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候爷三思,田氏的能够与广宁张氏对峙,令张氏不敢轻举妄动,其实力绝对不弱!”白世镜吃惊于陈铮的胆大包天,竟对田氏心生觊觎之心,连忙劝阻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闭关两个月,还以老眼光看待田氏,情有可原。但白世镜却不能任由陈铮胡来,自悟道棋盘争夺谢幕,田氏爪牙外露,整个酀州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在护送田伯钦时损失的半步先天,只与张氏对峙时露面的半步先天高手就有六位,由此可见田氏的真实底蕴,据说与张氏对峙的前线白马县城还有一位先天化境高手坐镇。

    光是派往前线的就有一位先天,六位半步先天,更不要提做为老巢的化德府城中隐藏着没有露面的高手有多少了。

    “一位先天,六位后天十层以上的高手?”

    陈铮猛吸了口冷气,被田氏的底蕴深深震撼了。双眼中暴射出一道寒光,惊声叫道:“这怎么可能,田氏才多少年的积累,怎么半步先天像是种庄稼一样,一茬一茬的往外冒。你确定这些半步先天的高手都是田氏族人而不是其他势力?”

    不怪陈铮吃惊,实在太难以置信,田氏暴露于外的半步先天高手已超过两位数了,这还没算上化德府中隐藏的高手呢。

    对于先天化境以上的高手,半步先天不过蝼蚁般的存在,但不等半步先天就真成了蝼蚁。衡量一个门派或势力之底蕴的标准就是半步先天高手的数量,对于各大势力中脱颖而出的半步先天,有一个专门的称谓,即为“天骄”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门派的真正底蕴之所在,代表着一个门派的潜力。

    从后天九天突破至后天十层,晋升半步先天之境,这是修行途中最大的关卡之一。不提别的,只说突破半步先天时需要吸纳天脉之气就不是普通势力所能提供的。正因如此,大离世俗之中,半步先天才会成为传说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拿黄泉魔宗为例,占据北极寒冰界,数千年的底蕴积累,但是阴风山上一千多名外门弟子,半步先天也不超过二十之数。

    但一次性拿出十几名半步先天,依然是极为可怕的事情,许多二流宗派及势力,都没有这样的底蕴储备。

    田氏不过三百年底蕴,耗尽家族积累,培养出三五名半步先天还能让人接受,但像种菲菜般,一茬接一茬的出现,就很可怕了。

    他们从哪得来的天脉之气,难道田氏暗中拥有一条天脉吗?

    “先别提田氏哪来这么多的半步先天高手,你真的决定了要对田氏动手?”

    白世镜表情严肃的问道,以他对陈铮的了解,陈铮不是鲁莽之辈,且行事极为小心,没有七成以上的把握绝不会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“莫延昭三月初三开辟洞天,一定会吸收全天下的目光,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我不想错过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回应,白世镜明白,陈铮心意已决。只是他还有顾虑,机会确实难得,可也要量力而行。没有金钢钻,就算有天大的机会,也揽不了瓷器活儿。

    “田氏暴露出来的实力,已有一位先天化境,还有超过双数的半步先天,至于化德府中还藏了多少高手,谁也不清楚,你准备怎么对付?打不掉田氏的高端战力,覆灭田氏就是一句空话。”

    面对白世镜的疑问,陈铮胸有成竹地说道:“咱们与田氏的实力相差极大,但张氏并不比田氏差,甚至犹有超过,而且张氏背后有碧游宫支持,若真的火并起来,区区田氏对他们而言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忽然皱起了眉头,沉吟片刻,才说道:“你想与张氏联合对付田氏?猛虎不与鹿同行,你就不怕引火烧身?一旦张氏对渔阳郡产生觊觎之心,咱们拿什么抵御张氏的攻伐?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沉默不语,攻取田氏只是他一时之念,至于田氏覆灭之后如何面对张氏这头猛虎,陈铮还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被白世镜问的哑口无言,陈铮脸上表情变幻不定,食指轻扣着卓面。

    从他闭关至今已有两个多月,张、田两方对峙于化德府白马县一线,并没有大打出手。双方已经撕破了脸面,锣对锣,鼓对鼓的摆开阵势,绝对不只是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数千上万的大军摆在前线,每日消耗的钱粮就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“两家为什么还不开战,在顾忌什么?”

    陈铮沉默不语,脑子里却是百转千思,田氏有东林书院支持,可张氏也有碧游宫。相比东林书院这种二流势力,且没有了程聿这名疑似宗师级的高手坐镇,碧游宫是真正的绝顶宗派,位列正道十大宗门之一。五百年未出世,到底积累了多少高手,谁都猜不透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巨无霸,实力深不可测,就算是黄泉魔宗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。

    按说,张氏有了碧游宫的支持就该雷霆扫穴,一举荡平化德府,可两个月没有动静,这中间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?

    “不管张、田双方在搞什么玄虚,我这里一动,就不相信他们双方会坐着住。”

    莫延昭于三月初三开辟洞天,吸引天下目光,大离皇朝已没有力量震慑天下,对陈铮而言是千载难逢的时候。一旦攻灭田氏,他就是渔阳郡真正的掌控者。

    不论莫延昭开辟洞天是否能成功,大离朝将对天下失去掌握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天下有志之士都能看出这个结局,也许张、田双方至今没有大打出手,就是在等这个时机的到来。

    张、田双方愿意空耗钱粮等待这个时机,陈铮却不愿意待。渔阳候府的实力本就不强,若不能抓住这个先机,乘势而起,等到大离朝失去对天下的掌握,陈铮再想有所作为,必将事倍功半,甚至渔阳县的一番局面也将为他人作嫁衣。

    “白兄在广宁可有相熟之人?”陈铮忽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要对田氏出手,陈铮便不会再有一丝犹豫,至于是否能灭了田氏,或是灭掉田氏如何面对张氏,都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,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灭掉田氏,凭渔阳县的实力肯定是以卵击石,必须要拉扰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。得让张氏知道有人要对田氏对手,双方形成合作,也要形一定的默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