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江湖中人,没有太多的官僚作风,见了面,切磋交流一番武功,便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卓未央借着补全《血神经》后天境修行法门,一举恢复到先天化境的修为。待了不长的时间就返回后山,借助血池之力巩固修为。

    赵括苍与靖老见状,一同告辞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离去,陈铮独留单氏兄弟。这二人见状,对视一眼,向着陈铮拱手问道:“候爷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坐下说话!”

    待到兄弟二人挨个坐下,陈铮沉吟片刻后,忽然说道:“黑风寨的变化,我很满意,你二人做的不错,但也不能把修为落下,两军交战,无所不用其极。你二人都是行伍之辈,我不多说,你们也明白。”

    单氏兄弟自然听的懂陈铮的言外之意,这个世界还是以武为尊,修为不强,如何镇压麾下的精兵悍卒。就算得了将士拥护,面对敌方的高手突袭,一旦主将被杀,所谓的精兵强将就如空如楼阁,沙上城堡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只是强军易,提升修为难。

    单氏兄弟修炼的同样是《血神经》这门功法,但也只是后天五层的修为,还是借助了血池之力,可见修为提升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不是谁都如陈铮一般,修行的天下绝顶之功,又有诸多际遇的。

    看到单氏兄弟脸上为难之色,陈铮面无表情,安慰道:“我亦知修为提升极难,但也不是绝对之事。我有一门功法,锻骨精骨皮,炼血洗髓,修成之后,刀枪不入,最适合你兄弟二人冲锋陷阵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候爷栽培,末将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单氏哪来不怕知陈铮话中之意,激动的连忙跪在地上,“嘭嘭嘭”连磕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起来吧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一股柔和气劲涌动,把单氏兄弟托起来。掏出两张兽皮纸,动转真气,两张兽皮轻轻飘向单氏兄弟。

    “这门功法是本候无意中所得,颇为精妙,乃是一等一的炼体功法。你二人在黑风寨劳苦功高,这门功法赐于你们,只希望你兄弟二人不要令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收起兽皮纸,单氏兄弟把胸脯拍的啪啪响,齐声叫道:“定不负候爷所望!”

    陈铮随手提起身边的箱子,说道:“这箱子交给你兄弟二人保管,里面有一百块血精,修炼之时,以血神经法门吸取里的精气,可达到事半功倍之效。军中若有可造之才,你二人要做到赏罚公正,提拔干炼之士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候爷教诲!”

    单信上前接过箱子,入手猛地一沉,箱子不大,重量不轻,有十五六斤重呢。

    “都各自做事去吧,我只在这里待一天,明天就要返回县城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看着单氏兄弟躬身行礼,退出白虎堂。陈铮端坐不动,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“既然决意开战,现面就可以行动了。正好赵括苍的伤势痊愈,卓未央等人实力大进,若能出其不意斩杀田氏几名高手,等到两军对战,就能减轻不少压力。”

    如此想着,陈铮起身向后山行去。

    临近后山血池,遍布明暗哨,戒备森严,非半步先天者,绝对难以靠近。这些血衣卫被调教的极为精锐,收敛气息,隐蒇身形,若非故意暴露,就连陈铮都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走到山洞门口,数位身着暗红的血衣卫连忙躬身行礼,道:“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陈铮“嗯”了一声,径直入洞向着血池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石洞中壁上镶嵌着莹光石,光雾蒙蒙,显的昏暗无比,却不影响视线。越往里走,温度越低,阴气渐浓。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一道石门,两名盘膝打的血衣卫见到陈铮时,忽然起身,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一阵咔咔声,控制机关响动,石门向后移动,露出可供一人进去的缝隙。瞬间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石门后冲出。

    两名血衣卫眸射血光,贪婪地呼吸着这股血腥味,陈铮见状,眉头皱了起来,面无表情的走进石门,又是一阵咔咔声从背后传出,石门轰然一声关闭。

    所谓的七百血衣卫,黑风寨中只有两百余名,而渔阳候府中也不过一百几十名,余者皆被派出黑风寨,扫荡景阳岗。

    血池所在的山洞,已被开辟成一个方圆十丈大小的石室,阴气成雾,灰蒙蒙一片,从雾中听到汩汩的声音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走入雾中,突然脚下传来一阵脆响,竟是一具骸骨被踩碎发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太祖洞天中,陈铮亲自主持铸造血池,不知有多少人殒命,骸骨成粉,遍布整间密室。但与这里相比,简直是小小巫见大巫,如同小孩子过家家。

    十丈方圆的石室中,除通往血池的一条石路,全部铺满了骸骨。许多地方的骸骨已经被人为踏成骨粉,好似白灰一般,厚达一寸,踏在上面,发出“噗噗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整间石室中,光是血池就占据了三分之一面积,天地阴气被汇聚于此,越是靠近血池,灰雾越浓,几乎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血池上空,一股阴森妖邪气机凝而不散,把阴气压缩,形成一团棉絮般,固定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围绕血池周围,形成一圈“真空”,十几名血衣卫盘膝而坐,对着血池入定吐纳。

    “候爷!”

    卓未央等人正要起身,被陈铮挥手制止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皱起来眉头,这方血池看似庞大,蕴含的精气却无法与他在太祖洞天开辟过的血池相比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卓未央干笑数声,开口说道:“这方血池提拱成百上千人修行,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数百血衣卫扫荡景阳岗,收刮各种资源,已添入两千余条人命,精气浓度依然在不断的下降。

    我已下令,后天五层上者,不得借助血池。就算我等,也不过是借助这里的阴气用来修行,不敢吞吐丝毫的血池之力,以免抽干了精气。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掏出一声血精扔向卓未央,道:“卓先生可以试一试此物与血池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卓未央接过飞来之物,入手清凉,运转《血神经》功法,一股精纯,凝炼的精气从中流入进入体内。

    卓未央面露惊色,功行一周天,血精中的精气没有丝毫枯结之象,眼神惊骇看向陈铮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