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过树隙,只见十几名武士围着中间一位青年,这青年身着麻灰色劲装,头发散乱脸色略带苍白之色,前襟被利刃划破,血迹浸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“吴天,他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自上次分别,吴天拒绝了他的邀请,觅地潜修。才两个多月,竟在这里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觅地潜修去了吗,为什么会出现在景阳岗,还被田氏之人包围了?”

    想当初,吴天可是代表费无忌前往田氏,是田氏的座上宾。

    “难道费无忌与田氏翻脸了?”

    吴天对费无忌忠心不二,为此拒绝了陈铮的招揽。如今他被田氏武者围攻,是否代表着费无忌与田氏合作宣告破裂?

    他决定与田氏开战后,还隐隐担心费无忌呢。若双方反目成仇,或许可以作作文章。敌人的敌人,即使做不了朋友,也可以形成默契嘛!

    “吴天被田氏围攻,费无忌的人会不会出来救援?”

    此念生出后,陈铮不急着露面了,隐身暗处,准备隔岸观火。

    吴天手持一把长剑,护在身前,暗自调和着真气。面对十几名武士包围,面不改色,双眼之中,寒光暴射。

    “吴贼,交出朱子信物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大吃一惊:“悟道棋盘都已被程聿带入神者了,田氏怎么还对朱子信物念念不忘?”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想到朱子信物,陈铮心中猛地一震,眼珠子乱转起来,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吴天经过一场激战,已然受伤,如今又陷重围,却没有丝毫地慌张。

    自从走出寒冰界,来到大离朝后,吴天历经大小数十战,比今天险恶的处境都遇到过好几次。故尔,身陷重围,可以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“田二爷,区区何德何能,竟然劳动的田二爷的大驾?”

    他曾作过田氏座上宾,对于田氏的底蕴一清二楚。田二爷给外界的形象就是一个富贵闭人,还不如已经身殒的田三爷呢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每天斗鸡溜狗,狎妓逛窑子的田二爷,竟然是一位修为达到后天十层的半步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田二爷眼中怒火中烧,怒哼一声道:“吴贼,我田氏待你为座上宾,你竟敢夺走朱子信物,实在不当人子。交出朱子信物,你还是田氏座上宾;如若不然,月缺难圆,此地就是你的丧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吴天冷笑一声,东西到了他的手中,怎么可能再交出去。

    悟道棋盘虽被带入神都,但不等于朱子信物毫无价值,这可是朱子随身配带饰物,沾染了朱子的气息。对于普通武者而言,没有任何用处,但对吴天而言,却是一件奇物。

    他以秘法感应朱子信物上的气机,以此窥探朱子之道,借以应证己学,这段时间修为进步神速,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冲破列缺穴的壁障,打通任脉,晋升后天九层。

    这一隐秘,还是他在潜修时无意发现的呢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除了动手,还有别的选择的吗?

    吴天才不信田二爷的鬼话呢,手中利剑抖出一朵剑花。“铮”的一声,剑鸣之音扩散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田二爷脸色阴沉,一道剑光刺出,杀向吴天。

    吴天脚尖点向地面,借力腾空而起,利剑刺破空气,迎向田二爷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双剑交击,吴天身体猛地后退,动转修罗功,杀机弥漫。身体在半空回旋半周,凌空击向田二爷。

    以他半步先天的修为,竟只是把吴天击退,田二爷眼中闪过一道厉色,挥剑劈向斩凌空扑来的吴天。

    田二爷手中是一柄无锋剑,看似与寻常之剑无异,却以天外殒铁打造,重达三十多斤,一剑劈出,拥有千斤之力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一闪即逝,看着吴天剑法精妙,招式出神入化,一剑即出,便封住了田二爷所有变化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不见,吴天的修为竟至如斯!”

    看到吴天出手,陈铮暗中吃了一惊,他在蛮荒世界历经艰险,才借着“神尊精气”一举突破后天九层巅峰。

    吴天又凭了什么,短短两个月时间,由八层初期达到八层巅峰,只差一步就要突破后天九层。

    “得了奇遇吗?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胡乱猜疑之时,突然听到田二爷一声狂吼。

    “出手,斩杀吴贼者重赏!”

    田二爷看到吴天狡猾,为免夜长梦多,突然向麾下武士下令围杀天吴。

    十几名武士,清一色的后天七层修为,层层剑网罩向吴天,要把他绞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田氏好深厚的底蕴,一次性派出十几个后天七层的武士,这是这批武士,就已超出渔阳候府。”

    看到围杀吴天的十几名后天七层武士,陈铮眼热无比。刮空渔阳候家底,也拿不出十名以上的后天七层武士,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双方的差距。

    田氏三百年积累,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尤其是田二爷,半步先天的修为,让陈铮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知道田氏隐藏的半步先天高手不在少数,但从没听说过,田二爷会有这等修为。

    “田氏隐藏的够深,难怪能够与广宁张氏对峙两个月而不落下风!”

    如此实力的田氏,陈铮越发要灭之而后快。一旦田氏挡拄了广宁张氏的压力,回过头来对渔阳县发难,陈铮绝对无法挡的住。

    若不能乘此机会覆灭田氏,陈铮唯一的选择就是放弃渔阳县这片基业,三年多的经营化为流水。

    当然,若能覆灭了田氏,他就能踏着田氏的尸骨,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唰唰,一片剑光如电,吴天剑光分化十几道,迎向围攻而来的田氏武士。

    吴天剑法高超,已至剑光分化之境,并在这一境中有了极深的造诣。一剑使出,剑光凝炼,分别击向十几名武士。

    剑光之中,透出一股修罗杀伐之气,令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田氏武士们明显被吴天的修罗杀意震慑,动作猛的一滞,竟被吴天冲出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”

    看到吴天突围,田二爷一声怒喝,执剑刺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铛铛铛……

    双剑相击,发出一连串的金击之声,劲气从双剑之中暴发,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田二爷修为精深,半步先天的实力非吴天所能相抗,被杀的步步后退,再次落入十几名田氏武士的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吴天脸上戾气横生,眼中闪过一道寒芒,举剑向周围的田氏武士杀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