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何物,怎的蕴含如此浓郁凝炼的精气,几乎不需要炼化就能融入气血之中?”

    饶是卓未央见多识多,也没有听说过世上有这般奇物,蕴藏着如此凝纯的精气,小小一块血精中蕴含的精气,相当一位先天化境全身凝炼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此乃血精!”

    “血精,果然物如其名,有了此物相助,我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巩固修为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露出惊喜之色,看向陈铮目光透出火热之色,若能提供足够的血精,他有信心在半年之内恢复往日修为,达到先天巅峰之境。

    “卓先生需要多少块血精才能恢复修为?”

    陈铮的话无异于天籁之音,让卓未央心花怒放,激动不已。连忙说道:“二十块,十五块足矣!”

    此物堪称无价之宝,卓未央本想说二十块,话到嘴边,觉得自己要的太多,改成十五块。

    陈铮也干脆,直接说道:“那就二十块,希望卓先生早日恢复修为。我带来了一百块,卓先生,赵先生,靖老各分二十块,余地全部化入血池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不过,有了血精,就不用再到处抓人,免去不必要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沉吟道,如今的血池已经不能供应众人的修行。一位后天七层以下的武者,全身的精血也只够卓未央一次修行所用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数百血衣卫扫荡景阳岗,抓捕了上千名武者,全都添入血池之中,依然不能满足供应。如今,整个景阳岗人人自危,黑风寨已成众矢之的,再肆无忌惮的扫荡下去,众怒难犯,黑风寨就要无法在景阳岗中立足了。

    分配了血精之后,等三人试过功效后,陈铮忽然开口道:“三位恐怕不能在这里巩固修为了,与田氏开战在即,陈某需要诸位出手,为我在大战之前,袭杀田氏半步先天以上的高手,以减我方压力。”

    得到好处,自然要出力。

    “有了血精相助,在哪修行都一样,候爷尽管吩咐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到卓未央的话,陈铮双手一拍,兴奋地叫道:“有劳三位先生,赵先生精通兵法战阵,依然坐镇军中,一个月后随大军行动。卓先生与靖老准备一番,潜入化德府,借机袭杀田氏半步先天。我会派血衣卫潜入化德府城,大战开启,这些血衣卫就由二位统领,隐蔽待命!”

    “定不负候爷所望!”三人齐声应命。

    潜入化德府的血衣卫必须是十里挑一的精锐高手,陈铮从血衣卫花名册中中直接挑选精锐,筛选出三十名修为达到后天五层的高手,分批潜入化德府。

    这三十名高手,近乎把血衣卫中层军官抽调一空。若能覆灭田氏,占领化德府,便是全部折损了,陈铮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只待了一天后,陈铮就离开了黑风寨。

    光凭渔阳候府一家力量不足以打败田氏,但陈铮已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出了黑风寨,陈铮往渔阳县方向而行,走的不快。沿途思考着,如何才能找到外援,弥补己方缺少高手的窘境。

    翻过一座小山丘,一条两三米宽的溪流缓缓流动,拦住了他的前行之路。

    陈铮提气动功,正准备跨河而过,脑中闪过一道灵光,随之,激动的在脑门中猛地一拍,叫道:“我怎把他们给忘了!”

    景阳岗中就有他所期待的外援,太祖洞天被正道十宗占领后,素心观,真武道宫,大禅寺三大门派皈依各自主宗,其余四家被灭。

    太祖洞天七大门之外的残余势力将近七成都隐藏在景阳岗,组成一个紧密的联盟,抱团取暖,暂时在景阳岗立足,被人称为景阳盟。

    景阳盟以佘家堡为首,占据景阳岗西南三百里地界,经过大小数百战后,终于立足,被景阳岗各方势力承认。但景阳盟的损失也极大,从太祖洞天出来的人,折损四成有余,将近一半。尤其与天命教十几场激战,半步先天境的高手损失怠尽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佘家堡才被推举于联盟之首,并被景阳岗各方所接受。

    “景阳盟的半步先天损失怠尽,但后天九层以下的武者为数不少,若能为我所用,无异于如虎添翼。”

    渔阳候府与田氏的最大差距,就在于后天七层上的武者。

    陈铮投入了极大的资源培养,麾下依然没有任何一人晋升后天七层。

    后天境三大层次,两大关卡,后天六层晋升七层为关卡之一,当初陈铮突破之时,也经历了极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若能得到景阳岗之助,后天七层以上武者就不在是陈铮的短板。

    想到景阳盟,陈铮掉头向着西南方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急弛二十多里地,出现一片处树林,里面传出打斗声,陈铮忽然止步,身形倏忽一闪间,窜向一棵茂密的大树,隐藏了形迹,朝着激斗声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林中或深或浅,十几道气息隐而不动。

    “还有藏在林中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幸好他的动作够快,不然就被这些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藏的隐密,却瞒不过陈铮的感应。后天九层的修为,悟得天人合一,陈铮心神与天地相合,数丈之外凭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灵觉感应。

    林中激斗声渐弱,似乎胜负已分,突然一声呼喝声传入耳中,让陈铮心中暗吃一惊,差了暴露了形迹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藏头露尾,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“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身影从树林深处窜了出来,正是陈铮感应到的隐藏的十几道气息,个个身着皮甲,手执长剑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身穿皮甲的剑士,陈铮脸色猛的一变,心中大叫道:“田氏?”

    没想到田氏竟然到了景阳岗,他没有得到任何风声。

    刚准备对田氏开战,一切都在筹谋之中,田氏已经暗中潜进渔阳县境内。若非机缘巧合前往景阳盟驻地,在此地遇到,恐怕对方潜入渔阳县城内,陈铮都不会知道呢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阴沉,身体轻轻一动,如絮飘飞窜向另一株树上。借助茂盛的树冠隐蔽起来,目光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“田氏怎么会来到景阳岗,难道也是冲着景阳盟势力而来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中猛的一震,眼中放出骇人的血芒。

    “刚才呼喝声似乎有些耳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