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门中斩出的气机混合了灵光,形成一抹刀光,如玉一般,泛出青蒙蒙之光。

    “刀势,对我还有刀势!”

    这一道气机正是陈铮凝聚而成的刀势,已然达到小成之境,锋芒无匹,带着滔天杀机直直斩向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冲到白玉门前,本以为能轻易侵夺陈铮的肉身,重生有望,正得意之间,突然感觉周围空间凝固,无可匹敌的刀光从门户中斩出,这刀光阴森冰寒,间有堂正浩荡之势,无催不催,万邪辟易,似要把天地劈开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修行无数载,从没见过这么强绝凶悍的刀光,杀机凌然,得意之形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青蒙蒙的刀芒落下,差一点让他的意文念崩溃,骇然之极的望着这道刀芒,思维凝固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怎么有这种刀芒……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误把刀势作刀芒,只觉天晕地转,思维停滞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势与灵光混合,凝聚成一记实质般的刀芒,把白鬼战王的意念直接斩碎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白玉门微微震动着,把白鬼战王的意念吞噬,混沌之状中,莫名的气息的随之壮大。

    解决了白鬼战王这个大患后,陈铮感觉自己魂魄飘荡在天际之中,飘啊飘的,猛地向下一沉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泣血刀突然一阵颤动,魂魄重新归位,白玉门放出一道灵光,助陈铮挣脱神像的束缚,身体在空气扭动间,侧翻而起,落到祭坛之外。

    得了白老鬼一身精华,祭坛上的纹路彻底被血液染红,一道无形的气息从神像上透出,落在陈铮身上,不等陈铮反应,这气息就渗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白玉门上,灵光暴射,穿越了心海,接引向这道气息。

    如大河滔滔,神像上的气息受到白玉门接引,连绵不绝般冲入陈铮心海,被白玉门吞噬。

    白玉门户之后,混沌之状中,无名气息随之不壮大。混沌气息翻沸着,好像有东西要从破开混沌,从门户之中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神尊精气?”

    就在灵光与神像透出的气息相触的刹那间,陈铮知道了这气息的来由。

    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,白老鬼得了神尊传承数百年,竟然没有把神尊精气全部吸收,如今全都便宜了陈铮。

    这可是白骨巨魔殒落后的精气,稍微一丝气息,都让陈铮获益无穷。虽然九成九的精气都被白玉门吞噬,但剩下部份,足以让他恢复全身伤势。

    神像中蕴含的精气似乎无穷无尽,陈铮双眼猛地一闭,摆出了无名功法的架子,开始催动气血,借助神尊精气修炼。

    云雾山下,与铁手交战过程中突破了洗髓境后,陈铮一直没有机会巩固。现在得了天大的机缘,便颇不急待的修炼起无名功法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个动作的施展,气血迅速恢复,劲力涌动间,筋骨齐鸣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发出一声清喝,沉腰坐胯,雪山爆炸,劲力贯注全身,背脊两根大筋如崩紧的弓弦,束缚着劲力向骨骼之中渗透。

    刚猛凌厉的劲力,变的柔弱如水,从骨骼中透露,融入骨髓之中,借着筋骨齐鸣之声,虎豹雷音之术,震颤着全身的皮肉,筋骨,血髓,一点点的杂质就像塞糠般被塞出来,通过毛孔排出体外。

    本来如金玉般的骨骼,颜色不断变浅,金色消褪,玉泽内敛,向着骨骼原本的颜色还原。

    气血奔涌,劲力颤动,陈铮臻入忘我的修炼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精气不断的被白玉门吞噬,神像放出一股浩瀚,渊深般的气息,把整个大厅彻底覆盖,隔绝了蛮荒的天地之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蛮荒之力被隔绝,陈铮丹田之中猛地一颤,气漩结束了沉寂,缓缓旋转起来,精纯之极,纯之如水的真气,带着阴森冰寒的气息流出丹田。

    真气流入十二正经,穿行于奇经八脉,轻而易举的冲破了列缺穴,五转七返之后,进入由任脉之中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真气到达督脉之前,被后溪穴前的壁障挡住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借蛮荒世界压制磨炼真气的好处显现出来了,真气如锥,带着强烈的腐蚀性,不断地冲涮着后溪穴前的壁障。

    厚实的壁障,先是被真气腐蚀,而后被一层层的冲刷着壁障。

    直到真气后继无力,被陈铮导入丹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突然之间,体内震颤,贯注全身的劲力,分出一股如水般渗入经脉之中,沿着经脉窜到督脉前的壁障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股劲力狠狠的撞在壁障上,震的陈铮全身颤动,差一点让体内的气血失控,引起暴动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,调动丹田之中的真气,冲向督脉。气血奔腾,神尊精气缓缓不断被接引入体内。

    大厅之中,阴气浓郁成雾,与神尊精气相混合,渗入体内,或与气血相融,或渗入骨骼血髓之中,在劲力震荡之中,洗炼着骨髓,或被真气炼化。

    以神尊精气为引,真气,气血,劲力,三者形成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嚓咔!

    后溪穴在劲力冲击,真气冲刷之中,轰然破裂。

    磅礴,浑雄的真气涌入后溪穴之中,形成一道漩窝,左旋九周,右旋九周,如此九转之后,倒流回返,由督脉进任脉,下十二重楼,落入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往复七次,即为七返。

    真气在各大窍穴之中由五转变成九转,一个大循环后,即为一大周天。

    任督二脉没有打通前,真气在经脉之中运行,五转七返,为一个小周天。任督二脉贯通,真气连通十二正经,奇经八脉,九转七返,即为一个大周天。

    至此,陈铮在多次机缘之下,终于达到后天九层巅峰之境。又因他被九大洗髓境围杀,于绝境之中心与天地相合,臻入天人合一之境,只待他回归大离世界,就可以尝试沟通天脉之气,晋入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在冲击后溪穴的壁障时,陈铮的真气与劲力联合,随着督脉贯通,两者合二为一,乍分乍合,随心所欲,又由神尊精气的串联之下,与气血相通,三者合一。

    如此,陈铮在后天之境中彻底打下坚实的根基,飞天之势将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