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莲战王,与罩着黑袍的神秘战王,二个人各有所谋,彼此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,都打着让狂狮战王在前拼命的念头,他们保留实力,以图后来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白鬼战王拼命的打法,就更不愿意做出头鸟了,十成的实力保留了三四成,让白鬼战王一时之间由下风转到上风。

    再次交手十几招,双方是旗鼓相当,谁都没奈何得了谁。

    陈铮看在眼中,对于狂狮战王三人不由的摇了摇头。这三人若再这么保守,各打小算盘,虽然不会让白鬼战王翻了盘,但对方想要逃走,绝对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做为旁观者,陈铮看的明白,只是不清楚白鬼战王是怎么样的,越打越兴奋,丝毫没有逃走的意图。

    无论陈铮还是激战中的狂狮战王等三人,打死他们都想不到,白鬼战王竟以狂狮三人做为磨刀石,以求修为更上一层,突破滴血重生这一境界。

    三人面和心不和,不出全力,全了白鬼战王的心意,让他越发肆无忌惮,越战越勇。

    要说三人里面,最让要白鬼战王死的就是狂狮战王了,只是另二人不给力,让他空有杀敌之心,而无杀敌之力。眼看着白鬼战王越打越兴奋,骨刀如匹练,每一刀都惊天动地,天山劈石,杀的三人浑身冒汗。

    “该死!白老鬼怎么会这么强?”

    看到白鬼战王越战越勇,而他的两名同伴却缩手缩脚,狂狮战王的脸色变的无比阴沉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保留实力,一旦白鬼老逃走,咱们谁都别想安生!”

    狂狮战王手持着战戟,朝着两名同伴厉声吼叫起来,脸上透出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

    被白鬼战王一刀逼退,狂狮战王脸色更加的阴沉抑郁。

    “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你们还不全力出手吗?”

    狂狮战王此刻也是陷入了疯狂之中,心里焦急,鼓动全身气血,雄浑的战气由战戟上猛的轰出去,把白鬼战王劈退数丈。对着红莲战王与神秘黑衣战王怒声大叫。

    都到这个份了,还想着保留实力,就算各有小盘算,也要等斩了白鬼战王才有可能。如果他们在这样打下去,很可能最终失败的就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一旦被白鬼战王逃脱,凭着白老鬼的心狠手辣,他们身后的部族绝对要遭殃。

    看到狂狮战王发怒,二人再不保留实力,拿出全部的实力,顿时场面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三人气息不断的攀升,眼中杀意迸射,脚下步伐一跨,身形幻化,猛然朝着白鬼战王暴突而去。一改刚才出工不出力,攻势凶悍,瞬息让白鬼战王手脚忙乱,彻底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面对三大强才毫无保留,凶悍的攻势,白鬼战王不仅不怕,反而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枯鬼般的面容,表情扭曲,如狰狞的厉鬼,一双死鱼般的眼睛中,凶光暴发。

    手中骨刀猛的向前一挥,斩向狂狮战王,雄浑的战气之中夹杂着浓郁的死气,杀气竒冲霄,搅动了风云,发出轰隆隆的巨响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面对三人的凌厉攻势,白鬼战王狂声大笑,不退反进,手中的骨刀或斩或劈,惨白的刀光撕裂了空气,杀气纵横,狠狠地朝着三人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番攻击,让暗中窥视的陈铮目眩神弛,杀生刀法在白鬼老手中施展出来,简直在世杀神,杀气纵横,刀光如银河匹练,面对三大战王级高手,气势豪壮。

    四位战王激杀,劲力呼啸,战气千变万幻,收放自如。

    论现场交手的气象,并不比陈铮这等实力低下的人强,反而有所不如。但稍有眼力者,都知道,越是这样,就越发危险。

    盖因,四大战王收敛了气息,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外溢,或是浪费掉。无论是狂狮战王的战戟,还是白换战王的骨刀,劈斩而出时,尽量压制,收敛着自身的气机。

    一刀匹练,戟泛寒光,不到对方三尺之内,根本不会暴露自己的气机。

    “修为越高,气机越是内敛。不出则已,出则雷霆万钧!”

    四大战王,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,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,就连最年轻的红莲战王也在百岁以上。如今激战在一起,对陈铮而言,就好像现场教学,陈铮凝神敛息,眼皮都不敢眨一下,观看着四人的大战。

    尤其是白鬼战王,每一次出刀,收刀,招式转换,都让陈铮收获满满,对杀生刀法的理解更上一层楼,渐渐悟通了“杀人由心,刀绝而心不动摇”之意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!”

    狂狮战王等三人,激发战气,各出绝招,带着无敌之势向白鬼战王轰了上去。

    兵器相击,发出清脆的声音,无匹的劲气由四人交手中间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战气爆发,形成一股极为狂暴的气浪,冲向方圆数十丈。而身处气浪中的四人,就像风浪之中的一叶扁舟,艰难的承受着这股狂暴气浪冲击。

    劲风扑面,让四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身上的由战气幻化的战衣,在气浪,劲气的撕裂下,开始崩溃。

    硬接了三人凶悍的一击,白鬼战王竟然有些吃不消了,此刻他的脸上殷红一片,一股血气逆冲而上,被他强压从喉咙压下去。

    灰雾雾,白惨惨的战衣被劲气撕裂,在身上留下数道血痕,灰白的头发在劲风吹动,乱舞着,配上枯鬼般的面容,简直就是一个厉鬼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三人拼了命,老祖差点没抵住!”

    看到白鬼战王硬是承受他们三人的攻击,受了伤后,狂狮战王心中一阵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“狂狮乱舞!”

    暗红的战戟向前一挥,狂狮战王面罩寒意,身影突闪,狠狠地一划,战气如同江水倒灌一般朝着涌入战戟之中。顿时一道暗红赤芒大涨,战气澎湃而出,将虚空划破。

    这一戟是他的绝招,轻易不出,一出就见生死分晓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白鬼战王受伤,让他战意大励,暗红的战戟带着无可匹敌的红芒,对着白鬼战王的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在狂狮战王出手的瞬间,红莲战王也不甘示弱,身体腾空,双手结红莲印,一道战气激射而出,凝结成一朵硕大的红莲,劲气四溢,突破了空间,瞬间出现在白鬼战王身前。