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闭关的两个多月,渔阳县以外,甚至整大离朝有什么大事发生吗?”

    两个月足以发生很多事情了,陈铮很颇切的想要知道外界发生的动态。

    不用陈铮询问,白世镜也是要汇报的。在陈铮闭关的两个月内,外界确实发生了几件大事,他在心里疏理一番后,刚准备开口时,绿衣领着两名侍女进来,各自端了一个托盘轻声细语道:“候爷请用茶!”

    托盘里茶水,干果点心,一应俱全,等她摆置完毕,陈铮伸手一挥,道:“你们都出去吧,我与白先生有要事相商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绿衣福身行礼后,乖巧地后退着,转身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等到侍女出去,白世镜终口开口道:“腊八之后,从神都传来信息,护国天王莫延昭欲在三月初三开辟洞天,各种传言满天飞,至今没有证据证明是真是假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眸上闭过一道血色,惊声叫道:“三月初三?”

    白世镜点点头,道:“这一传闻已传的大离尽知,但神都莫氏皇族并没有任何反应,即不否认也没有承认。但空穴来风,必定有因。依我的推测,这则消息十有八九为真。如若是真,恐怕要吸引了全天下的目光,神都要变成一个大漩窝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阴晴不定,幽泉曾叮嘱过他,三月初三前往神都。当时陈铮并没有太在意这个日期,没想到竟然隐藏着如此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大离护国天王莫延昭于三月初三开辟洞天的消息,外界无法确定是真是假,但陈铮已经百分百确定,这个消息绝对是真的。

    难怪幽泉会叮嘱他必须在三月初三以前到达神都。

    莫延昭在三月初三开辟洞天,让陈铮不由的产生了更多的联想。

    三月初三,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节日。说它普通,是因为这一天是上巳节,许多人都不过这个节日。说它不普通,又是因为这一天是真武大帝的诞辰日。

    相较上巳节,真武大帝之名连大离朝的三岁小儿都知道,随便从路边拉个人都能说出关于真武大帝的许多传说。

    对大离朝的普通百姓而言,这是一位真实存在的,高居于九天之上的神灵。对于武道修行者而言,真武大帝亦是一位真实不虚的大神通者。

    陈铮已经不是初习武道的小白了,对于传说中的各个大神通者,不说了若指掌,但也都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真武大帝,又名北极镇天真武灵应帝君;有五大化身,分别为:佑圣真君、玄天上帝,玄武大帝,荡魔天尊、终劫济苦天尊。

    真武大帝最为人所知的形象便是披发黑衣,金甲玉带,仗剑怒目,足踏龟蛇,顶罩圆光。

    据传真武大帝原来是上古净乐国太子,生而神灵,察微知运。长大成人后十分勇猛,唯务修行,发誓要除尽天下妖魔,不愿继承王位。后遇紫虚元君,授以无上秘道,连越游东海,又遇太古天神授以宝剑。入太和山修炼。居四十二年功成圆满,以身合道,居北极玄天,镇守北方天界,统摄玄武之位。后扫荡群魔,荡平北极玄天,被尊为“真武灵应帝君”,分化五大分身,成就至高位格。

    真武大帝在赵宋皇朝时,声势显赫,是民间最为尊崇的神灵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流传着关于大离高祖的话本传说,其中也有真武大帝的描述,据说大离高祖扫平天下,覆灭赵宋时,真武大帝曾显灵相助。于在大离高祖登基为帝后,祭天奉敬真武大帝,封真武大帝为大离护国神圣,并于太和山大规模地修建“真武道场”。历时二十七年,建成八宫二观、三十六庵堂、七十二岩庙、三十九桥、十二亭的庞大建筑群。使太和山成为天下闻名的皇家道场,玄门圣地。

    之后的太宗皇帝遣发一万民夫在太和山的天柱峰顶修建了“金殿”,并遣皇室亲王贵女奉祀真武大帝神像,并形成了惯例。

    因大离初立,为安定民心,高祖大力提倡,使的真武大帝的信仰在大离初期达到了最鼎盛的阶段。皇室崇拜引起的民间跟风,使的整个皇朝十九州普遍修建大量的真武道观。

    如今的渔阳县中就有一座真武道观,供奉真武大帝。陈铮继承渔阳候位时,也曾前往真武观拜祭真武大帝,见到过真武大帝的形象。

    披发跣足,端坐于殿堂之上,旁边塑有龟、蛇二将,金童、玉女。据说前者是护卫大神,后者专替真武大帝记录北极玄天的善恶功过。

    真武大帝的诞辰日为三月初三日,这一天大离皇室会在太和山举行盛大的祭祀。

    莫延昭恰在这一天开辟洞天,不能不让陈铮多想,是否与真武大帝有所牵扯。

    太和山被诏封为皇家道场,又遣皇室亲王贵女伺奉真武大帝,这就跟黄泉魔宗奉祀黄泉大帝一般无二,都是给自己寻一个根基,找一个靠山。

    所不同的是,黄泉魔宗奉祀黄泉大帝,祈求黄泉大帝庇护,是得了黄泉大帝的认可与灵应的,虽初归入魔道八派之一,但也是受天下承认的正宗之一。

    而大离皇朝奉祀真武大帝,却不受其灵应。这一次莫延昭于三月初三开辟洞天,绝不简单,若不然也不会引的幽泉前往神都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黄泉魔宗会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,站在哪一方立场!

    陈铮并没有把自己的猜测告诉白世镜,只是沉吟片刻,突然话题一转,道:“三月初三,莫延昭开辟洞天,必定吸引全天下的目光,我们有没有从中得利的机会?”

    白世镜闻言,眼神猛地一亮,惊讶地说道:“候爷想要对外扩张?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道:“以咱们的底蕴,对外扩张还不是时候。且不要忘了化德府田氏,绝不会看着咱们势力扩大的。若不能搬开田氏这块挡路的巨石,咱们只能龟缩于渔阳一县。”

    闻弦歌而知雅意,白世镜一副见鬼的表情,惊骇地看着陈铮,叫道:“你不会想对田氏开战吧?”

    田氏三百年底蕴,当初田伯钦带着朱子信物前往青州时,直接派出五名半步先天的高手。如今青幽酀三州有传言,田氏有先天化境坐镇。

    相比田氏,渔阳候的底蕴就差了许多,一旦与田氏开战,绝对有败无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