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鬼战王在云雾山开宗立派时,就想好了退路,提着陈铮在石道内七拐八转,出了白鬼洞,眼前灰蒙蒙一片雾气。

    洞口处横七竖八躺着二三十具尸体,其中有四五具的尸体是气息惊人,白鬼战王见之,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这四五具尸体都是战将级修为,竟被击杀于此。出了石洞,是一条悬空栈道,栈道上同样遍布尸体,大多数都是白鬼战王的徒子徒孙。

    立于栈道之上,白鬼战王面色阴沉如云,重重哼了一声,突然从栈道上跳下,落下悬崖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被提溜着,身体快速坠向悬崖,脸色惨白。耳边呼呼风声,潮寒的粘稠的空气,让陈铮呼吸困难,开始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不要乱动,小心摔下去粉身碎骨!”

    耳中传来白鬼战王的声音,陈铮不敢再挣扎。

    悬崖高达百丈,受到粘稠空气的阻力,等到快到崖底时,白鬼战王右手骨刀突然插入石壁上,止住坠势,重新换了一口气,跃向地面。

    云雾山位于绝望森林之中,位居三级蛮兽区域西北方,地势起伏,常年被灰雾遮盖。

    从栈道坠落,落于悬底,是一条羊肠小道,白鬼战王提着陈铮快速穿出这条小道,眼前地形突变,出现一片丘陵,岗地相间,岭坡连绵,沟壑纵横。

    独特的山貌地形,造就了悬底中常年风吹不竭,许多沟壑山谷间,风声回响,就如鬼泣唔咽,嚎哭不止,

    白鬼战王也不辩方向,迅速钻入一条沟壑之中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里沟壑纵横,地形复杂,一个人钻进来就如一滴水落于大海之中,再想找到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大约走了几十里,突然来到一片乱石岗前,杂草丛生,巨树横天,从一片藤蔓中钻过去,见有一洞。洞口仅容一人,白鬼战王直接抓着陈铮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被白鬼战王一路擒到此地,灰雾浓密,陈铮头都绕晕了,根本不知道身在何方。被对方带进洞里,眼前一片漆黑,只是隐隐听到洞内传来滴水声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呼吸声渐重,这一路奔逃,让他的伤势加重。

    进了洞内,一路向下,不知多深,眼前豁然开朗,出现一个天然形成的熔洞。

    这熔洞似乎经过人力改造,被分隔成好几个部份。

    陈铮暗自估计,这里已深入地底上百米。熔洞深处有一条暗河,洞内潮湿异常,顶部凝结了露水,不断滴下,刚才听到滴水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露水落于地面,经年累月汇聚成一方水池,两三丈方圆,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抓着陈铮,直接跳入水池之中,深不可见底,冰冷的池水,好似刮骨的钢刀,陈铮全身都被冻僵了。

    就在快要窒息时,突然一股新鲜的空气浸口而入,眼前猛的一亮。陈铮被白鬼战王抓出水面,踏水而行,来到一面石壁前。

    白老鬼凌空一掌击在石壁上,轰隆隆声响中,石壁洞开一门。

    浓郁的阴气中传出,让陈铮精神为之一振,暗中惊讶:“白老鬼不会是带我来了神尊的传承之处吧?”

    闪身进入门后,洞门重新关闭。

    浓郁的阴气几乎要化为实质,形成灰雾,把视线彻底挡住。

    一股残留的血腥味扑鼻而入,让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越往里走,阴气中出现淡淡地死气,并且越来越浓。穿过灰白雾气后,来到一间宽约七八丈的大厅内。

    大厅正中,一尊高达一丈的神像立于地面,神像前一方祭坛,雕刻着奇异的纹路,神秘,玄奥,纹路中呈暗红色,血腥味就是从这里飘出来的。

    陈铮看的清楚,纹路中的暗红色分明就是凝固了的鲜血。再看眼前的神像,脸色猛的大震,心中惊起滔天骇浪。

    这神像高在一丈,独首三面,耳鼻眼分置三面,与他观想的白骨巨魔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见到这尊神像,陈铮瞬间确定,所谓的神尊就是白骨巨魔。

    再见神尊座下的祭坛,上面飘溢着血腥味,以及残留着凝固了的鲜血,陈铮心中暗惊:“这祭坛不会是用来血祭白骨巨魔的吧?”

    一想到血祭,陈铮浑身冒出一股寒气,眼露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白鬼老抓我来此,是要拿我血祭白骨巨魔?”

    此念一生,陈铮脸色大变,冲着白鬼战王大叫道:“老鬼,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伸手把陈铮甩在祭坛上,眼中凶光爆射,阴森森地盯着陈铮,沙哑着声音,“嘿嘿”冷笑道:“小崽子是谁的门下,见到老祖没大没小,还敢对老祖出手,真是反天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老鬼的语气怪奇,陈铮闻之,心中一动:“不会是把我当成白鬼洞弟子了吗?”

    也不奇怪,云雾山弟子无数,除了战将级的武者能被白鬼战王看在眼中,战将级以下的武者,对老鬼而言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,哪里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再加上白老鬼为突破滴血重生之境,闭关百年,恐怕连云雾山有多少弟子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体内的神尊气机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在锁禁陈铮气血时,便感觉到他体内的白骨真气,与他传承的神尊的气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并不理会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骨气,不愧是老祖的徒孙子。交出神尊传承功法,老祖送你一场大造化!”

    陈铮几经粹炼的白骨真气,凝炼精纯,以气息而论,比之白鬼战王修行的功法还要精纯,引起了老鬼的觊觎之心。

    对方的体内的气息几乎与神尊的气息如出一辙,比他得到的传承还要正宗。若能逼陈铮交出功法,或许能令他突破滴血重生之境,使出了威逼利诱的手段。

    只是,白老鬼怎么也没有想到,陈铮根本不是白鬼洞弟子,他的威慑力对陈铮也不起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无动于衷,白鬼战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眼中凶光闪闪,阴森森的威胁道:“小崽子赶紧交出功法,若不然老祖就把你血祭神尊!”

    此刻,陈铮正苦思脱身之计,根本不理会对方的威胁。心念勾通白玉门,寄希望打开白玉门。可惜,无论他怎样努力,白玉门都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就连白玉门上的灵光都彻底内敛,好似一件死物般。

    白玉门彻底沉寂,让陈铮着急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