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崽子,快把功法交出来,不到等到老祖耐心耗尽,把你血祭了神尊!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的脸色狰狞,有些不耐粉烦了。与三大战王激战,别看他一路行动无碍的逃到了这处隐蔽之所,其实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。强撑至此,体内战气溃散,气血亏损,尤其胸口拳头大的血洞,几乎把全身的血液都要流干了。若非老鬼修为高深,有断肢重续之能,光是全身十之六七的血液损耗就能要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陈铮擒之后,一路不发一言,就是等着老鬼支撑不住,寻找机会逃走。

    可惜,自他进来洞中,白玉门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眼前的这尊神像?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每次观想后,白玉门都会吞噬了白骨巨魔的一缕投影气机。如今见到白骨巨魔的神像,难道白玉门察觉到了什么异常?

    不理会白鬼战王的威胁,陈铮目光聚集在神像之上,心力透出体外对着神像探察起来。

    这神像经常受到白鬼战王的血祭,云雾山成百上千的弟子日夜供奉,蕴含着一股浩瀚,幽深,阴冷的气息,如渊如海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陈铮的心力刚触到神像,一股冰冷的气息沿着心力侵入他的心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心海动荡,好像被人用重锤在脑门上狠狠敲了一下,陈铮眼前一黑,感觉脑子要爆炸一般,惨叫一声,瞬间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辈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陈铮的惨叫声惊动了白鬼战王,凶光闪烁着盯向陈铮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七窍流血,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气,蜷缩在祭坛上,如同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本想逼问出陈铮的功法,如今当事人彻底晕死过去,白鬼战王怒喝一声,气的挥身发颤,举起手掌就要向陈铮拍过去。

    陈铮的惨状,老鬼都脚后跟都猜到,一定是这小子不知死活,以灵觉察探神尊之象,被神尊的气机反噬而伤。

    对于神尊的威能,白老鬼深有感受,曾有不多的弟子私探神尊之像,被神像中蕴含的气机反噬入脑,彻底变成白痴。

    看着晕死过去的陈铮,白鬼战王恨不得一掌拍死他。功法还没有逼问出来,这小子可别被神像上的气机反噬成了白痴,如若这般,只能把他血祭了神像,借神像之力恢复自身伤势。

    “小子,希望你没有事。等你清醒了,看老祖如何炮制你!”

    不确定陈铮似乎变成白痴,白鬼战王还舍不得把他血祭,狠狠地瞪了一眼晕死的陈铮,白老鬼盘坐在神像之下,嘴里念叨着什么,片刻之后,呼吸若存若无,开始对着神像吐纳,一缕缕阴寒气息袭卷而来,被老鬼吸收。

    随着白鬼战王的不断吞吐呼吸,神像中一股气机泄露,本来如死物般的神像,产生一道灵性,神像双眼中镶嵌的不知名宝石中,幽光一闪而逝,落在祭坛上的陈铮身上,以及正下方对着自己吐纳的白老鬼身上。

    神像活了,若是陈铮或是白老鬼见状,非被吓的魂飞魄散不可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许是一柱香,或是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陈铮心灵之海平复,白玉门后混沌之状中,一缕晦涩到极点的气息从中透出,引了白玉门的反应,一道灵光从心海之中透出。

    陈铮从晕死之状中微微醒来,头脑针扎一般的疼,面容抽搐着,缓缓睁眼,猛地看见白鬼战王就在自己当面盘膝打坐。心中大吃一惊,差点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看着老鬼胸口拳头大的血洞,已经没有再流血了,断裂的胸骨后面,清晰的看见心脏在微微地跳动着。

    “胸口开了这么大一个血洞,老鬼的生命力再强悍,恐怕也只剩半条命了。要不要试一试?”

    陈铮眸中血光盈盈,紧紧盯着打坐中的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“如今落在老鬼手中,不拼十死无生,拼一把九死一生。左右逃不过一个死字,拼了!”

    此念一生,陈铮心中作出决断,伸手摸向泣血刀。

    滋……

    一道血光冲天而起,刀光凝成一道血河,陈铮出手则用全力,鼓动一身气血,真气凝于刀锋,全力一斩,“血洗天下”形成一道滔天血浪淹向打坐入定中的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血河涌动,刀光呼啸,阴气被他汇聚于身体周围,凝结成雾,幻化出一头白骨巨魔,立于陈铮背后。

    这头白骨巨魔的幻象刚出现,便与神像相互感知。神像两只宝石眼中,幽光绽放,浩瀚的气息扰了天地之气,呼啸成风,卷向陈铮与白老鬼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斩出,刀势未尽,第二刀随之而出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风雷激荡,雷霆彻响,几十渞刀光汇聚成一座莲台,置于陈铮头顶,道道风雷之力垂落,莲花飘零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第二刀出,第三刀紧跟而来,这一刀斩出时,一股绝灭之意由泣血刀锋透出,杀气弥漫,阴森冰寒的气息直接笼罩向白老鬼。

    不动则已,动则天翻地覆,陈铮使出了自己所能使出的一切手段,

    “小崽子找死,敢偷袭老祖!”

    就在刀光落在白老鬼身上之时,猛的一道惨白光芒幽轰击过来。刀光如练,气息如渊,阴森的战气直接撞向陈铮落下的泣血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陈铮“哇”的一声,喷出一股血雾,身体撞在神像之上。

    战王何等威势,便是濒临死亡,稍微一丝力量,也能让陈铮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随着白老鬼一声暴喝声起,浓密的刀网被轰的支离破碎,一股凝炼如实质的惨白锋芒悬空而落,斩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乘对方入定疗伤时偷袭,彻底惹怒了白鬼战王,被老鬼一击轰飞,不等他的身体从神像上滑下来,才鬼手中的骨刀挥出一记刀芒,便要把他一斩两断。

    惨白锋芒极为阴毒,普一出现,周围一丈的生机被掠夺一空。就连陈铮都觉得自己气血浮动,生机急速流逝。连忙凝神运气,挥动泣血刀在身前布下一层刀光。

    “一起死吧!”

    陈铮脸如厉鬼,全身骨骼都被刚才一击轰断了,看着落下的凌厉锋芒,泣血刀斩向身后的神像。

    刀光如电,吞吐出一尺长的刀芒,发生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找死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刀斩神像,白鬼战王骇然大叫,一声厉喝,收敛了斩落了锋芒,腾身而起,手中骨刀劈向陈铮的泣血刀。

    这尊神像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年了,当年还是野人的白老鬼,被一头蛮兽追杀,就是在这里得到的神尊传承。

    神像内中蕴藏着如渊如海的气息,就是由神尊精气转化而来。这一道精气蕴含的气息太磅礴,白老鬼根本无法全部吸收,只能借由血祭的方式缓缓吸收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