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气如雾,把整间暗室的笼罩了起来,镶嵌在室顶的夜明珠,发出蒙蒙的光芒,在灰雾的散射下,越发昏暗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整间暗室因为阴气汇聚,而变的阴冷无比,本是寒冬腊月之时,暗室骤然变成了冰窖。若没有修为护身,在这里待上半个小时就会被冻成僵尸。

    哈气成雾,陈铮身上罩着一层冰霜,整个人盘膝在暗室之中,运转白骨阴风诀。身体简直就是个无底洞,浓缩成雾的阴气不断从毛孔之中渗入,被陈铮炼化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在经脉之中汩汩流动,十二正经,奇经八脉,九转七返,整整九大周天之后,真气吞纳阴气达到限制,好似吃饱的饕餮,回归丹田气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嗝!”

    好似吃撑着了,从陈铮体内传来一声饱嗝声。

    呼!阴气成风,被陈铮汇聚于头顶,形成一个倒斗状的漩窝,片刻间就被陈铮尽数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后天九天巅峰的修为,吞吐阴气,造成的声势绝非寻常,不说整座暗室之中被阴气笼罩,凝气成雾,就连陈铮的起居之所都被包围。温度瞬间降低。

    正在玩闹的侍女们,突觉一股阴冷的风吹过,猛不丁打了一个寒颤,整个大厅的温度骤降十几度。

    “好冷!”

    一位身着绿装的侍女面色变的青紫,对正在打闹的几位侍女喝斥道:“不要闹了,去看看地炕的火是不是灭了,怎的忽然变冷了!”

    这位绿衣侍女明显地位非凡,听到她的喝斥声,打闹中的侍女们连忙收敛,变的规规矩矩。

    阴冷,冰寒,就如有人拿着冰针往身上扎,阴寒侵如体内,要把人冻僵了,就连血液都要停止运动。片刻不到,几位侍女就被冻的浑身发抖,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“啊欠!”

    一位六七岁的侍女小跑着过来,突然打了一个喷嚏,嘴唇哆嗦道:“绿姐姐,地炕火着地旺呢!”

    听到地炕火着着,绿衣秀眉紧蹙,迈步走到门口,也没有刮风下雪,有些想不明白,怎的忽然变的这么冷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吐纳,百米之内,阴气汇聚而来。身体好似海绵一般,缓缓不断的吞噬着阴气,使的整个后园子气象大变,已然惊动了府内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好浓烈的阴气,候爷要出关了吗?”

    白世镜灵感敏锐,后园的天象刚出变化,他就感应到了。神色微微一震,起步出门,向后园而来。

    刚到奉暖殿门口,就见几位侍女冰的脸色铁青,瑟瑟发抖,一个个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见过白先生!”

    看到白世镜,绿衣连忙从奉暖殿门口走下,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候爷出关了?”

    白世镜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绿衣愣了一下,发现自己失态,正要说话,看到白世镜进入奉暖殿,慌忙追上去。

    渔阳府后园的气象变化,来的快,去也快。刚才还是阴气汇聚,天地之气动荡,这会儿温度开始回升。

    陈铮吞纳了足够的阴气,混合真气,等到白骨真气不再吸收阴气后,终于停止了行功。阴气退散,暗室之中的灰雾由浓转淡,渐渐化为无形,消散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暗室门打开,刚迈步出来,就看到白世镜站在门口,陈铮神色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白世镜身后的侍女们在绿衣的带领下,齐齐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恭喜候爷修为大进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一瞬间,白世镜脸上露出吃惊之色。

    陈铮浑身被一股若有若无的阴气环绕,气息精纯,如渊如海,几乎让他误以为突破了半天先天之境。这股不弱于后天十层的气息还不是让他最吃惊的,最吃惊是他感应到陈铮体内蕴含的一股庞大的力量,这气量磅礴无量,好似一头觉醒的凶兽即将觉醒。

    汩汩流动的血液声,如大江大河,行走之间,虎虎生风,透出一股凶悍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不见,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?”

    陈铮的修为提升,并不出乎他的意料,但是陈铮连气质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一身气血浑雄,整个人如同一头凶兽,任凭白世镜想破头皮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白世镜的反应没有逃过陈铮的目光,看他一副震惊的样子,陈铮轻哼一声,道:“我不过是闭关一段时间,白兄就不认得了吗?”

    白世镜“嘿嘿!”笑了几声,神色恢复正常,道:“候爷闭关两个月,变化之大,判若两人,白某差点不敢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闭关两个月?”

    陈铮猛地皱起了眉头,心神震动,盯着白世镜道:“白兄不会记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白世镜眼中闪过一道异色,如今的陈铮让他很陌生,也很怪异,他总觉的陈铮身上发生了很不一般的事情,但却想不到倒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吗?”

    陈铮喃喃自语着,走向奉暖殿前厅。

    他在蛮荒世界待了足足半年之久,可在白世镜眼里,他只是在暗室闭关两个月,两方世界的时间流速之差竟然达到三比一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同世界的时间流速都不一样吗?幸好这次是蛮荒世界半年,大离才过两个月。若是反过来,恐怕要误了三月初三的约定了!”

    掐指推算一番,已到了腊月中旬,距离正月只差半个月,腊八都过了七八天了。

    此刻,阴气彻底消散,大厅的温度回暖,陈铮坐在正首的太师椅上,开口向白世镜问道:“我闭关的两个月,渔阳县一切如何?”

    白世镜微微颔首,对沈玉赞不绝口道:“一切如旧,甚至越来越来越好了。候爷果真是慧眼识才,自从沈兄担任县丞一职,渔阳县在他执掌下,井井有条。虽不敢说铁桶一片,但也是固如金汤,基业已成。”

    看来沈玉干的不错,难得自己没有看错人。有了稳固的后方根据地,才能在大变之中谋取最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当初悟道棋盘出世,引动风云,众人人脑子打出狗脑浆,等到了泰阳城后,才发现被程聿给玩弄了,人家早就带着悟道棋盘到了神都,一番争夺虎头蛇尾。

    时隔两个月,也不知十大宗门,魔道八派有何反应,田氏与广宁张氏的打起来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