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隔多月,再次来到景阳岗,陈铮记忆中的黑风寨已大变模样。原本铁木寨墙全部推倒,重新以巨石垒建,高达七八米,并排耸立着六座箭塔,远远就能看见上面有甲士守卫。

    墙城上,一队队的甲士巡游而过,挎刀持戟。箭垛后,露出半个身躺的士兵,张弓以待,目中精光四溢,扫视着寨墙外的一切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箭塔与箭塔之间,每隔三丈就有一座床弩,盘龙卧虎,粗如儿臂的箭矢上,寒光闪闪,施放着凌厉的杀机,相隔几十米外,就能感受到一股森森寒意,叫人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这种床弩有数种型号,放置在城墙上的只是中型床弩,专门用来狙杀敌方高手。

    一座小小人黑风寨,彻底变成了一军事堡垒,防御如铜壁铁壁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

    从一片树林里出来,眼前豁然开朗,脚是一片乱石滩,相距寨门两百米之间,所有的树木被砍伐一空,凡直径超过一米的石头也被全部砸碎,不留任何死角,一旦有人从林内出现,这里将没有任何的藏身隐匿之处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自恃身份,来到乱石滩前便打出信号,以免引起误会。

    不许半刻钟,寨门大开,数十名铁甲之士鱼贯而出,为首者是一名九尺大汉,身着铁甲,气势彪悍,腰间挎着一柄战刀,脚蹬兽皮靴,头戴黑羽狮子盔,黑色披风迎风而飘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铮铮铁将,果然是世别三日当刮目相看!”

    走到近了,看到脱胎换骨般的单信,陈铮眼前猛地一亮,出声赞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单信,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单信又手抱拳,朝着陈铮拱了一拱,恭声说道:“山中不太平,候爷怎地不派信使提前传信,末将也好派甲士出山迎接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道:“看来你兄弟二人干的不错,超出了本爷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份内之事,候爷过誉了!”

    单信嘴上如此说着,面带笑颜,陈铮的认可,让他极为得意。

    几句寒暄,单信便迎着陈铮进了寨门。

    原来的聚义厅经过了改造,变成庄严肃穆,一派肃杀之气。门口站立一排士兵,挺胸直腰,形成雕塑。

    单雄与赵文奇两人并而立,看到陈铮走近,齐齐躬身行礼,恭声道:“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免礼!”

    陈铮挥了挥手,带着进入白虎堂。

    从陈铮鸠占鹊巢,本是土匪窝的黑风寨就开始大兴土木,不断改造,形成了如今的军事堡垒。带着浓郁的土匪气质的聚义厅也被改造为白虎堂。

    白虎属金,代表杀伐之意,这个名字倒也现在的黑风寨极为匹配。

    进了白虎堂,大堂之中两列座椅,正中一张虎皮座椅,陈铮大步流星走上前,坐于上面,朝着单氏兄弟与赵文奇挥手道:“都坐下吧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军中自有法度,单氏兄弟一派军人风格,冲着陈铮拱了一下手,兄弟两同列而坐。赵文奇则与其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“怎的不见卓先生几人?”

    黑风寨以单氏兄弟为首,赵文奇、卓未央等人只是客居。听到陈铮的询问,不等赵文奇开口,单信应声而道:“几位先生在后山,末将已派人去通知了!”

    所谓的后山,就是当初陈铮铸造血池的山洞,原是黑风寨的地牢。

    如今,黑风寨一切走入正规,那里便成了血衣卫的驻地,寻常军士很少靠近。

    军中汉子刚猛正直,杀身成仁,一身铁血之气,群邪辟易。血池终是邪道,与军中气质不合,血衣卫与军队渐渐形成泾渭分明的两部份。

    当初,陈铮势力初立,缺人少马,资源困乏,为了以最快的速度形成战力,便在军中传播《血神经》,实在是一个很不妥当的行为。

    自从卓未央于黑风寨闭关,指点单氏兄弟,令的黑风寨军队走向正规化,重新建立军规制度,传授练兵纪要,才使的陈铮看到了脱胎换骨后的单氏兄弟。

    乘着卓未央等人未至,陈铮向单氏兄弟兄弟询问起黑风寨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启禀候爷!”

    单信忽然站起身,对着陈铮拱手抱拳。

    “坐下说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示势。

    “谢候爷!”

    单信重又坐下,便向陈铮汇报黑风寨一应成果,单雄在一旁进行补充。

    刚才提到过,自卓未央等人来到黑风寨后,本是草台班子的黑风寨,彻底走向正规化。

    赵宋虽灭,甚至被夺了太祖洞天,但破船还有三千钉呢。由卓未央,靖老以及赵括苍这些赵宋遗老带来的赵宋底蕴,如今全部被陈铮继承。

    由其是赵括苍,曾在太祖洞天的宋城担任赵宋皇室余脉的殿卫统领,对于排兵布阵,练兵纪要,极为精熟,如今毫无保留的传于军中。

    军中士卒,讲究的是有我无敌,硬打猛冲。血神经并不适合军队,反而是一些炼体锻骨的硬功非常造合军中士兵修行。

    当然,正规的军队中,士卒修行的功法,与流传于世的硬功并不相同。陈铮不通军中武学,但赵宋立国三百年,赵括苍还做过殿卫统领,他本人修行的就是赵宋秘传的军武,更是达到了先天五层。

    得赵括苍一人,就相当于得了赵宋数百年的积累。让陈铮终于羽翼丰满,补足了缺失的底蕴。

    此刻,黑风寨中拥有三千甲士,七百血衣卫。兵强马壮,铁粮充足,足以发动一场战争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铮从蛮荒世界中得到的无名功法,是一等一的炼体功法,若是传于军中,足以在最短的时间就座下军队的实力提升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而且,他得了白鬼战王数百年的积蓄,借助血精,修炼无名功法更加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今日,他来黑风寨,一则盘点自己的家底,二则,准备把无名功法传于军中,争取在于田氏大战之前,让军队的实力提升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本文不是军事文,细节不需详述。

    听完单氏兄弟的汇报,不到半刻种,白虎堂外走过数人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别来无恙,想来伤势已愈了!”

    陈铮猛地从座椅上起身,看到进来的赵括苍后,拱着手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候爷救命之恩,赵括苍铭感五内,若有差遣,赵括苍敢不从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