竟无法化解。

    阴损毒辣的真气,不断破坏着他的血肉,消融着他的气血。

    田二爷脸色猛的一变,神色凝重的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泣血刀“嗡”的发生一声颤鸣,一缕血光诞生,陈铮身化魁影,瞬间化出十几道虚影,赤光破空发出“嗤嗤”尖锐声。

    田二爷只觉眼花潦乱,分不清哪个是真实,哪个是虚幻,不等他反应过来,赤色刀光划过,森寒的刀芒斩向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田二爷长剑挥劈,一剑如电,出人意料的刺向陈铮,似乎没有看到斩过喉咙的刀光。这一剑出的绝妙无比,攻敌必所救,陈铮若不回刀防守,就算划破田二爷的喉咙,他自己也将被一剑穿心。

    面对田二爷忽如其来的一剑,陈铮脸上露出一丝冷笑,身如轻风,形如鬼魅,身形微微一晃,从原地消逝。

    泣血刀挥出一道血光,殷红的血光轻舞的稠带,杀机横生,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,酷虐地气息再次斩向田二爷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陈铮身形诡异难测,田二爷眼前猛地一花,一道血光在眼前划过。

    所有的田氏武士目光猛地呆滞,震惊地看着软倒在地上的田二爷,没想到陈铮如此狠辣绝决。灵机道人一言不逊,就已惨死于此人刀下。

    “恶贼,敢杀我家二爷!”

    “为二爷报仇!”

    剩余的七八名武士,看到田二爷突然被杀,脸色猛地大变,齐声怒吼,围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田二爷被杀,他们也活不了了,一旦返回化德府,必将受到严酷的刑罚。左右都是死,若能杀了陈铮为田二爷报仇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田二爷的死,瞬间激起了这些武士的凶气,齐齐大吼一声,冲着陈铮扑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眼中血光闪烁,泣血刀猛地向前一斩,阴森冰寒的气息弥生,惨烈的刀势扑天盖地,刀光纵横交错,一道血浪如天河倒悬,袭卷向冲杀过来的众多田氏武士。

    以后天九层巅峰的修为催动“血洗天下”,威能之盛,陈铮如神魔降世,阴气环绕于周身。泣血刀如游龙般,斩入众武士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武士根本没有抵抗之力,被血河袭卷,阴气侵入体内,身体瞬间变的僵硬,动作变缓,就见的眼光血光缭绕,寒芒闪烁。

    一连串裂帛之声响起,冲来的田氏武士身体猛地一顿,一道道血箭飞溅,竟然被全数斩杀。

    后天七层的修为,在陈铮眼中,已如蝼蚁。斩杀这些武士,于陈铮而言,不比杀猪宰羊难多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