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想好了,要与张氏联合吗?”

    陈铮的询问,让他明白对方心意已决,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铮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后,点点头道:“机不可失,咱们的实力本就不强,必须乘机先下手为强。张氏是否同意联合并不重要,但必须让他们知道咱们要对田氏动手!”

    白世镜明白了,陈铮是要倒逼张氏出手,一旦己方寻田氏动手,不管张氏有何打算,都不得不出手。渔阳候府的实力与田氏相差太多,若被田氏反击灭了渔阳候府,占了渔阳县,田氏就有了更大的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算张氏占领化德府,田氏也能退守渔阳,甚至通过景阳岗退往幽州。打蛇不死反被伤,面对田氏疯狂的反扑报复,张氏家大业大也绝对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位同窗在广宁郡黄土沟县担任县令,我明天动身前往拜访他。”

    陈铮放下茶杯,点头应道:“秦珂琴最近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自从高通郡一别,秦珂琴就失去了音信,若能得到此女之助,就能补弥己方高手不足的窘境了。

    幽泉走出寒冰界,预示着黄泉魔宗出世,正式参于大离的乱世之争。秦珂琴在黄泉魔宗的背景深厚,若得秦珂琴之助,便等于拉扰了她背后的势力,至不济也能得到秦珂琴在黄泉魔宗经营的小势力之助。

    费无忌都有好几位半步先天高手追随,秦珂琴再差也有一二位撑场面,而且秦珂琴与天命教妖女魏笑笑交好,得秦珂琴一人,就足以抹平渔阳候府与化德府在半步先天的差距。

    陈铮的算盘打的精明无比,只可惜白世镜的话让他失望无比。

    “秦小姐的行踪飘忽不宁,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会想办法联系到她的,若能得到秦珂琴相助,咱们就如虎添翼了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闻言,眼前猛地一亮。陈铮不说,他差点就要忽略了眼前这位候爷的背景。黄泉魔宗可是魔道八派之一,不弱于正道十宗任何一派,是真正的天下绝顶大派。

    “候爷成竹在胸,白某杞人忧天了!”

    陈铮若能得到黄泉魔宗的支持,攻伐田氏,还真有六七分的成功率。

    此时,思维被打开,白世镜目光灼灼地盯着陈铮,提议道:“候爷不是与玄天剑派的顾轻舟相熟吗,能否向他求援?”

    顾轻舟乃是玄天剑派外门首席弟子,修为已达后天十一层,实力较之白世镜还要高出一筹,他一人就能抵的上三四人。

    神刀宗的胡一飞,青云宗的班濯,这二人虽不入半步先天,但在后天境也是难得的好手。

    白世镜越说越起劲,突然发现,陈铮竟在不知不觉中,网罗了一张极大的关系网。

    看到白世镜瓣着手指头不断计算着,陈铮连忙打断他,道:“上次放了顾轻舟的鸽子,都不知怎么才能联系到呢,咱们先把自己的力量整合起来吧!”

    渔阳候府的实力确实不如田氏,但绝对不弱。

    想到在府中闭关疗伤的赵括苍,放着这么一位现成的高手不用,不是陈铮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赵括苍的伤势可曾痊愈?”

    白世镜摇摇头,道:“自候爷闭关后,赵括苍就被卓先生邀请前往黑风寨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黑风寨,陈铮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过了,也不知单氏兄弟干的怎么样。此念一生,陈铮便想着要去黑风寨一趟。

    “白兄今日早点休息,顺便准备一番,明天前往广宁郡黄土沟县。咱们的时间不多了,必须在二月下旬之前干掉田氏,然后启程前往神都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警然一醒,才发现时间确实不太够。再有半个月就是启德十年的正月,距离三月初三不过两个半月。陈铮要求在二月下旬攻灭田氏,便是从今日算起,也只有两个月。

    两个月内覆灭田氏,占领化德府,无论在任何人眼里,都是天方夜谭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候爷刚出关,我就不打扰了!”

    白世镜起身向陈铮拱了拱手,向奉暖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目送白世镜离开,陈铮目光闪烁,脑子里盘算着自己的家底。

    田氏已暴露了位先天化境高手,化德府必然还有一位甚至多位坐镇。先天化境暂不考虑,只是半步先天,对他而言并难以解决。

    经过蛮荒世界的磨炼,修为已至后天九层巅峰,气血、劲力、真气,三者已找到融合一体的契机,更悟到了天人合一,距离后天十层临门一脚。论起综合实力,陈铮信心十足,并不弱于一般的后天十层。

    陈铮把自己算做一位半步先天战力,再加上白世镜、卓未央、靖老三人,已然是一不可小觑的势力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白世镜,自从得到嵩阳真人传承,转修鹤啸九天神功后,修为一日千里,如今已至后天十一层,开始筑就道基。修为到了这一步,如费无忌之流,已然不弱于先天一层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卓未央本就是先天化境,虽然修为跌落,但重修之后,潜力深厚,至少抵得上一名后天十一层的高手。其真实战力,只于弱于顾轻舟,费无忌之流半筹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靖老,就更不用说,臻入半步先天已有几十年,转修《血神经》之后,只要《血神经》后续功法补全,修为必定突飞猛飞,晋升先天化境也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么算下来,渔阳候府就有四大半步先天战力,堪与田氏一战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后天十层以下,陈铮就被田氏拉开了距离了。自他李代桃疆,冒名顶替,继承渔阳候之位,至今不过三年有余,与田氏三百年积累相比,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天不绝我,若非在蛮荒世界得了白老鬼数百年的积蓄,我也不敢轻启战端。连老天爷都在帮我,若不能抓住这次机会,彻底成势,我就该洗洗睡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出关没有惊动任何人,就连沈玉因为在县衙办公都没告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城门刚开,白世镜悄然离开了渔阳县前往广宁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