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许是诵念《黄泉阴符经》的产生了作用,也许是白玉门的作用,随着陈铮心神沉静,心海之中,白玉门灵光泛起,普照周身内外,心神映照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白玉门突然震动一下,陈铮心灵通透,再无一丝杂念。心神与天地相合,大厅之中一切倒映在他的心中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忽然一团浓郁的气血之力被他所感应,把陈铮从定境之中惊醒,瞬间从与天地相合的奇妙之境中退出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扭头向着刚才感应到的气血之力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“很熟悉的气息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,起身走向神像背后。

    神像背后,一丈半方圆的地面显的非常光滑干净,似乎常有人在上面走动,清扫一般。陈铮弯腰蹲下,扣起食指在地面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空灵,带着一丝回音,随之又向别处敲了敲,“嘭嘭!”沉闷的声音与刚才截然不同,陈铮眼前突地一亮。

    “空的?”

    随之解下泣血刀,在地面上不断划动着。

    刀尖与地面划动,发出清脆冷冽的声音,突然刀身震动,好似触碰到什么东声,“呛啷”一声清响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看去,只见平滑干净的地面上,出现一道细缝,刚才“呛啷”的清响声,正是刀尖划过缝隙发生出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劲力喷吐,泣血刀直接插入缝隙之中,陈铮用力挑动刀尖,向下撬动,一块一米宽,两米长的条形石板被撬起来,露出一个坑洞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空的!”

    陈铮站在坑洞前,向里面看去,几十口箱子整整齐齐的垒在一起,只差半尺长就与地面齐平。

    挥动着泣血刀,把周围所有的石板都撬起来,一个边长四五米的方形深坑出现,坑内垒放的全是一般大小的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并不重,陈铮一只手就能提起来。打量着面前的箱子,宽约一尺,长约二尺,高约尺半。泣血刀插入这口箱子中,直接把箱盖撬开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看清箱内的东西,陈铮猛地吸入一口冷气,眼中暴出一道骇然之光,面色震惊的看着箱内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块块血精就像红色的砖块,整齐的码在箱子里。粗粗估算一番,这一箱子内足有百块血精。

    陈铮伸手又从坑里提出一口箱子,撬开之后,依然是满满的一箱子血精。

    “这些箱子里装的都是血精?”

    陈铮简直无法想像,坑里足有足有几十口箱子,若都是装了血精,就按一口箱子一百块血精,便有几千块。

    几千块的血精,陈铮无法想像这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。

    陈铮当初斩杀过一只巨蜈,分解了所有能分解的材料,最终才卖出三十五块血石,这是一只三级蛮兽,相当于锻骨境修为,其真实实力超出了锻骨境的武者。

    一张四级蛮兽的皮毛能价值多少,当初与鲁山相遇,对方曾对四级暴猿的皮做出一百块块血石的估价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血石的购买能力是非常大的,但它最大的价值并不是购买力,而是蕴含的精气可以被武者吸收,辅助修行。

    血精与血石的兑换比是多少?

    同铁山城角斗场为例,一百五十块血石可以兑换一块血精。这个兑换比有些低了,主要是因为角斗场的血石交易量太大,使的血石与血精的实际价值贬低。

    陈铮从流枫御处得来的十块血精,经过不断的消耗,至今还有三块完整无损的,还有一块只吸收了一半精气。

    如此计算,平均一个月消耗一块血精。

    坑洞中有多少血精?

    陈铮把所有木箱提上来,共有一百零八箱,合计一万八百块血精。

    “白老鬼数百年积攒的家当全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一百多口箱子,犯起愁来,他也没有空间戒子,储物袋之类,这一百多口箱子怎么才能带走?

    “回归时,是否能通过白玉门带回大离世界呢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心中一振,他除了随身携带之物,从没有经过白玉门携带如此多的东西,或许可以一试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么多的血精,若不能带走,陈铮会心疼的连觉都睡不着。一万零八百块血精,足以弥补渔阳候府的底蕴,并让他培养出一批精英骨干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把所有血精带回大离世界,陈铮便不想与铁蓝溪与流枫御他们见面了,以免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陈铮像个守财奴一样,待在这里,守着一百多口箱子。

    一万零八块血精,足够他造了。

    每次修炼,他都手握一块血精,以化血功进行吞噬。

    山中不知年月,陈铮彻底忘记了自己身体在何处,一心苦修,修为提升迅速。

    洗髓髓中期,洗髓境后期,洗髓境圆满!

    洗髓境圆满,肉身素质已至极限,再无丝毫提升的可能。想要更进一步,只能一条路,便是融炼气血与劲力于一体,刺激肉身潜能,激发战气,突破战将级。

    这是蛮荒武道的修行道路。

    皮肉,易筋,锻骨,洗髓,为战士四境;洗髓境圆满,肉身达到极限,再进一步,便要激发战气,晋升为战将。

    战将有三境,战气如潮,化气为罡,凝罡成器。白鬼战王与狂狮,红莲等三位战王大战时,凝结战气化作战衣,便是化罡成器的实际运用。

    战将之上为战王,第一境断肢重续,斩断了四肢都能重新长出来,生命力强悍之极。就如白鬼战王,胸口被洞穿拳头大的血洞,全身血液流干,都没有死亡。战王第二境为滴血重生,顾名思义,便是只剩一滴血,也能借此重获新生。而其重生之秘,就在于意念离体,融入一滴血之中,或侵夺别人身体,或不断壮大这滴血,最终重塑身躯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能够以意念侵夺陈铮身体,便是因他与三大战王激战,悟到滴血重生之秘,以一滴血为媒介,承载自身意念,侵入了陈铮的体内。

    战王之上,便是传说中的战皇,肉身成圣,金刚不坏。

    而战皇之上,似乎前路已断,蛮荒世界无数达到这一境界的武者,唯一的途径就是追寻十二氏族之祖,前往“神尊”所处的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相比于蛮荒武者的前路狭窄,大离世界武道绝对是一条通天大道。

    后天,先天,阴神(宗师),阳神(大宗师),天人,洞天,封道天君,即使天君也非终点。

    两厢对比,陈铮如何选择,已经不需要思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