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老鬼得到神尊传承,至今已有数百年之久,可也只吸收了神尊精气不足十分之一。(书屋 shu05.com)他可是从来都不敢对神像有丝毫不敬,更不说像陈铮这般,举刀斩向神尊。

    老鬼不确定,神像是否能承受得了陈铮这一刀,甚至不确定神像被斩破后,会引发何等严重的后果。但他非常确定,绝不能让陈铮得逞。

    现在,白老鬼丝毫没有想从陈铮身上逼问功法的心思了,眼看的刀芒斩中神像,老鬼目眦欲裂,双目中凶光爆,猛地厉吼一声:“小崽子去死!”

    骨刀在空中回转半周,化作一道惨白刀芒斩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突然泣血刀示警,发出一声清鸣,陈铮浑身打了一个冷战,骇然的看向半空中的惨白锋芒。

    这一刀若是落下来,陈铮绝对被一刀两断,泣血刀直接挥出一道刀光斩向惨白锋芒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白老鬼一招围魏救赵,终于没让陈铮得逞,发出一阵夜袅般的笑声,“跟老祖斗,你也嫩了点!”

    也不知老鬼想到了什么,死鱼般的双眼中,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皮面抽动着,冷笑道:“嘿嘿嘿,老祖悟通了滴血重生之秘,肉身有损,就把你的身体献出来吧!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声音未落,一道血气从其天灵盖冲出,向着陈铮扑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心里咯噔一声,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“老鬼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心中猛地一震,看着血光扑来,泣血刀连忙回护自身。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血光彻底无视了陈铮的护体刀光,钻入他的体内,带着一股阴森的气息冲向他的心海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一黑,脑中尤如几千几万只蜜蜂在叫,难受的他直想呕吐。

    “老祖大造化,不仅悟出了滴血重生之秘,更是得了一具潜力非凡的身躯。嘎嘎嘎……小崽子,你的身体就归老祖了!”

    陈铮脑中猛的一震,如中重锤,从心海之中传出声嚣张的狂笑声。

    竟让白鬼老侵入了心灵之海,心灵之海乃是武者的核心要害,一旦出现意外,陈铮的道途尽毁,这一生再无望武道巅峰。

    血光冲进心海,搅动着心海发生了剧烈的震荡,这血光直接冲向心海中央悬浮的白玉门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白玉门震动着,放出一道灵光,与血光对撞。陈铮只觉自己的魂魄离体,飘荡在无边天际,上不着天下不落地。

    心灵之光被血光冲击的七零八落,轰然一声崩解。

    “灵光崩溃!”

    陈铮顿时万念俱灰,眼前一黑,身体不由自主的摔落向祭坛。

    灵光崩溃,白玉门再无防护之力,任由白鬼战王意念化作的血光冲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造化,没想到遇到一个天外之人。老祖真是好造化!”

    击溃陈铮心灵之光,白鬼战王看到心海虚空中的白玉门,瞬间明悟,陈铮哪里是他门下徒孙,分明就是蛮荒传说中的天外之人。

    蛮荒之中关于天外有着诸多传说,最传奇的便是十二氏族之祖打破天地,前往神尊所在的世界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发现陈铮是天外之人,第一个念头就是借对方身体脱离蛮荒,进入蛮荒人人向往神尊世界。

    就在老鬼意念化作的血光冲向白玉门时,陈铮眼中血光爆裂,白玉门摇晃起来,一道灵光穿透心海,透入丹田之中,白骨真气爆发,泣血刀发出嗡的一声铮鸣,对着神像拦腰斩去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露出震惊之色,白玉门竟然控制了他的身体,斩向神像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白玉门怎么可能控制了我的身体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咆哮,白玉门早已与他的心灵之光融合为一,成为他的一部份。这一异变,比白鬼战王侵占他的身体都让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眼看着身体被白玉门支配,真气凝于泣血刀上,刀芒迸发,斩向神像。就在刀芒触及神像的一刻,突然一股磅礴,浩瀚,如渊之深,如海之威的气息由神像内透出,瞬间把泣血刀斩出的刀芒湮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陈铮身体倒飞出去,浑身爆裂,血雾弥漫,全身的血液从亿万毛孔中喷发而出,落在祭坛之下。血雾成液,顺着祭坛上的纹路流动,眨眼间,整座祭坛一半的纹路被陈铮的血液染红。

    这一击,也让陈铮重新得到了对身体的控制权,只是他的身体变的残破不堪。

    祭坛与神像一体,见到陈铮的血液不能彻底染红纹路,瞬间放出一道气息罩向白老鬼。

    神像眼眶中的宝石,发出幽暗的光芒,阴森,冰寒,透着一股绝情绝性,冷漠无比的气息。

    白老鬼分化意念,一部份侵入陈铮心海之中,欲夺了陈铮的身体,脱离蛮荒世界。另一部份心神控制着自己残破的身体,就在神像气息落下,突然心中警觉,一股死亡之息临身,抬头看向神像,骤然露出骇然之色,骨刀迅猛般斩向罩下来的气息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骨刀碎裂,白老鬼浑身喷出血雾,被一股束缚力吊起,落向祭坛。

    “死开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异变,骇的白鬼战王魂飞魄散,眼看落向祭坛,双掌翻飞,瞬间拍出几十掌,战气呼啸,凭空而生一道风暴,向着神像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老鬼图做无用功,战气轰击在神像上,直接就被吞噬,整个人落在祭坛上。神像的宝石双眼射出一道光芒,斩落而下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老鬼被一斩两断,雄浑的战气与气血被祭坛吞噬,眨眼间,形销骨瘦,变成了一具干枯。

    这老鬼也算是乐极生悲,本以为侵夺了陈铮的身体,得了滔天造化。没想到变故突生,被神像吸成了干尸。

    陈铮也在经受着同样的遭遇,被神像透出的力量束缚着落向祭坛,看到白老鬼的惨状,吓的他三魂离体,七魄崩溃。

    “白玉门!”

    一阵厉吼,凝聚所有心力轰向心海中的白玉门,此刻,他顾不得白玉门出现的异状。心力轰在白玉门上,心海激荡,白玉门剧烈震荡着,门户内混沌之状中,一股气息爆发,引动了白玉门放出无量灵光。

    肉身被吸成干尸,只余一部分意念的白鬼战王,只有一个选择,就是侵夺陈铮的身体,借尸还生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刚冲到白玉门跟前,突然白玉门放出无量灵光,一道凝炼至极,阴森冰寒的气机从中斩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