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衣笼罩的神秘战王,手中长剑抖动,随手一划,分开了空气,剑如闪电,雷霆一击,刺向白鬼战王后背。

    三人配合默契,先后出手,绝杀之招向着白鬼战王笼罩而去,只这一招就要让其毙命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生死之境,白鬼战王狂吼一声,眼神中凶光暴突,骨刀透出一股浓浓的死亡的气息,斗志爆发,一道白惨惨的刀光卷动了空气,形成一道雾色风暴随着白鬼战王不断涌入骨刀的战气,扑天盖地般迎向三位生死大敌。

    杀气冲霄,凝为实质,数丈之内,生机绝灭。

    躲藏在石洞内的陈铮离的太远,感受还不明显。身在其中狂狮战王等三人,只觉体内生机流逝,好像被这雾色风暴吸走,脸色凝重万分。

    此刻,四人各出绝招,死了分晓生死之时,都不敢有一点分心大意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脸色完全变的惨白一片,这一招很明显超出了他的控制之外,风暴卷起,瞬间就将狂狮战王三人的攻势吞噬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狂狮战王狂吼一声,护在身体周围的战气瞬间爆炸,冲击向袭卷而来的风暴。手中战戟疯狂挥舞着,一道道暗红的赤芒交织,形成一张红色大网,当头向白鬼战王罩去。

    风暴袭来,杀气凌身,红莲战王与黑衣神秘战王的脸色突变,知道白老鬼拼命了,这一击若不能挡住,只有两个后果,白老鬼转败为胜,或是白老鬼胜机逃走。

    前者你死我活,后者后患无穷,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二人所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眼见的风暴袭卷而来,来不及多想,学着狂狮战王,爆发了护体战风,各出绝招,搏命般杀向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到了这般地步,就是你死我活的境地,无论白鬼战王还是狂狮三人,同样的神色坚定,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“白老鬼受死!”

    突然狂狮战王将手中的战戟脱手,如离弦之箭般,带着呼啸的战气冲向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战戟如同一条丈二长的暗红蛟龙,呼啸着撞向白鬼战王,冲破了风暴,凌厉的气劲把数丈之内的空气打爆,劲风如刀,在地面刮出一道道深痕。

    看到狂狮战王爆发,红莲战王二人也都拼了命,没有丝毫的留手,纷纷爆发体内战气。三道猛烈的攻击,不分先后的撞上了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刹那间,开天辟地,风雷激荡,云雾撕裂,空间破碎。

    双方的战气对轰在一起,发出惊天动地般的轰鸣声,耳朵里响起嗡嗡声音,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风暴平息,暴乱的劲风消散。

    狂狮战王三人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,刚才疯狂爆发战气,让他们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三人接连咳嗽着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嘎嘎,痛快,痛快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沙哑的声音传出,狂狮战王三人脸色难看的看过去,只见白鬼战王身上麻灰衣服破烂,胸前一个血窟窿,是被狂狮的战戟所留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脸色苍白,眼中凶光再无刚才凶焰雄雄,手拄着骨刀,疯狂大笑着。

    这样凶悍的表现,让狂狮战王三人脸色突变,顾不得自身元气大伤,齐齐厉吼一声:“杀!”

    乘其病,要其命!

    受伤了还这么凶焰滔滔,今日不能斩杀对方于当场,日后绝对是三人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好凶悍的白鬼战王,这三人若不能把白鬼战王斩杀当场,将来必成重患!”

    陈铮躲在石洞中,透着掩埋在洞口的碎石缝隙中,看到白鬼战王意气风发,胸口一个拳头大的血洞,血注如注,却毫不在意,心中骇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战王的生命力竟强悍如斯!”

    胸口开了一个拳头大的血洞,若是普通武者,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,但对于白鬼战王而言,根本不影响他的实力发挥。

    战王级第一境,便是断肢重生。四肢被斩断,也会因为雄浑的气血之力,磅礴的生命力,重新生长出来。

    胸口上开了一个血洞而已,只要心脏没有破碎,就不会危及生命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陈铮才真正见识了战王的威势。若不能给对方造成不可磨灭之伤,一旦给对方留一口喘息之气,便会留下不可挽回的后患。

    断肢重续就有如此强悍的生命力,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。滴血重生又是何等风光呢?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能滴血重生?”

    陈铮面色凝重,他曾听闻,阳神境大宗师可以借尸还魂,或是夺舍重生,只要阳神不灭,便能长生久视。如此对比,战王第二境滴血重生,已可与阳神境大宗师比肩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死而僵,武道之途到了最后,都是向着不死之境跨入!”

    战王境与天人境都能够死而不僵,何况是白骨巨魔这等大神通者。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突然变的凝重无比,他有点怀疑白骨巨魔是否真的死透了,或是留有什么后手?

    这个念头生出,陈铮越发想要找到云雾山神尊传承,一窥白骨巨魔的秘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陈铮胡思乱想之中,白鬼战王再次与狂狮三人激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战气爆炸,劲风如暴,四人对轰在一起,白鬼战王忽然狂吼一声,身体被轰飞,向着陈铮藏身的石洞飞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石洞口的碎石被撞破,陈铮大吃一惊,运起鬼影无踪身就向洞里逃去。反应之灵敏,速度之快捷,令白鬼战王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可惜,他快,白鬼战王也不慢,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息在瞬息之间就淹没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陈铮提聚真气,回身一掌击向背后追来的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好大的胆子,敢对老祖动手!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一道如钢箍的大手抓住陈铮的后襟,把他提起来。让陈铮大惊失色,肝胆俱裂,鬼爪手猛的抓向白鬼战王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再不老实,小心老祖宰了你!”

    一股凝如钢筋的气劲冲入他的体内,把陈铮气血禁锢,战气如网,在陈铮体内密布,覆盖在他的全身筋骨之上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探察到陈铮体内的白骨真气的气息,白鬼战王惊咦一声,脸上露出怪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走你!”

    提着陈铮衣襟,急速冲进道深处,七拐八转,片刻就把身后追逐的狂狮战王等三人甩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