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没有想到,白骨阴风诀会在这个时候突破,达到九层巅峰之境,纯属意外收获。他最看重的并不是真气修为的突破,而是神尊精气中所蕴含的传承信息。

    一丈高的神尊之像,比之陈铮观想而出的白骨巨魔的形象更加的生动,宝石镶嵌的眼睛中,泛出幽暗的光芒,使的本是一件死物变的灵活非凡,好似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浩瀚无垠的精气,如长江大河般,奔流不息,缓缓不地被白玉门吞噬。渊深不可测度的气机充塞在整个大厅之中,如神魔临世,威如渊海,隔绝了蛮荒世界的天地之力。只余下浓郁成雾的阴气,灰蒙蒙一片,阴森,冰寒,带着一丝邪异。

    祭坛上,吞食了白鬼战王与陈铮的精血,纹路中泛出淡淡的红光,在灰白色浓雾之中,显的妖异之极。

    神尊精气浩瀚如海,也有穷尽之时。它本是白骨巨魔殒落后,身体中残留的一道精华,经过无数年的岁月流失,又被白鬼战王数百血祭吞吐,所剩不足初时十之四五。

    今日,由一位战王的全身精气进行血祭,开启精气传输通道,被白玉门进乎掠夺般的吞噬,渐渐枯结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缕精气被吞噬,神像灵性皆失,彻底变成一件死物。

    吞噬了神像蕴含的所有精气,陈铮体内精力饱满,气血如大海之潮,不断冲刷着皮肉筋骨,血髓,令的陈铮的身体不断强壮,本来刚刚突破不久的洗髓境,彻底巩固,并向前迈出一大步,达到了洗髓境前期巅峰,只差一点就晋级中期。

    心念内视,筋肌如钢筋,散发着黑铁般的光泽,强劲,坚韧;肌肉好似大理石般,纹理分明,肉质紧密,如丝麻般的肉纤维,可以承受庞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表层皮肤如牛革,韧性十足,足以抵御普通刀剑,根根汗毛顺伏在皮肤上,随着毛孔中气流内外交换,肉眼不可察觉的摆动着。

    血髓如霜,在劲力的震动下,如水银,铅汞般荡漾着,一点点的杂质被排除出去,越加纯净。血液如浆,蕴含着磅礴的能量,在体内涌动。贯通全身内外的劲力,就像是筛子,震荡全身,身体内的毒质,结过粹炼后的杂质,甚至是暗伤处的淤血,都在气血的冲刷之下,被劲力震成粉碎,由毛孔之中排出。

    金玉般的骨骼颜色向开始变浅,还原向骨骼本来的颜色,由金变白,玉泽内敛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洗髓境巩固,金色褪去,玉色渐浓。白骨阴风诀最后一重的玉骨境,陈铮正在无限制的靠近,只待骨骼表面最后一层浅浅的金色彻底褪去,便是他晋升玉骨境之时。

    神尊精气被吞噬,掠夺一空,神像失去了异力,充塞在大厅中的气息瞬间消失,蛮荒世界的天地之力骤然而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厅震动,空气动荡,磅礴的压迫力从天而降,压在陈铮身上,让陈铮的身体猛地一沉,担负起千钧重力,浑身的青筋迸起,气血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噼哩啪啦……

    筋骨齐鸣,体内像在放鞭炮,爆鸣声不绝余耳。陈铮沉腰坐胯,雪山爆发,劲力贯通周身,结成一张大网,全方位的抵消着这股沛然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这股压迫力来的太突然,瞬间就把白骨真气摧溃,丹田中的气漩再次变的死寂一般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抬起一只脚在地面上狠狠跺下,劲气炸裂,地面出现一道深达一寸的脚印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,陈铮才又适应了被蛮荒压迫感觉,摆出无名功法架式,缓缓催动着气血。直到身体完全适应后,这才收功。

    神像中蕴含的精气被白玉门吞噬了九成九,陈铮自身所得不过百分之一,就是这百分之一的精气就让陈铮获益非浅。修行暂止,陈铮回想起刚才被白老鬼意念侵袭,身体被白玉门支配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面色无比的阴郁。

    最是讨厌这种不受自己掌握的意外,白玉门在没有他的允许下,掌控了自己的身体,虽然因此让他摆脱险境,但陈铮依然不能接受。白玉门能支配他身体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若是哪一天身体忽然被白玉门侵占,并非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铮盘膝坐在神像正下方,心念沉入心海之中,感应着心海虚空中悬浮的白玉门。

    这尊让他至今没有想到从何而来的白玉门,在吞噬了神尊九成九的精气之后,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显的虚幻的门户,变的无比凝实,立体感十足。如汉白玉般的门户,毫光四溢,门户变的凸凹有致,一道道符纹闪烁,串联,组成复杂的纹路。门户两边,雕刻着不知名的图雕,正中镶嵌着一尊神像,是缩小版的白骨巨魔,就像被钉在门户上。

    使的原本纯白,圣洁的门户变的神秘,透出一丝妖异气息。

    透过门户,是一片混沌之状,混沌之中气息萌动,似乎在孕育着什么,已经快要成形。陈铮能清晰的感应到门户之内的气息,随时都会打破混沌,显化而出。

    “白玉门内倒底是孕育着什么?难道是白骨巨魔的一缕气机正在借机重生?”

    由不得陈铮不这么想,此时的白玉门的变化,正是吸收了神尊精气才导致。

    一个还没有彻底晋升滴血重生的战王,都能分化意念,侵夺自己的身体,借体重生。何况是一尊横行远古时期的大神通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脸色已经变的阴沉如云,双目之中血光暴射,好似一汪深不见底的血潭。阴森,冰冷,妖异的气息透体而体,大厅之中的阴气受到这股气息吸收,向他汇聚而来,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察觉到陈铮的异状,泣血刀忽然颤鸣起来,一缕刀势冲天而起,酷烈,阴寒,冰冷绝决。

    这一声刀鸣,突地把陈铮从沉思中惊醒,惊出他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好险,差点就钻了牛角尖,心神沉沦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瞬间收敛,顺手一抄,泣血刀置于双膝之上。心念微动间,环绕周身的阴气被他尽数吞入体内,周身一切异象消逝。

    “白骨巨魔已经彻底殒落,只是一缕精气中存在的印记竟想让我沉沦,简直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一念至此,陈铮收敛了一切念头,默诵起《黄泉阴符经》,随着心神沉浸,吞噬的神尊精气中蕴含的一缕白骨巨魔的精气印记再无法影响到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